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央视火灾现场深度报道(民间版)

2009-02-13 11:3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央电视台火灾现场直击

身处国贸地区,每次上厕所脱裤衩的时候都能看见央视的大裤衩晾在外面。所以着火后去了现场。

当晚9点多的时候,整条朝阳路挤得水泄不通,人挨人的都看不见地皮,全是附近的居民和路过的车辆行人,大家都很感激央视恢复了元宵节观灯的历史传统。据了解,火灾在8点半左右被发现,由于是从楼顶开始燃烧,楼下的值班人员全无察觉,还是附近高层住宅楼的居民首先看见的。距此最近的红庙消防队派出3辆消防车赶到现场,当时的火势不大,只是一个劲冒着浓重的黑烟,持续了约20分钟,扑救及时的话很容易扑灭。要命的是起火点太高,水压根本打不上去,消防队员于是请求支援,要求派北京最高的云梯过来。这时候,周边的消防中队陆续赶到,共有高压水车十多辆。警方也赶到现场,随后是大批的武警,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以为发生了暴乱,纷纷停车观看,加剧了此地区的拥堵。由于朝阳路是新央视的北门所在,离出事的文华东方酒店最近,门口也最宽大,消防车都从这里进入,所以上百个警察和武警战士立刻着手肃清整条大街,把现场数千名群众和社会车辆一股脑轰到金台西路路口以东和三环路以西。一些摄影记者冒充群众混在人群当中,为了抓拍照片迟迟不走,某位两杠的警督骂道:"还他妈拍呢!一会儿楼烧塌了拍死你丫挺的!"

围观的闲散人员易于疏散,但接下来警方将不得不面对一件最为棘手的问题。央视文华东方酒店的北边有座高层住宅楼,是当年福利分房的产物,距离大火现场不过百十来米,当时还有些偏南风,大火苗直窜住宅楼,向阳一面的窗户有些已被烤化,叮了咣啷往下砸,情况十分危险。警方当即决定疏散楼内住户。但是这幢楼的情况非常复杂。这里本来是央视新址的规划用地,在两年前已启动征地拆迁,也就是说这栋楼早该不存在了,那样的话将不会发生今日的紧张情况。但是财大气粗的央视抠门成性,舍得花大钱给自己盖好楼,却懒得施舍小钱让百姓住好楼,所以在拆迁补偿款上与居民一直谈不拢,致使这楼里至今仍存留80来家"钉子户"。居委会手里有详细的钉子户门牌号码,但情况紧急,来不及细看,警方只能从顶楼逐层疏散,挨家挨户敲门。阴面的房间里还有人在喝酒搓麻看元宵颁奖晚会,直接被警察提(di)了出来;个别常年卧床或行动不便的老年人和残疾人,警察把他们背下楼,是否乘坐电梯下来不得而知......疏散的时候,警方严令每家不得锁门,为的是之后清查不留死角。第二遍梳理的时候,只见楼内强光电筒乱闪,前一次的疏散很成功,只找到一个回家翻腾存折的老太太,带下来简单问讯后证实,翻的确实是自己家存折......

这些居民由于出逃仓促,普遍丢盔弃甲十分狼狈,都被安置到附近的旅馆和饭店中。

与此同时,救火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别他妈如火了)地展开。据留守人员反映,大楼内可能有一到二名值班人员,至今没有出来。消防队决定救人,由一名熟悉情况的队员带路,一行七名消防队员冲进火场。当时现场十分糟糕,建筑物上的玻璃遇热后纷纷爆裂,大块的碎片溅射很远,所以远处的群众反映听到楼内有爆炸声,以为是恐怖袭击(情况还未调查清楚,火灾原因暂无定论)。消防队员进楼以后救出一人,据他说楼内已无其他人,营救行动成功。但有一名队员失去联系,由于情况危急,其余人尽数负伤,于是领导命令撤离火场。后来,那名队员一直没能出来......让我们向英勇的消防战士致敬。(已证实一人牺牲,负伤六人,最终数字尚不得而知)

此时现场已经云集大量的消防水车、云梯车、指挥车、警车和救护车,连清洁队的大型罐车也被抽调过来作为备用水源,车辆排满了整条朝阳路。交通管制的范围已延伸到东三环,甚至路西京广中心一带也被开辟出来作为缓冲,事后得知,市委书记和市长、□□部长和台长已抵达现场,在曾经的北京第一高楼--206米的京广中心上坐镇指挥。

此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依旧留在附近兢兢业业看热闹的群众们发现手机没信号了,周边居民也反映发不出短信。结合随后的网络大规模删帖分析,一些心理较为"低俗"的群众坚持认为,这显然是在屏蔽舆论,尽量不让不良影响扩大化。当然现场立刻就开来了一辆应急通信车,停在三环路口东北角,但普通群众还是打不了电话。此时,远远望去,那火正烧得紧。

底层和低层的明火被大量水枪浇灭了,但是高处不上水,一百多米以上还是够不着,只能眼看着楼顶火焰熊熊燃烧,飘飞的建材灰烬洒满了马路,仿佛天女散花。周围的鞭炮声此起彼伏,二踢脚响彻云霄,绚烂的大礼花一个接一个炸响,为这场大火营造出一个美丽的背景。现场观看几十年一遇胜景的群众们纷纷高兴地表示,这比奥运会火炬壮观多了,去年8月要是直接点这块儿就好了,更显得北京欢迎你。

由于消防水枪使不上劲,消防队员有劲使不上,现场暂时进入了一段相对平和的时期:消防指挥找领导汇报情况;警察同志得暇到一旁抽烟,有人跑到景闻街口的麦当劳买汉堡和可乐,还有人在询问颁奖晚会怎么样了,有没有小沈阳;几个开清扫罐车的师傅在说笑:" 你怎么自己过来了,让你丫来了么?""我不是主动支援你们吗,顺便看看烧得怎么样。";一位清洁工师傅看着铺满地面的各种碎屑咒骂道:"妈的落下这么多东西,这又得扫一晚上!"

至凌晨二时许,鞭炮声渐静,火势也渐小,大概楼顶上的可燃物烧得差不多了。在楼下只能隐隐看到一点红色火光,酒店的侧面烧出了漂亮的灰色图案,十分壮观,本想拍两张,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忙着照相,连大爷大妈都掏出小手机比划,心里一阵厌烦,去他妈不拍了。此时现场的交通管制逐渐放松,除了汽车不能通过,行人自行车已可畅行无阻。

至清晨,经专业人员证实,大火基本扑灭,楼内外已无可见明火。除留守车辆外,消防队开始撤离;清扫车开始工作,收集残渣并进行路面洒水降尘。到早高峰前,交通管制完全撤销。许多人都度过了一个不眠的元宵之夜......

(《和谐报》首席义务记者回家睡觉后发回报道--本刊宗旨:和谐报,只报不和谐。)

王一鹏 熊博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转贴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