Quantcast

content

王晨:政府誓言“占领”微博阵地

2011-11-03 23:1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主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王晨日前率领中央宣讲团前往广州越秀区一个社区与那里的基层官员和群众举行座谈。王晨在谈到文化强国建设时强调官员要重视微博的作用,积极“占领”阵地。微博在中国被广大网民昵称为“织围脖”。现在,中国政府不仅要求自己的官员学习和提高织围脖的能力,而且还想对亿万网民所织“围脖”的规格、大小和颜色等定下统一标准,不许自由发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为此邀请中国国内两位原资深媒体人士进行对谈。他们一位是深圳的独立作家朱建国先生,另一位是开办反腐倡廉网站的老记徐祥。

记者:“首先我问一下朱先生,你怎么理解政府官员像王晨强调要政府的官员重视微博的作用,占领微博这个战地?”

朱建国:“这个背景就是六中全会的文改决定来的。这次文改的决定基本上是相当于当年希特勒在德国所做的一个文化清理。当年德国希特勒为了统一思想就把大学里凡是反对他的纳粹思想的文化人、科学家都把他们清洗掉。先从学校、大学体制内清洗出来,然后又把他们撵出国外。这次的文化改革、体制改革这个决定的实质我想也是类似于那种文化清理。目的是要通过文化的改革它不是开放,而是要封闭设立禁区来统一全国的思想。因为当今这个社会的矛盾冲突已经很激烈了。社会的现实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所能预料、所能承担的程度了。当局的办法不是想办法尽量把现实改造好,它要把禁止改造好,它是让禁止扭曲现实,然后让老百姓接受这种扭曲。这次中央宣讲团来广东宣讲就是这么一个目的。”

记者:“朱先生,为什么他们把微博看得如此重要呢?”

朱建国:“因为微博是当前他们唯一失控的一个领域。可以说最早所有的纸媒、影视都在控制之中。后来网络那种帖子一度有些失控,但是后来也基本上控制了。目前唯一比较失控的就是微博。所以,这次他们把微博当成重中之重。要作为最后一个失控的阵地把它拿回来。”

记者:“好,那朱先生我再问一下徐先生。徐先生您知道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截至今年六月底,中国的微博用户接近两个亿,中国的网民接近五个亿。面对如此多的人数,徐先生你认为他们能把这个阵地占领吗?”

老记徐祥:“其实这个微博客一直就是一个草根文化,大家都可以参与。像朱先生所说的有很多东西它不好驾驭,不好对它进行太多的管制。但是共产党当局一直对微博这一块儿也不是说放弃了它的话语权。一个真正的草根,就像我们做了几年记者的人,你在网上搞一个微博,你想拉多少粉丝是很难的,这个话语权是谁给聚集起来的?有两种。一个它是有官方背景,比方广东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搞的微博。还有明星,还有是商业炒作。比如说网易、新浪这些微博,它为了推出一个所谓的草根名人,它把他微博的东西置顶,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拉很多很多粉丝,结果造就了很多话语权的泛滥。真正的人想得到话语权是很难的。为什么就会出现很多谣言。微博上很多谣言也能体现草根的心声。比如我造个谣说某个市长给抓起来了、某某市长有多少个情妇。其实从小处说是个谣言,从大处说也能反映出老百姓的一些心声。我在现实中,我不能让你抓起来。但是我可以在自己不受当局控制的领域里面,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面,我能发表一些自己真实的想法。而这些所谓的谣言能真正地代表民心民意,它只不过是一种诙谐的,用另一种手法来表现罢了。”

记者:“那许先生,刚才你说的这个谣言,政府以此为理由来加强管控这个微博,这个道理成立吗?”

