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当活摘的魔爪伸向孩子

2010-06-04 23:25 作者:东方亮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据阿波罗新闻网6月2讯:大陆渭南市临渭区官道镇小学生刘盼盼5月21日带着弟弟一起到本村的小什学校上学途中,突遭绑架。5月23日傍晚,村民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刘盼盼的尸体时,刘盼盼已经被摘掉了双肾。

知情者渭南市临渭区官道中学教师王文超先生表示,由于官方一直在封锁消息,他没有办法拿到第一手资料。但是他对这个孩子的遭遇深感悲痛,综合自己对多人的采访,在网络上披露了这一事件。

他说:“5月21日发生的事,23日发现尸体,现在官方还没有公布具体的死亡原因。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得到第一手资料,因为尸检报告我们都看不到。”“我早上了解到的就是摘肾。”“我们学校有好几个老师都是那个村的,当地的很多人都在议论,我采访了4、5个人,然后综合各个人的说法写出来的。”

王文超告诉记者,现在当局怕这个事件引起全国的关注,一直封锁不公布。但是据他了解,在近一个月内,在周边地区还发生了几起类似的案件,但是他没有再做进一步的调查。

他说:“附近的几个乡,也有类似的情况,有些说孩子失踪了,失踪了好长时间,现在找不到。还有强奸案的。”“有一个是14岁的女孩,失踪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另一个可能是15岁左右,被四个人强奸。”

又是一个让人欲哭无泪、撕心裂肺的人间悲剧。在震惊世界的几起杀童案在中国发生之后,中共高层周永康之辈放出的狠话:“要打得犯罪分子不敢行凶”的方针好像并没有奏效,犯罪分子在利益的驱使下,丧心病狂的活摘了孩子的双肾,剥夺了孩子的生存权。在中共治下的6•1儿童节之前,复制了又一起具有中共特色的活摘惨剧。

“活摘”这个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词,这个起源于中国东北的医学术语,近几年在中国大陆几乎到了妇孺皆知的程度。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日本侵华时期,禽兽之旅日军细菌研究部队就在中国东北大肆的活捉中国人、朝鲜人、俄罗斯人进行试验,包括冻死、毒死、活摘器官等惨无人道的所谓“科学实验”。记得八十年代末,大陆有一部电影《黑太阳731》,比较真实的反映了731部队的残忍。我至今记得当时的电影台词,日本军人教育日本童子军,中国人都是“马陆大”(日语,标本)。当看到日本童子军发出歇斯底里的“马陆大”时,一种无名的恐惧漫遍我的全身,从电影院出来,我感到天都是灰色的。残忍的让人窒息的恐怖教育可以瞬间产生魔鬼,一个被邪恶换了脑的人随时都可以变成魔鬼。

就在半个世纪之后,还是在中国东北,地址换成了苏家屯,一个比731部队更残忍的行径在上演: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个外人根本不知晓的大院内,在器官被配型成功后,每天都有学员被活摘器官。器官运往全国各地医院,人被投进锅炉焚毁。不过这次发号施令不是日军的731部队了,而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

2006年,一个倍受良心责备的前活摘医生的妻子在国外披露了这个惊天秘密之后数日,一个自称沈阳老中医的人披露,像苏家屯这样的活摘集中营,全国有36家。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国际公布了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此证人曾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在辽宁省沈阳军区总医院手术室现场目击两名军医活体摘取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这些军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喊的法轮大法好?

“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吗?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无需多费笔墨了,其惨烈也是笔墨难以表达真实之万一。然而,在当今的中国有许多人,他们可以为喂养黑熊、活取胆汁的残忍行为奔走疾呼,却对中共的活摘行为依然麻木,或许他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或者表示无可奈何,或者想:即使有,离我远着呢……

真的远吗?中共在2006年以前,大规模的活摘器官使中国成了国际器官移植的“自由市场”,中共也豢养了许多魔鬼大夫,为了扩大市场,又培养了许多“新生力量”,许多大夫也由白衣天使也蜕变成了白衣魔鬼。2006年,活摘在国际曝光后,中共受到国际各界正义力量的谴责。慌了手脚中共高层,一边色厉内荏的“谴责”,一边将活摘由半公开转入了地下。于是,许多“无用武之地”的禽兽大夫把他们的魔爪伸向民间。而且,因为器官移植市场的发展,催生了许多犯罪团伙,他们甚至分工细致,实现活摘“一条龙”,而这些禽兽大夫就是其中关键一道。

2007年8月21日新华网转载了“东方宽频”(SMG)《七分之一》栏目播出的《乞丐之死》:2007年7月3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非同寻常的案件。起诉书称:“2006年11月9日晚,被告人王朝阳伙同王晓辉、刘会民、王永良(均在逃)将被害人仝革飞(乞丐)捆绑至行唐县上方村南的废弃旧变电站院内的房子中。王朝阳用事先准备好的工具将仝革飞拘禁,之后王朝阳与医生陈杰等人联系买卖人体器官的具体事宜。2006年11月15日凌晨5时许,被告人王朝阳在废弃旧变电站内先将仝革飞勒死,之后欺骗医生陈杰等人称是被法院刚执行完死刑的人员,让其将肾脏、肝脏器官摘取,王朝阳得赃款1.48万元。”

而实际上,仝革飞在被摘取器官时,手抬起来抓住陈杰的胳膊,随后被陈杰“踩在地上”。

据《看中国》2009年12月7日报道:“湖北省京山县日前发生多名百姓被人活摘器官后弃尸山野水塘的旷古罪恶。已见到的尸体有6具。其中4名女中学生,1名男性老人,1名12岁男孩。所有尸体均被开膛,内臟器官被掏空,双眼被挖。4名女中学生尸体是在水堰中浮起来后发现的,都有被强暴过的痕迹。”

这绝非道听途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天地为之震怒的行径,已经蔓延到民间,在中共纵容与默许下,许多丧心病狂的歹徒已经把魔爪伸向最无自我保护能力的孩子,这是铁的事实。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中共活摘死刑犯的器官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死刑犯;中共活摘无业人员及乞丐的器官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乞丐;当中共的活摘手术刀伸向我的孩子时……”

朋友,一段国外的名言改成上面这段话,您看后,作何感想?

http://bbs.secretchina.com/viewtopic.php?f=47&t=7224&sid=fd545e930667f6dd9ee063c814f7df2c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