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柏桥:面对亡灵 我们唯有羞愧 (图)

为纪念“六四”20周年而作

2009-06-05 06:44 作者:唐柏桥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年前的今天,中共冒天下之大不讳,出动军队和坦克,向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开枪,鲜血染红了祖国大地。数以千计的无辜民众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中共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和全世界正义之士的谴责。20年后的今天,"六四"英烈的灵魂还没有得到安息,八九民运仍然背负着反革命暴乱的恶名,中国民主之花仍然没有在中华大地上叠放。20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短暂的瞬间,可是,对于我们每一个生命来说,20年却又是那么的漫长。当年呱呱坠地的婴儿,如今都已成长成人。20年过去了,当我们再次点燃我们手中的烛光时,当我们再一次眼里闪烁着泪光时,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问自己:我们过去20年来都替他们做了些什么,我们对得起那些昔日与我们并肩战斗、为中国的民主和进步牺牲了生命的战友吗?

面对亡灵,我们唯有羞愧!

南韩自1980年光州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到1989年走向民主,南韩民选政府为光州民主运动树立纪念碑,一共经历了9个春秋。南韩民主斗士们只用了9年时间为光州死难的战友们讨还了公道。与金大中、金泳三领导的南韩民主运动相比,我们唯有羞愧!

波兰自1980年团结工会遭到镇压,到1989年实行民主选举,团结工会赢得大选,同样是经历了9年时间。波兰民主斗士们同样只用了9年时间就将波共赶下了历史舞台。与瓦文萨领导的波兰民主运动相比,我们唯有羞愧!

巴基斯坦自1999年穆沙拉夫发动军事政变窃取政权,实行军事独裁,到去年被迫下台,反对派领袖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当选总统,期间也是经历了9年时间。布托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巴基斯坦的民主。与布托领导的民主运动相比,我们唯有羞愧!

唐柏桥(左一)在纪念“六四”晚会上
唐柏桥(左一)在纪念"六四"晚会上给著名影星米亚·法罗(Mia Farrow,右二)颁发人权奖。(图:本文作者)

台湾自1980年美丽岛事件到1997年全民大选,捷克1968年布拉格之春到1989年的天鹅绒革命,秘鲁从1962年军事政变到1980年走向民主,阿根廷从1962年军事政变到1983年走向民主,巴西从1964年军事政变到1985年走向民主,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民主运动也不过在经历了20年左右的艰苦奋斗后取得了成功。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民主运动相比,我们也唯有羞愧!

是中共过于强大,过于狡诈,使中国的民主运动举步维艰?难道南韩的军事独裁者全斗焕和卢泰愚不强大、不狡诈?难道波共暴政不强大、不狡诈?难道巴基斯坦军事强人穆沙拉夫不强大、不狡诈?抑或是中国民众过于懦弱,过于愚昧,使得中国民主运动停滞不前?难道每年8万起的民众维权抗暴事件不是民众发起和参与的吗?难道敢于杀贪官杀淫官的胡文海、杨佳、邓玉娇们不是普通的民众吗?难道正在用生命和自由捍卫尊严和追求民主的胡佳、高智晟、郭飞雄、师涛们不是中国民众?那么,究竟是什么使得中国民主遥遥无期?是我们,是我们这些自称中国民主运动领袖的人!请不要对我对你们的批评暴跳如雷,因为我的批评并不仅仅是针对你们,也针对我自己。

我们20年来所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乃是对中共始终抱持幻想,有些人甚至达到了"坚定不移、至死不渝"的程度。我们中的有些人年复一年地向中共请愿求情,无原则地释放善意,几乎达到了哀求的程度。他们从来不曾将矛头对准中共,更有甚者,当有人勇敢地站出来向中共宣战的时候,他们还怒发冲冠,声讨这些孤独的勇士,称这些勇士为激进分子甚至精神病。20 年前,当我们的同胞战友被坦克碾过身体时,这些人没有醒悟。20年后,他们仍然渴望奇迹的出现,渴望中共主动纠正历史的错误,甚至期望中共将自己送上审判台。如果"六四"后的前几年,有人高喊平反"六四"和要求中共解决"六四"问题还情有可原的话......因为我们认识中共有一个过程,我们应该给中共一点时间来反省和纠错,我们要做到仁至义尽、先礼后兵,那么,20年后的今天,这些人再请求中共解决"六四"问题,甚至提出与中共和解,则不可原谅了。

