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金鳞集(五):北京共识PK华盛顿共识

2010-06-09 00:39 作者:存中剑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这几年间,尤其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重创西方社会的经济和信心之后,“北京共识”、“中国模式”等口号越发甚嚣尘上,在中共及其海内外代理人的多方鼓噪之下,大有取代“华盛顿共识”和西方模式之势。正如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导致自由社会的经济和信心一落千丈,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趁势强力崛起一样,无论西方社会的政府和民众是否愿意正视,今日之“北京共识”与“中国模式”已经而且正在对“华盛顿共识”所代表的西方自由主义形成日益严峻的挑战。

由斯特凡‧哈尔帕(StefanHalper)所著的《北京共识》(THEBEIJINGCONSENSUS),描写了中共的极权模式将如何主导二十一世纪。哈尔帕是一名前政府职员,现在是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他把这一困境总结为“西方作为政治经济品牌正在缩水。”在《北京共识》中,他列举了中共部署的各种计谋,用以推动其国家资本主义,从而取代西方混乱的市场驱动的资本主义。

阿里克斯‧斯毕列斯(AlexSpillius)在《英国电讯报》为斯特凡‧哈尔帕的新书《北京共识》作书评时警告说,中共的全球影响力在不断增长。从非洲到亚洲再到南美洲,中共向许多国家表明,强劲的经济增长,可以通过国家的控制之手得以实现。与被称作“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Consensus)的援助结构不同,“华盛顿共识”的援助结构要求新兴国家满足自由市场条件以换取援助,而中共为这些国家提供了另一种选择,它提供慷慨的债务减免、基础设施投资和其他援助,作为廉价的交换,中共要求这些国家在台湾、西藏与人权问题上支持中共的立场。哈尔帕指出,“北京共识”,削弱了西方的金融和意识形态的规导作用,而这长期以来一直是国际发展的指导。

哈尔帕说,这是西方国家政府和政策专家,迄今或多或少忽视了的一个挑战。它的目的在于成功促进独裁资本主义,与战后美国领导的自由理念相抗衡,并使美国、国际金融资本以及西方主导的国际基础设施受损。

北京当前的策略是尽量避免与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直接对抗,同时剑走偏锋,避开华盛顿共识,创建一个新的国际集团,拉拢北韩、伊朗等流氓政权牵制并消耗美国为首的自由社会。中共已经向“那些小的流氓独裁国家”表明,国家独裁控制的资本主义照样可行。《北京共识》一书的作者认为中共更大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国家集团的全球网络,他们不是在军事或经济上挑战西方,而是在意识形态上和政治上对抗西方。然而存中剑却认为,意识形态领域的对抗必然会导致政治上的对抗与军事上的对峙,正如上世纪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同西方自由主义之间形成的政治对抗、军事冲突和冷战一样,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是不以张伯伦首相那般爱好和平的西方政治家的善意为转移的。

意识形态造就社会形态,这是社会科学的基本原理,也是人类数千年来颠扑不破的历史规律。正如《人权宣言》造就了民主的法国社会,《独立宣言》造就了自由的美国社会,《我的奋斗》也造就了法西斯的德国社会,《共产党宣言》同样造就了共产党独裁的苏联、中国、柬埔寨和北韩等极权社会,制造了这些社会中所发生的一切骇人听闻的血腥、恐怖与黑暗。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大萧条重创了西方自由社会的经济,以及民众对自由主义的信心,于是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趁势崛起。纪实片《苏维埃的故事》以大量事实告诉我们,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本是一母同胞,都是一党独裁的极权主义。面对极权主义的汹汹来势,当年西方自由社会的上层人士不是坚定地捍卫自由主义,捍卫盟国的政治利益,而是在极权主义的挑战下可耻地退却了,臭名昭著的《慕尼黑协定》就是当时盛行的这种绥靖主义的历史明证。然而没有一种极权主义是和平崛起的,在历史上你找不出任何先例。尽管希特勒和斯大林口口声声大谈和平,事实一再证明那只是极权统治者施放的烟雾弹而已。西方自由社会的退却只会招来他们的轻蔑,助长极权主义扩张的野心。

