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猪周期”再现利率飙

2011-06-25 12:50 作者:刘飞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央票发行再次被暂停。这已是今年来,央行第二次临时取消央票发行计划。

“没钱要了啊,市场上资金面太紧张。”一城商行人士表示,央票前两周的地量发行也只是维持象征性发行。

6月23日,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回购利率延续疯狂上扬势头,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7天、14天的回购利率水平均突破9%,银行短期“筹钱”的成本已经远远超过5年期贷款6.8%的利率水平。资金紧张情况甚至超过了春节时的水平,创下了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6月22日,发改委发文表示,由于目前肉价格依然“疯狂”,叠加翘尾因素,预计6月CPI涨幅将高于5月份。

CPI高企、央票一二级市场倒挂仍然严重,在存款准备金率触摸到天花板的时候,加息利剑是否将要出鞘?

“猪周期”重出江湖

前几年热议的“猪周期”似乎正在重出江湖,近期,猪肉价格再度创下历史新高。

“千八百块的退休金怎么投资也赶不上这物价上涨,从蛋到肉比着个地涨价。”在北京通州八里桥农产品批发市场记者见到的张阿姨称,最近猪肉价格疯涨,以五花肉为例,从3月份的18元/公斤涨至现在28元/公斤.

农业部最新监测数据显示,6月第2周全国猪肉价格同比上涨63.6%。此前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也显示,5月猪肉价格上涨对CPI贡献近20%。6月22日,发改委表示,6月份价格总水平同比涨幅将高于5月份。

6月CPI高于5月的预期已经在市场形成。银河证券、野村证券、德意志银行等多家机构预计6月CPI或达到6%左右。国泰君安的报告预计,6月份CPI同比增速可能达到6.2%的高位。

但“猪周期”未结束,CPI忧虑似乎也难以消散。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指出,从历史周期来看,猪肉价格一直是中国CPI通胀率的重要领先指标,在过去的数年中,猪肉价格往往先于CPI通胀率见顶,并早于CPI通胀率见底,从目前的态势来看,猪肉价格仍没有明显的见顶迹象。

据他测算,一旦猪肉价格同比上涨1%,将会造成中国CPI通胀率上升0.036个百分点。如果猪肉价格同比上涨超过50%,将带来CPI通胀率上升1.8个百分点,并造成未来数月中国的CPI同比上涨超过6%。

而央行一直在行动。今年初,央行提出要控制引起通胀的货币条件。

“但5月份的几个常规指标的变化并没有完全挤出通胀中的货币水分。”国信证券高级证券分析师林松立表示,目前的M1、M2、信贷统计指标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不能准确监控流动性的意义。

央行应对通胀的决心不容置疑,去年以来12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4次上调存款基准利率。频繁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使得当前银行系统几乎承担了宏观管理的所有压力,由此一场钱荒在银行间蔓延开来。

历次准备金率的上调都会导致银行间市场利率上升,此次更为严重,银行间市场隔夜回购利率大涨292个基点至6.92%,单日涨幅创下了今年最高纪录。传言央行对部分银行进行14天期、利率为7.5%的逆回购,令参与资金融出的机构逐渐增多。

上缴存款后,银行间市场资金面延续疯涨势头,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7天、14天的拆借利率连续破8、破9。6月23日,7天、14天拆借利率分别达到了9.0708%和9.0642%,上涨23.58bp和191bp,远远超过5年期贷款6.8%的利率水平。

此外,6月21日财政部招标发行500亿元九个月国库定期存款同样受到了追捧,较此前同期限品种利率继续上行20bp至5.9%,仍高于六个月以内的短期贷款5.85%的利率。

加息信号正在放大

“6月份的提准,央行"扰乱"了货币市场,使得货币市场利率大幅上升,引发钱荒。”林松立进一步表示,在资金面紧张的形势下,央行仍然再次提高准备金率。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央行一、二级市场倒挂,导致了央票大规模发行已经不可行了。

今年1月份出现了相似情况。当时一二级市场利率也存在严重倒挂现象,央票维持地量发行后,也曾连续两周暂停了公开市场操作。

事实上自6月16日开始,3月期和1年期央票发行利率分别上行了8个和10个基点,分别达到2.99%和3.40%,但目前1年期央票二级市场利率维持在3.80%左右,仍高出一级市场40个基点。

发行利率的上升,仍难以弥补一二级市场巨大的倒挂利差,央票发行利率对于市场的引导作用基本丧失。

“最后一次发行的10亿1年期央票实际上等于摊派出去的。”林松立表示,从过去来看,央票一二级市场收益率差距在20bp以上,央票发行被迫停止是合乎自由市场规则的。

作为基准利率的风向标,在市场加息预期渐浓的大背景下,公开市场的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市场的热议,3月期、1年期发行利率上行把加息信号不断放大,暂停央票更是引发了市场的猜想。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信贷增长明显回落,但信贷需求并未有所下降。5月以来,央票贴现利率持续抬升,信贷价格抬升。同时在信贷资金供给受限的情况下,银行转向委托贷款、银信合作、信贷理财产品等中介服务。

实体经济负利率长期存在,银行体系外融资加速,使得提准备金等数量工具在抑制银行放贷能力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对银行体系外资金却无能为力。市场一致认为,只有通过加息切实扭转负利率状况来改变。

“如果6月份加息预期落空,央行很有可能会在7月公布CPI数据前后加一次息。”林松立和上述城商行人士一致认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刘飞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