如果中共有意解决"六四"问题,它早就解决了,如果它无意解决"六四" 问题,再过一万年,它也不会解决......当然,它绝不会再统治中国一万年!不仅中共无意解决"六四"问题,而且智商再低的人也看得出来,中共选择了一条与民众为敌、与民主背道而驰的不归路。今天如果我们还高喊平反"六四",还要求中共解决"六四"问题,还谈与中共和解,还谈在中共领导下走向民主,与其说是在追求民主,促进民主,还不如说是在变相地帮助中共继续其残暴统治,继续肆虐中华大地。因为这样做一方面等于间接承认了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同时对推动"六四" 问题的解决丝毫无益。这就像在法庭上,有人在想方设法起诉罪犯,要求惩治凶手,而有人则提出应该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后者实际上在为罪犯开脱,扮演了辩护律师的作用。我们现在既是民主追求者,也是当年的受害者,我们的这种双重角色决定了我们只能站在起诉方,而不是扮演为罪犯开脱的辩护方。过去有人提出 30年不变的渐进民主方案,结果仍逃脱不了被迫害的命运。如此惨重的教训,我们必须吸取。

中共正是利用了我们对它始终抱有幻想这一致命弱点,来达到他们任意凌辱我们的目的。事实上,他们一直在在窃笑我们的愚蠢和幼稚。20年过去了,我们应该彻底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否则,我们永远也实现不了我们的理想,我们永远只有被迫害被流放被羞辱的份。

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请愿历史。从秦王朝读书人因请愿而遭到焚书坑儒,到89民运学生请愿遭到血腥镇压,及99年法轮功中南海上访遭到长达10年史无前例的迫害,我们民族为此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惨重。现在是到了为请愿文化划上句号的时候了!在如今全国维权抗暴运动风起云涌、中国民众士气高涨、中共已处在奄奄一息的历史时刻,任何形式的请愿活动和和解言论,与其说是在推动中国民主化,促进中共改善人权,还不如说是在帮中共苟延残喘,继续危害中国。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今年还有个别民运领袖提出要求释放"六四"政治犯......都20年了,你不提出来,中共也基本上放了。莫非我们再过20年还要提释放"六四"政治犯的要求?我想即使你不提出释放"六四"政治犯,他们也不会将一个人关40年!我们通常所说的小骂大帮忙,此所谓也。这种带有浓烈的演戏成分和筹款动机的低级民运秀,应该告一段落了。否则,就算给你们钱的老板答应,中国的老百姓也不会答应了。

我们既然已经一条腿站了起来,何不将另一条腿也站直。我们既然已经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为什么不能完全豁出来?我们既然已经在追求民主的大道上奋勇前行了20年,为什么不能继续走到底?我们既然曾经面对牢狱甚至死亡,为什么还害怕面对坐牢和死亡的威胁?我们既然已经在对中共的幻想中煎熬了20年,为什么还要再接受如此煎熬?知耻近乎勇。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只要我们挺直腰杆,不折不挠,胜利终将属于我们。美国建国初期的革命家亨利的名言:"不自由,勿宁死"(give me liberty,or give me death)" 曾激励了几代人前赴后继为自由而战,美国从此成为世界的领航者。我们也应该在中华大地点燃理想之光,让中华民族恢复昔日的光彩,重拾曾有的自信。

我们曾因对中共抱持幻想而付出了20年的代价,这个代价不可谓不惨重。我们不应该再为此付出另一个20年的代价。如果我们因此而彻底认清了中共的本质,彻底放弃对中共的幻想,行动起来与中共展开绝地大反攻,那么,我们的这20年代价就没有白费。否则,我们既对不起我们自己,也对不起我们的子孙。

让我们吹响向中共暴政发起总攻的集结号。为了让"六四"英烈的灵魂早日得到安息,为了让千千万万邓玉娇们不再任由中共凌辱,亲爱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让我们肩并肩手牵手,奋勇前行,再显我中华民族的辉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