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房地产繁荣的副产品 (图)

2011-06-09 12:14 作者:吉密欧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花了近10年时间就自己的房屋被强拆向政府请愿后,52岁的钱明奇上上周四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他的第一枚炸弹藏在一辆汽车内,于当天上午9点左右在其家乡江西省抚州市检察院内的停车场爆炸。紧接着,抚州市临川区政府大楼外与区药监局大楼旁也接连发生了两起爆炸。

据官方报道,这三起爆炸共导致包括钱明奇在内的3人丧生,另有5人受伤。

这类极端行动如今已变得很常见,肇事者通常是那些土地或房屋被地方政府(常常是以武力)夺走的人。地方政府这么做,是为了给商业地产项目开路。

中国过去十年的房地产繁荣催生了一些丑陋的副产品:贪污腐败盛行,开发商与官员们相互勾结,动用警力以及雇佣暴徒驱逐未获得足够补偿的住户与农民。

但是,中国在金融危机后出台的刺激计划所推动的房地产热(很大部分刺激资金被注入了住房市场),已将这一趋势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环球通视(IHS Global Insight)中国分析师任贤芳(音译)表示:“过去两三年,我们看到中国掀起了一波新的大规模抢地潮。我们还注意到,土地征用的性质发生了改变——地方政府正在加大对宅基地、而不仅仅是耕地的巧取豪夺。”

在中国,所有的土地从根本上说都归国家所有。政府是唯一一个能将土地属性从“农业用地”改为“城市用地”、以从两类土地的巨大价差中谋利的实体。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官员们主要征用的是市郊的耕地。他们通常以极少的补偿征得土地,然后将征来的土地指定为城市用地,以供出售给商业地产开发商或工厂,从而补给他们的金库(有时甚至会中饱私囊)。

但近些年来,由于共产党判定,中国未来的粮食安全取决于坚守在全国确保至少1.2亿公顷耕地的“红线”,因此宅基地转而成为了土地征用的对象。这导致了农村地区强拆事件与暴力对抗的增加。

还是在钱明奇炸死自己的抚州市,去年9月,该市郊区一个村子的一户人家的三名成员,往自己身上浇了汽油进行自焚,以抗议强行拆迁。

根据当天在现场的该户人家的一名成员向英国《金融时报》口述的情况,出事当天,他们一家人挤在房子里,来自当地建设局、住房局、土地局、警方与拆迁公司的百多号人聚集在他们房子前,试图强迫他们出来。

这户人家的一名成员说:“那些当官的威胁说会杀了我们,残忍至极;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当我的妹妹、母亲与大伯往自己的身上浇汽油、向楼顶上跑去的时候,我们哭喊起来,要求上楼去救他们,但那些当官的挡住了我们。”79岁的大伯叶忠诚随后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59岁的母亲罗志凤和31岁的妹妹钟如琴虽然严重烧伤,但还是活了下来。

根据2006年以来的政府数据(找不到2006年以前的数据)估计,过去十年的后半段,每年有300万名农民面临失去自己土地的局面。但据分析师与官员表示,随着房地产繁荣逐步加速,这一数字已经上升,情况已经变得更加严重。

作为回应,中央政府起草了一项旨在禁止使用暴力、恐吓与其它非法手段强行拆迁的新法令,但迄今尚未颁布。

与此同时,强拆现象已经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进入到流行文化中。

去年底,中国人气最高的在线游戏之一就叫做《钉子户大战拆迁队》。

游戏名称中的“钉子户”,指的是尽管邻近房屋已被拆毁、但自己仍拒绝接受拆迁补偿、继续留在自己已被征用的房屋里的住户。在该游戏中,主人公可使用武器,且必须保护一栋已被征用的4层楼房不被拆迁队拆除。

不管玩家的技术有多好,最终获胜的总是拆迁队,房屋最终总会被拆毁——而现实生活中的情况也几乎总是如此。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