既然法西斯主义的意识形态催生了轴心国,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既然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催生了共产主义阵营,发动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那么当前以“北京共识”、“中国模式”等华丽的辞藻为掩护而正在竭力扩张的极权资本主义,难道就不会形成一个新的“邪恶轴心”?难道就不会对西方自由社会构成日趋严重的政治和军事挑战吗?当年用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写下的历史教训,难道还不能让今天的你我警醒吗?

无论“砖家”们如何忽悠,“北京共识”的本质就是极权资本主义,而“砖家”嘴里的“中国模式”就是当今中共权贵统治下的极权资本主义社会模式。这套东西都是与“华盛顿共识”所代表的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相对立的,因此也必然成为继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之后西方自由主义所遭遇的又一个新的挑战。

从现实中看,极权资本主义比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更危险,因为它是极权主义与资本主义杂交后所生下的一个怪胎。极权主义最黑暗的一面是残暴,资本主义最黑暗的一面是贪婪,而极权资本主义,就是将极权主义的残暴与资本主义的贪婪最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一头怪兽,也是当今人类社会躯体中最邪恶、最恐怖,最不易被觉察的超级病毒。因为它带有资本主义的基因,所以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社会误以为极权资本主义是极权主义进化到资本主义期间的一个过渡时期的产物,所以非但不排斥它,反而源源不断地向它“输血”。

然而事实证明,西方对极权资本主义的中共政权不断“输血”的结果并没有让这头怪胎恢复正常,反而将它喂养成一头恐怖的怪兽,一个对西方自由社会构成日趋严重威胁的国家恐怖主义政权,那个圣经中所预言的地上的君王竞相与之行淫的大淫妇,那条制服各族、各民、各方、各国的红龙。

如果说在中共制造六四屠杀前的十年,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对它的“输血”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在中共公然血腥屠杀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之后,西方社会对这个国家恐怖主义政权的大规模“输血”就不可原谅了,因为这不仅意味着西方对国家恐怖主义的纵容,也意味着对自由和民主的背叛,这种行为的自私、愚蠢和短见丝毫不亚于当年的《慕尼黑协定》。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在六四屠杀之后走向极权资本主义的中共政权成了以高盛为首的国际金融大鳄眼里的“金砖”,成了它们万难割舍的“宝贝”,同时也是让它们走向自我毁灭的“魔戒”。至于这些国际金融大鳄在各国政界呼风唤雨的魔力,在此就不展开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金权天下》或者《高盛帝国》。

无限追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是资本主义的主要特征,也是西方文化中的“浮士德精神”在社会现实层面的体现。为了满足内心对外物无限度的追求,浮士德可以不惜将自己的灵魂卖给魔鬼。为了追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国际金融寡头们同样不惜与魔鬼打交道,与纳粹和共产党做交易。而极权资本主义,就是极权与资本联姻所孕育出的这么一头集残暴与贪婪于一身的红色魔兽。

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西方社会普遍已经成为了民主和法治非常健全,自由与人权得到充分保障的社会。可是这样的社会绝不是国际金融大鳄眼里的“金砖”,因为社会越健全,获取暴利的难度就越大。恰恰是越没有民主和法治的社会,越没有自由和人权的社会,在国际金融大鳄的眼里就越是大发横财的“风水宝地”,尤其是红龙统治之下的中国。用高盛自己的说来说,“高盛长期以来视中国为重要市场,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就把中国作为全球业务发展的重点地区。”

1989年中共邪党制造震惊世界的六四大屠杀,1990年代初高盛帝国就开始把中国作为日后大赚特赚的“重点地区”了,可见国际金融大鳄非但不怕与魔鬼打交道,而且渴望与魔鬼做交易。关于高盛与中共这几年的恩爱与甜蜜,大家可以参阅大纪元的报导《高盛受中共恩宠获“超国民待遇”》一文,在此不再赘述。

