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也谈奥巴马的常春藤成绩

2010-06-08 23:18 作者:·于时语·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偶然读到近期《华夏文摘》上去为先生质疑奥巴马学业成绩的文章(以下简称 “去文”),作者因为一位优秀的华裔女孩安妮未能如愿进入耶鲁大学,而指责常春藤盟校在平权政策(Affirmative Action)之下照顾黑人入学,歧视和排挤了亚裔和华裔。

其实到了今天,美国名校在这一方面的照顾性录取,已经不再单纯是平权政策,而扩及到所有“未被充分代表的少数民族(under-represented minorities )”,此即美国高中尖子多半耳熟能详的缩写URM,主要指黑人、拉美裔和北美印第安人。但是URM只是常春藤和其他名校予以照顾录取的一类,此外的“特招生”还要加上捐款大鳄子女、权贵名流子女、校友和教授子女、体育明星等等。

新近参加小儿的大学毕业典礼,在哈佛校园边上一家咖啡馆里,邻桌坐的赫然是已故肯尼迪总统的千金及其夫婿。后者也是来庆贺大女儿(肯尼迪家族的第四代哈佛学生)的毕业。就像早先毕业的“问题公子”阿尔·戈尔三世一样,这些“高干子女”除了显赫出身,只是以吸毒风闻哈佛校园,其成绩肯定比奥巴马的更经不起查究。

加州伯克莱大学校长Robert Birgeneau曾经对某一常春藤大学录取生作了详尽调查,结论是在上述所有各项“内定名额”之外,对普通考生开放的公平竞争招生名额不出40%。如果这一情况适用于所有8所常春藤盟校,以及麻州理工和斯丹福,那么这十所名校每年总共招收的15000多名学生中,实际只有6000出头是对包括绝大多数华裔在内的普通考生开放的名额。美国名校招生固有的制度性不平等,是华人子弟必须面对的现实。

去文作者显然有批评这些“特招生”学业不够格的言外之意,这其实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以黑人为例,人口虽然远多于亚裔,获得SAT高分的却极为有限。2004年,全美SAT数学分数超过650的黑人只有2962人,SAT英语分数超过650的只有3039人。换言之,SAT两门总分达到1300的全美黑人考生总数一年不过3千。借用《华尔街日报》记者的形容,1300分(相当于SAT新试1950分)实在只是亚裔的“不及格”分数,根本不敢问津常春藤。

然而去文的批评无视常春藤盟校有别于世界所有其他名校的最主要特色:学校招生的指导原则,并不是根据“高考成绩”来达到学生在校成绩的最优化,而是争取学生毕业后社会成就的最大化。

奥巴马显然是常春藤这样的招生标准的最佳结果。其他例子还有麻州现任黑人州长Deval Patrick、被目为美国未来第一位拉美裔总统人选的德州圣安东尼奥市市长Julian Castro、以及正在竞选阿拉巴马州长职位的黑人国会议员Artur Davis等等。不管这些人士当年的SAT考分和在校成绩如何,他们的成功例子使得常春藤盟校决不会在亚裔和华裔的抗议抱怨下,轻易取消URM特招政策。

而且奥巴马的在校成绩决不会如去文作者暗示那样,类似于小布什的丙等耶鲁分数。读过畅销小说(或看过同名电影)《爱情故事Love Story》的都应该知道,《哈佛法学评论Harvard Law Review》的编委职位全靠分数竞争,而奥巴马不仅是编委,而且还出任主编。在分数竞争极为激烈的哈佛法学院,仅靠黑人身份绝对坐不上这一职位。

从另一方面,新近参加过毕业典礼的家长都可以体会到,华裔绝对已经是常春藤校园里“过分代表(over-represented)”的少数民族,我的估计是已经达到一成(近20%亚裔学生的一半强),远远高于美国人口中的华裔比例。

而且从家长口中比比皆是的北方话音和上海方言,还可以看到中国大陆移民子女已经占了常春藤校园华裔的大多数,并且不成比例地主导了优秀学生的行列。以哈佛大学近年来最热门的本科专业为例,每年近400名经济专业毕业生中,给分最“抠门”的哈佛经济系只肯颁发约1%的最高荣誉(summa cum laude)。今年的4名summa中,3名是华裔,2名是大陆移民子女。换言之,不超过美国人口1%的大陆新移民后代,占了竞争最烈的哈佛经济专业最优毕业生的50%!

回到常春藤入学竞争。我的看法是虽然有必要批评指责URM特招造成的华裔歧视,但是在华裔已经是“过分代表”的现实下,更有效的是在现有体制下进一步发掘增加胜算的途径。

去文挖苦奥巴马实在并非为奴隶制度“还债”的平权政策照顾对象。可是这一事实早就由因警察误捕事件名扬全美的哈佛大牌黑人教授指出过:常春藤照顾招收的黑人(和拉美裔)子女大都来自上层阶级或新移民后代。奥巴马又是一个典型代表。

这是因为奥巴马不仅一半是移民第二代,更具有去文作者忽略的上层阶级背景:奥巴马上的中学,是夏威夷最老牌的私立贵族“预备学校”(也是孙中山先生的母校)。

“预校生(preppy或preppie)”是美国上流文化的一个重要成分,此处无法详论,只需指出至今为止,这些私立预校仍然代表了常春藤名校的重要“输送学校(feeder schools)”。

除了麻州理工和加州理工,美国名牌大学学生中的私立中学毕业生比例一般超过30%。考虑到10%左右的国际学生,这意味着常春藤校园里公立和私立中学毕业生的比例大致是2比1,但是美国公立中学在校生却是私立中学的近十倍,所以私立中学毕业生进入常春藤的几率差不多是公立中学的5倍!

顺便提一下,英国的情况更加触目:私立中学毕业生只是所有中学毕业生的7%,却占了牛津和剑桥录取生的40%以上!

美国《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杂志引用过详尽调查,从1998到2001年,如果把美国所有高中按照毕业生进入常春藤老三大(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的比例排名,那么领先的100名内竟然94所是私立预校!

去文介绍的优秀华裔女孩安妮,身为公立“重点(magnet)中学”的“校元(valedictorian)”,却未能进入耶鲁大学本科(去文误以耶鲁法学院为本科学院),并不出人意料,而代表了华裔子弟进入常春藤的一个日益显著的难题。

近年来,美国许多公立“重点”中学已经成为亚裔和华裔尖子恶性竞争、在常春藤入学申请中“自相残杀”的战场,还要加上亚裔过分集中造成的文化偏差问题。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奥巴马新近提名的大法官人选Elena Kagan的母校——纽约市亨特学院高中,因为亚裔子女已经占了40%,已经演变为许多优秀第二代移民常春藤梦想的墓地,《华尔街日报》记者对此有过专访。

我无意提倡华人子女不惜代价就读私立预校,而只是指出美国现有教育体系的实际情况。在名校升学竞争达到血淋淋“割脖子”的程度下,任何微小的优势都值得争取。越来越多的华人家长收入足以支付预校的学费,更何况许多老牌预校积累雄厚的校产基金,提供类似常春藤规模的资助,还有“按分发放(merit-based)”的奖学金可以争取。

酸葡萄式的评论不计,借用一句经典之谈,常春藤名校是“限量供应”的美国上层社会入场券。注重教育的美国犹太人正是借此成为今天的强势族群,哪怕借贷也要让子女就读贵族预校,是上个世纪许多犹太家庭的经历。同样注重教育的中国新移民与其怨天尤人,不如汲取旁人的成功经验而“随乡入俗”。
 

来源:CND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