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贪官的“信仰”究竟是啥

2009-08-03 12:5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贪官从来没有信仰。用笔讨伐别人腐败,自己却被腐败侵蚀,是这个贪官的一大特色。

他在法庭上痛哭流涕时,也不忘记炫耀一下自己那支"写过‘反腐小说'的笔"。这就说明,他很看重自己曾经"写过‘反腐小说'"的光荣历史。

报道说,他"曾因创作反腐长篇小说《官运亨通》、《位高权重》出名,被称为‘反腐作家'"。也许,他所以能够兼任市作家理事会副主席,也是因为"反腐小说"。

可是,曾经"写过‘反腐小说'"能够说明什么?一个曾经"写过‘反腐小说'"的人,自己并不能清廉自律,最终陷进贪污腐败的深渊,只能证明他根本不相信自己写的那些反对腐败的话,只能证明他写那些反对腐败的故事,其实只是写给别人看的,与他自己的信仰无关,与他自己的行为无关。

报道中有一段记者旁白,说:"他在创作小说时,写腐败分子如何贪污受贿,如何走上犯罪道路,为什么在现实中就没把自己受贿当犯罪呢?"答案其实很明显。这种人说的话,不管多么漂亮,多么时髦,多么动人,那都是说给别人听的,自己却并不信仰,从来没有一天准备实行。

他们甚至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大谈特谈自己的崇高信仰,大话套话夸夸其谈,空话官话滔滔不绝,或者是鹦鹉学舌,或者是别出蹊径,但他们根本不相信自己奢谈的理念,根本不准备付诸实行。从这个角度看,当地人只称他为" 反腐作家",而不称他"反腐英雄",真的很有先见之明。

孔子说:"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孔子又说:"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现在不少人在这方面好像已经没有了羞耻感。

内蒙古赤峰市原市长徐国元日进万金,6年涉嫌狂敛钱财约3200万元。其名言曰:"谁送了钱我记不住,谁没送钱我能记住。"领导找他谈话时,他一边大表清廉,一边照常纳贿。他在家里天天烧香拜佛,每一笔赃款,都要先放在佛龛下面。他甚至幻想" 放生"一条蛇,期待佛陀赐给他长命百岁。这种贪官,有什么信仰可言?

再如,重庆市第三医院原院长刘松涛说:"我是有情人","有很多女人喜欢自己,我也没办法。"这让人想起"风流副省长"孟庆平。这个贪官看见个体户的女秘书来取批件,就在办公室里将其奸污,还对她说:"你有一种使人不可抗拒的力量。""今后有什么事还可以来找我,这事你不要跟别人说,否则我就不好再为你办事了。"这种贪官,又有什么信仰可言?

有人一谈到"信仰危机",马上就大剂量乱开药方,让老百姓吃药。其实特别需要吃药的,从来不是老百姓,而是官员。而且,越是大言不惭的官员,就越值得人们警惕。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