在《金鳞集》的上一篇“洪水猛兽”中,我提到了金融的作用在于合理配置社会资源,可是金融界出于将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目地,往往将巨量的社会资源错误配置,从而给全社会招致灾难。在“你不理财,财不理你”这一“华尔街共识”的作用下,全民理财、全民投资已经成为当代社会的现实,尤其在西方社会表现得更为明显。全世界的财富通过各种渠道流向金融市场,流到国际金融大鳄的手中,而后者却将这天量的财富投向它们眼里的“金砖四国”,当然其中最多的是投向了最没有民主和法治,最没有自由和人权的“投资宝地”,那就是中共红龙统治下的中国。那里有数不清的血汗工厂,那里的廉价劳工承受着比当年的美国黑奴更长时间、更高负荷的劳作和压力,可是那里的房价却比欧美发达国家更高。在那些金融大鳄的眼里,如此高纯度的“金砖”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块来。

如果没有来自西方世界源源不断的巨额投资,如果没有西方世界向其敞开巨大的市场,中共的极权资本主义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令人目眩的“成功”,不可能对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产生与日俱增的影响力,更不可能吸引其他集权国家靠拢和追随,形成日渐与西方自由主义分庭抗礼的“中国模式”。

然而在共产党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分享”,有的只是“利用”。在中共邪党过去的发展历史中,曾经先后利用过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和资本家,也利用过国民党和其他党派。在需要利用对方的时候,共产党绝对舍得下本钱,更不乏周恩来式的满嘴蜜语甜言。然而一旦不再需要对方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对昔日与之翻云覆雨的“情人”们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往事并不如烟,看一看以前章士钊、罗隆基这些人的遭遇吧,再瞧一瞧林彪、彭德怀的下场,更别提今天被中共敲骨吸髓的工农群众了。有钱如黄光裕、周正毅又怎样?中共能够让他们富起来,也能把他们打下去。极权资本主义的本质还是极权主义,虽然是权力勾结资本的主义,可说到底还是权力操控资本的主义。

列宁早就说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他还断言:“资本家为了利润,可以出售绞死自己的绞索”。国际金融大鳄们为了追求暴利不惜与红魔做交易,一手制造了当今世界大错特错的资源配置格局,使得来自全世界的庞大资源在此格局的作用下源源不断地流向中共之手,从而使中共在日益全球化的当今世界居于资源再分配的有利地位,得以将大量资源用于对内镇压民主、迫害人权,对外暗中支持恐怖主义,扶植流氓政权。

国际金融大鳄固然从中获得了暴利,然而全世界都正在为这一肮脏的交易付出越来越沉重的代价。在与中共红魔的可耻交易中,国际金融大鳄所赚取的每一分钱里都渗透着法轮功学员的血、西藏佛教信徒的血、缅甸僧侣的血、伊朗学生的血、达富尔难民的血、朝鲜脱北者的血……还有天安号上遇难的46名韩国官兵的血,以及这些年来众多为自由而战,在反恐战争中为国捐躯的那些美国年轻军人的血。然而无辜者的鲜血,是永远无法洗掉的!

饱受无耻之徒吹捧的当前这种“中国模式”,也就是中共的这种极权资本主义,究竟是极权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谷歌的出走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而当前的“天安号”事件则是又一块试金石。当全世界都在谴责北韩金正日政权的这一暴行的时候,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对北韩实施制裁的时候,为何唯独中共百般为北韩开脱,予以庇护?不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和朝鲜劳动党从来就是一伙的吗?如果西方自由社会至今还不能对这一最本质的现实抱有清醒的认识,那么在当前北京共识PK华盛顿共识的这场游戏中最终出局的很可能就是他们自己。


2010年6月8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