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二次加息为何“突然”(图)

2010-12-26 14:25 作者:马光远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对付通胀和房产泡沫,唯一的手段就是明确货币的通缩预期,改变负利率不断加大的现状。

12月25日,央行宣布加息0.2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今年来的第二次加息。前后两次加息,最大特点都是时间选择上的“出乎意料”,上次加息之前,央行负责人曾表示年内不会加息,而这次加息前释放的信息给外界的感觉是年内应不会加息了,然而,央行又给人一个意外。

当然,从追求政策的有效性而言,央行选择“出人意料”的时点加息,目的可能是为了避免政策被事先“预期”而效果大打折扣,这次加息,时间差不多是欧美等国正享受圣诞假期时,欧洲的大多数投行已经放假,热钱的掌控者也正在节目的气氛中其乐融融,很难结束派对应对中国央行的加息。

回到国内,央行赶在元旦前再次加息,不仅是必要的,而且对于稳定明年的通胀预期,特别是遏制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价格泡沫都具有明显的威慑作用。

从国内物价的态势看,尽管前一段有关部门通过一系列的组合拳,使得物价有所回归,但并没有建立起稳定物价的长效机制,短期的行政措施药效过后,在流动性过剩的基本面丝毫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物价随时面临反弹的可能。笔者预计,今年12月的CPI也许相对11月份,会有所回落,但明年上半年的整体物价形势仍很严峻,翘尾因素加上过年和气候等季节性因素,明年上半年的CPI将在6%左右,从而使得全年的CPI很可能在5%的高位运行,这对于作为“十二五”开局之年的中国经济而言,如果物价一直在高位运行,调整结构和产业升级的任务将面临巨大挑战。

其次,来看看资产价格泡沫。前段时间周小川表示,央行的货币政策会兼顾资本市场的表现,这给了外界很大误读,以为央行出于呵护股市的考虑,应不会采取更加严厉的紧缩政策,现在看来,周小川此话显然另有所指。

事实上,从中国货币政策周期与股市周期看,除金融危机这两年,央行货币政策宽松与否与中国资本市场的表现并没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但从历史数据看,负利率却和房地产的牛市息息相关,没有任何一次数据表明,在负利率和通胀的情况下,房价是掉头向下的。从今年房地产市场的表现看,尽管有史上最严的调控政策,但房价不但坚挺,反而在年底有再次冲高的可能,如果房价再次反弹,明年的调控难度将非常大。

在这种情况下,央行此次加息的意图就很清楚了:一是为防止明年物价过快上涨预警,表明央行时刻警惕的态度;二是改变负利率,防止存款搬家,防止房价的再次失控,也就是说,“通胀”和“房地产泡沫”将成为明年央行最主要的两大敌人。

对付通胀和房产泡沫,唯一的手段就是明确货币的通缩预期,改变负利率不断加大的现状。本次加息之后,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将提高至2.75%,但负利率的情况依然严峻,因此,央行在明年的加息空间依旧很大,如果通胀加剧,房价继续高烧,不排除央行在明年至少采取5到6次温和的加息,逐渐熄灭通胀和房价之火。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