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家九口乖舛的命运(图)

2010-01-05 13:32 作者:李若水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邹瑞环生前照片
邹瑞环生前照片

【看中国记者李若水综合报导】中国人常用命运乖舛来形容人生的不顺遂。但当这悲惨的命运从一个人变成是一整个家庭时,那又会变成是什么样子呢?

邹瑞环之父,是一位商人,在过去"土改"运动的那个年代里,被拴在马屁股后面,在割倒高粱的茬子地里拖。最后,导致前胸的肉全都被拖烂了,人被活活拖死。因此,家道中落,使得邹瑞环和其弟弟曾讨饭为生。

随着时代的变迁,在邹瑞环与赵殿宾结为连理,有了儿孙满堂的家庭后,一家人在1996年开始接触了法轮功,本以为能够渐渐脱离那儿时困苦的情境。但在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无情的命运之神却又找上她,甚至是她的老伴及儿女,也开启了另外一段乖舛的命运之路。

一家九口乖舛的命运

赵殿宾,邹瑞环的老伴,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人,在学炼法轮功之后,原本身上多种疾病渐渐好转。但随着镇压开始后,遭受到不同程度的严刑对待。例如,被警察强制命令已经让七十几岁的他在烈日下暴晒,直到他虚脱,才被放回家。

在2003年10月赵殿宾、邹瑞环、他们的儿子赵洪洋,儿媳赵春风被同时强行抓捕,并遭受电击、毒打等酷刑,对于七十多岁的赵殿宾,则是用铐子铐住,使劲勒,让铐子越铐越紧,造成其昏迷,神志不清,仍将其拘留在红山区看守所一段时间。

之后,随着警察的监控、多次强行闯入家中搜捕及不时的骚扰,赵殿宾身体渐渐虚弱,并在2005年及2006年出现两次突发脑溢血症状。最后,于2007年3月过世。

赵淑贞,邹瑞环的女儿,即使身在北京也仍然难逃一劫。警察因怀疑其参与集体向民众讲诉学炼身心受益的活动,而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逮捕她。虽然其提出说明并要求调查,但案件呈到赤峰红山区公、检、法等三家办案单位却毫无下落。最后直接被红山区法院判刑三年,关押于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另外一个儿子赵洪海、儿媳任桂梅及女儿赵淑兰,则是于2009年在其自营的商店遭致强行逮捕至红山区公安分局。而赵洪海随即被下「劳教书」,并送往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因赵洪海的身体状况五原劳教所不收,只好带回分局内最后释放回家。但赵洪海的精神、身体也已受到严重损伤。

而赵淑兰,在这次被强行逮捕的行动中,则是被关押到元宝山区看守所。在所内则是遭受严刑拷打,上大刑、打嘴巴及遭受警察凶残的踢踹,致使其脸部撞在窗户框架上,划出四厘米长的伤痕,甚至是还被抻床酷刑折磨整整两天。最后在元宝山看守所被关押近两个月,才被释放回家。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逮捕、监控骚扰,又面临老伴离世及儿女们被强行逮捕之情境,不仅使七十多岁的邹瑞环受到多次的惊吓,对于其在精神上的打击也非常大,即使于修养期间仍遭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最后身体渐渐支撑不了而于2009年10月26日离开人世。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