老记徐祥:“过去有一些农民起义,他总要有一个借口。比如说黄河石人三只眼,一出天下反。大家追求必志,大旗一树造反了。官员造反也要有理由,他叫清君侧。他不能说我要反皇帝,我就把皇帝给杀了,说皇帝旁边出了坏人,我去京城不是要造反,我是清君侧。而现在当局为了控制这一块网络平台它也有自己的借口,你不能出师无名吧?你不能镇压老百姓的舆论自由吧?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明文规定我们这些草民,所谓的人民,它有言论、出版、集会的自由。我不能说它控制,它说有谣言。所以它要对它这一块东西是封、是杀、是关闭,它就有理由了。它只不过是一种借口罢了。这个借口对当局来说是一种司空见惯的手段。”

记者:“那好我在问一下朱先生,你怎么看现在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以管控和清理微博上的谣言为借口控制微博呢?”

朱建国:“就微博的管理来讲,他们已经管得大部分都已经管住了。现在实际上只有极少数说真话的声音有时候偶尔被走火放出来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想一点都不透风地把民间真实的声音全部压下去。所以他们是出于这种目的。但是我想他们对微博的控制就像是设立政府新闻发言人一样是会适得其反。当年他们前几年设立新闻发言人的目的也就是想把这个话语权给拿过来,我政府首先发言就免得你们民间真实的声音出来。但是事实呢,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的‘至于你信不信’结果反而帮了大倒忙。这就说明在这种体制下,他们所设想的那一套,让官员来占领新闻发言阵地,现在又想让官员来占领微博阵地。我估计官员会在微博占领中闹出更多的笑话。就像铁道部新闻发言人那种笑话可能会在微博中出现更多的。他们官员占领微博最后也只能导致政府的微博彻底失去全部作用。”

记者:“那徐先生,您同意吗?”

老记徐祥:“我们老百姓发布一些所谓它听起来不顺耳的东西,那它就说你是谬论。这由谁来鉴定的,由谁来甄别的?话语权在当政者手中。它可以妖魔化。你像我们这些民间维权的也好,做过记者的也好我们的网站被他们封得是七零八落,没有一个民间维权的网站没被封过。我自己用了7、8年之久的‘老记在线’的一个网站,就是www.00764.net已经被他们彻底地封了。封了之后我去找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司说:‘你去找国家安全局’。我说:‘我的网站跟国家安全局有什么关系’?他说:‘无可奉告,涉及国家机密’。我想我一个个人网站还能被国家安全局封了,真的是谢天谢地!我也是一个草根,搞一个网站,发表一些自己的言论,我触犯了中国的刑法,中国的法律你可以起诉我,侵犯你的名誉权,你也可以起诉我,你有必要封杀我们吗?微博也是一样的。当这个话听起来不顺耳的时候,你不为它统治者服务的时候,它把你掐掉是很正常的。”

记者:“徐先生,我问我最后一个问题,在当局的管控下微博实际上是一个老百姓相互交流信息,发表自己意见,针砭时弊的一个地方。随着政府加强对微博阵地的控制,有没有可能是广大的网民、广大的微博用户在魔高一尺方面发挥他们的想像力,道高一丈呢?还是最终中国政府把微博管理得也像其他的舆论阵地一样铁桶一般、为所欲为。那我先问一下朱先生。”  

朱建国:“短期内的形式上它可能做到,就是让所谓的谣言其实的真话更加难出来,这个它可以做到。”

记者:“那徐先生,你怎么看?”

老记徐祥:“当局的做法我们只能理解它,因为它所处的位置不同。但最后的效果犹如螳臂挡车。历史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就像你不让我们看西方所谓的反华网站,但我们的翻墙软件做得很好。那是谁创造的?那是人民创造的。你现在封杀我这个微博,那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很简单的飞信。你现在占领了微博,那明天就会出现一个微微博。甚至比微博还快的一个东西出来。你应该反思自己,不是说你自己今天防着自己的臣民,这些老百姓造反。你要知道?。这些老百姓为什么要去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我这个作家长的应该检讨自己。”

记者:“既然许先生你这样讲,朱先生你有什么要补充吗?”

朱建国:“我想希望当局能够回顾一下中国古代的大禹治水,大禹的父亲治水他是用堵,结果失败了。最后大禹采用了疏导。真正的善于治国的是用疏导的办法。所以现在当局他们完全就是采取大禹父亲堵的办法去堵。大禹的父亲最后因为堵失败而被舜给杀掉了。所以我想现在这种堵的办法最终也是要失败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