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北京人爆家门口经营了20年的高级妓院(图)

——猪八戒照相

2011-06-28 23:35 作者:老赵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二十年前,为了通畅交通,我家旁边的一条“胡同”,拓宽成从平安大道贯通二环路的一条马路。路虽然拓宽了,车并不算多,街面上三个学校,几个机关,显得清静,成了老年人清晨和傍晚散步的步行街。

当年拓宽马路时,中段路西空下了一块空地,但是很快就有人采用“钢结构”(比水泥加钢筋快)的方法,很快盖起了一所四层小楼。楼虽不大,看那一层厅堂颇为讲究。门外设有日、夜值班的岗亭,不久,大门的上方就悬竖了红色大字“聚龙湾”的牌子。这牌子显示,并非办公处所。“虎踞龙盘帝王州”,显然这是一个称得上“龙”的人们聚会的地方。当时以为这是一个富人俱乐部。

几年之后,那门外上方的牌子忽然换了个“聚贤湾”。

中国近期的有钱人,往往欠缺文化素养,是不是这些有钱的人,过了几年,终于懂得了在中国那“龙”不是有了点钱就人人可以自我称道的?

又过了些年,那牌子又换成了“娱乐餐饮洗浴中心”。

上个月,那小楼突然被拆。在拆的时候,对面学校门前有几个人指手划脚,嘀嘀咕咕在小声议论,我凑到跟前一听,说原来那是一个高级妓院。我还以为这些人道听途说,不敢相信。后来碰到原来我们宿舍家属委员会的老Q,我一问,老Q笑着说:“你住二十多年了还不知道啊,没错儿,那就是个妓院,现在被取缔了。”被哪儿取缔的,没有深问。

知道了底细,再路过那里时不免注意了起来。楼下是洗车房,旁边的铺店应该也是为它有目的服务的-----韩国烤肉、烟酒店、水果店、成人用品店,还有一个“文件复印店”。这倒好,嫖妓、吃喝、享受、办公四不误。

看来这几条小龙还是有点背景的。享用了二十年的欢乐场被取消了,没有登报,也没有上电视,秘密关张就算完事了。

本月二十二日《参考消息》刊登了香港经济日报文章:《谨防私人会所成滋生腐败温床》指出,北京实际已有此类会所4000余家。其实女色是一项,秘密行贿、受贿,贪污腐化也是重要内容。其特点就是私密性。这在查办贪污受贿的行动中,无疑这是一个很大的漏洞。


报道称当年北京封闭全部妓院,共计196家,1200多妓女

接着,六月二十四日的《北京晨报》又登出一篇“纪念共产党光辉90年”的文章,讲述1949年,共产党在北京取缔“妓院”的光辉历史——“八大胡同,一夜清绝”。彻底查封了224家妓院,收容了妓女1288人云云。读后使人不禁哑然失笑。如今“包二奶”成风,到处是包养、嫖妓,妓女人数比60年前翻了百倍,你还要表60年前“一夜清绝”的光辉。这不成了猪八戒照相——自己给自己找难看吗?

我忽然想起了前年曾看望过的老同学WSK。王君在校时和我很熟,经常开点玩笑。那时候我就知道他是地下党员。1949年建政,他就参加了工作。随同一批学生地下工作者都被派作了派出所所长。

那时候我们都是单身。星期天休息,以及后来我参加了工作,有时候总去他那里去聊天。西安从事美术的老同学来,我还把人领到他那派出所住过几天。

记得有一次去,他还没起床。一位警察知道是老同学,告我说:“昨晚有任务,到八大胡同了,等一等,一会儿就起来。”
我狐疑地坐在那里等。谁都知道那八大胡同是什么所在,头脑里却纳闷:“这小子公然嫖妓???”

一会儿他就醒了,打了个招呼。

我问:“昨夜风流得如何?”

“胡说什么?”酣睡刚醒,他打个哈欠回答。

“当派出所长居然还来嫖妓的?”

他严肃起来:“别胡说了,我们是执行一项重要任务。”

“嫖妓还有重要和不重要?”

他有点急了:“别胡说了,我们是查封妓院。”作为老大哥,党员,他仍然没忘了政治上帮助和教育人:“上千年的社会毒瘤终于被割掉了。北京市二百多妓院,2000---3000妓女,一夜之间就取缔了。只有共产党才能作到。国民党行吗?历朝历代行吗?别一天胡里胡涂的,要好好学习!“

是吗?这可的确是件了不起的大事,当时还真是对共产党肃然起敬起来。

八年过去了。我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但57年却没有逃过“阳谋“之计。划右之后,我中断了和朋友、同学的一切联系。

78年“改正“,我去看望这位老同学。那时候他是公安局处级干部。看见我的第一面,他笑着说:“看见什么,听到什么,老乱说。该说不该说的都说,这下让人一整就是二十年。好好汲取教训哩。”我微微一笑算是回答。

前年他病重,我去看他,虽然他已离休多年,老同学晤面,又象回到了学生时代。我忽然问他:“还记得49年,老兄查封妓院的事吗?”

“记得,记得,你又要开什么玩笑?”

我郑重其事地说:“六十年前,你们查了200多家妓院,收容改造了3000多名妓女。现在北京有多少妓女你知道吗?”

“有人说几十万,听说300000都不止。”

“妓院,噢,人家叫‘天上人间’,你知道有多少?

“你们公安局为什么不查呢?”

“啊呀!情况复杂了。有的有背景,有的北京市管不了。哎,哎,哎,科学发展了,人家联系用手机‘单线联系’,你怎么去查?”

不由得又和他开起了玩笑:“贵党把搞地下工作的绝招----‘单线联系’教给妓女,自己都没着了?”

“变了,变了,咱现在脑子一塌糊涂。跟不上时代了。”

……

的确是变了。六十年前查妓女,如今是妓女、二奶、包养女到处都是。除了这些还有定员服务的高档会所,我们邻街的高档妓院经营了二十年,我真没有想到。

她们真的都是“单线联系”吗?

有调查材料说:百分之九十的官爷都“包二奶”,“嫖妓”已经成了茶余酒后的必须项目。这些人都是官爷和权贵。哪有劳动人民?

如果说光辉,那就该把1949年至2011年以来,风流场所的数字和“二奶”、“包养者”以及各色“卖淫女”的发展数字,做为“光辉成绩”公布出来。至于“单线联系”,维稳单位,早已实现了“全民监听”,早就逃不出维稳大军的“监控网”,抓几个“单线联系”者,岂非小菜一碟?

不过,有谁想过:这样下去,中国向何处去?这社会成了什么?怎么还好意思提起那“一夜清绝”的事?难道不知道那往日光辉再宣闹就成了自己往自己脸上抹黑的事?

来源:观察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