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人看中国 :原来朦胧才是美

2010-12-14 10:08 作者:陆小玉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陆小玉,台湾土生土长的女真人,也就是满族,长大后嫁给台湾男人,往来经商两岸,以父亲回乡探亲拉开两岸往来序曲,述说着夫妻协奏曲到婚姻变奏曲之演绎,请细赏外省第二代的“女人看中国”。

两岸虽然隔条深邃的黑水沟(台湾海峡),但是回乡探亲、旅游、经商、求学渐次热络,一波波的“大陆热”连带的拨动了我家外省第二代恋恋中国情怀,可是凡事未经历都以为“十八姑娘一朵花”。

自小由教科书上就看到中国之美,锦绣河山的图片,这个“距离美”的憧憬烙印在每个幼小心灵,北京城的故事诉说着女真族的辉煌,家谱的根脉延伸成一条五爪龙,我爸说只有皇族宗祠的拱屋顶才可以雕刻五爪龙,一般百姓的宗祠屋顶,龙爪最多只有四爪。

当我爸诉说家族史迹时,神情中又露出封建时的霸气,也因为我爸不断提及龙族的骄傲,所以每到别人的宗祠或寺庙,我们这些小辈第一眼必抬头看拱屋顶的龙爪,数啊数,转啊转的,我哥转回去了阿哥梦。

犹记得读书时我哥最喜欢历史课和国文课了,因他说历史课时每上到我们女真族的祖先或图片时,他都会肃然起敬,像早期课堂上只要看到或念到“蒋公中正”时,坐着的须挺起脊椎,双手放大腿上,站着的则立正挺立;而喜欢国文课是因为老师来自东北也是女真人,大饼脸、人高大。

我哥说老师只要提到故乡事,就像是豪迈的老祖宗驰骋草原,挥舞着斧头。因为我哥的牵线,爸和国文老师也称兄道弟,把酒言欢,他们常提醒二哥说:台生!封你为满族寻亲总执行长,去中国求学得帮我们寻寻满族宗亲喔,到时候两岸满人来办个“世界宗亲大会”,哈!哈!哈!

因为二老之嘱咐,寻找满族宗亲已成为二哥〈名叫陆台生)的“中心任务”,课余时一定出去访查。二哥见大热天校园里,扫地老伯戴着大草帽可遮阳,于是也买了一顶戴着,他想像自己是电影里的荒野大镖客,嘴里也叼根牙签,逛进了闹区。

某回见老人和年轻人吵架,他伫足观看,而旁边维持交通的公安也背对他们,当做不知此事。陆台生侠客心理作祟,心里想如果年轻人敢打老人,他就学西部牛仔掏枪射杀坏人,因为没枪,他就地取材拿根扫把在旁待命,只见二人越吵越凶,就不见动手,而围观者堵着街道动弹不得。陆台生转头看公安反应,但是公安却遁地不见了,他问旁边群众,公安不见了,万一打架怎么办?

围观者说:老头,你是外省人吗?你不知咱们的公安是等你打完架才出现的吗?要不然被乱拳击中找谁要啊?

陆台生再问:吵了一钟头了,到底吵什么?怎么还没动手?这二人风度还不错!

围观者说:你不知他们常为了争讨钱地盘吗?这二人外省来的不可能真打,因为孤家寡人在此没有同伴,只能动口不动手。

我哥知道这二人不会来真的,就大声喝斥着年轻人说:别吵了,你也尊重!他是个老人。

吵架的年轻人转头凶恶的骂我哥:扫地的!关你何事,小心我揍你个满地“扫”牙!

我哥气得差点露馅说他是台湾人不是扫地的,可是因第一次被骗经验,他出门尽量不显出台湾来的呆胞样,没想到为了拯救老人,顺手拿个扫帚却被当成扫地的,况且他也不过三十岁就被叫老头,真是不甘心。

我哥看着这场街头闹剧时,只有感叹共产主义的祸害不止深植唯物理论,更将道德伦理完全打散,警察躲事,人民以看斗殴为娱乐,唉!唯有“戒急用忍”快离开现场,免得公亲变事主,惹了一身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