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绕道菲律宾! 民航建议的春运回家路

2009-01-17 01:3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认识老孔完全是一个意外,我的外甥在火车站连续奋斗了N天之后,终于买到了一张去上海的"站票",他原本期待到了上海之后,再取道买票赶回大连,我把上海站购票风起云涌,人头攒动的壮观照片给他看,看得他冷汗直流:到了上海也不好办。无奈之中,只能选择飞机了。机票很好买,只要你有足够的银子。如果你有护照,就更好买了。

几天前我让航空售票小姐帮助我查一下飞往大连最便宜的机票,小姐在电话那端面忙活了半天,告诉我最多七五折,我有些心不甘,留下联系方式,告诉她们如果有便宜的机票,一定通知我一下。前天晚上10点多钟,我手机突然响了,接听是民航售票的小姐,她在电话那端很兴奋的告诉我:"我们有很便宜的机票"。我问她:"多少钱"?她告诉我:"九十九元"。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问,没错是九十九元,新开辟的一条航线,从厦门到菲律宾再从菲律宾的马尼拉直飞大连。"只要你有护照,你就可以坐这个航班,不过绕了点"。小姐在那头很甜蜜的说,我在这端有些苦涩的听,我没有护照。不过这个价格绝对千真万确,如果有护照,顺便去马尼拉机场溜达一圈也不错。

外甥买到了机票,火车票是一定要退的,他原本以为,就算不卖高价,起码也要原价。但是直到他登上去大连的飞机,这张火车票也没出手。于是退票的任务当仁不让的落在我这个当舅舅的身上。

我有点发愁,怎么去退这张票,另外一个外甥给我出主意:我把它挂在网上,看看能不能退掉,连续两天无人问津,我终于做出自己前去退票的决定。说实话,这时候我是特别不愿意去这样的场合的,看着那些焦虑而疲惫不堪的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打定主意,宁可有20%的损失,我也不愿意被混迹在乘客群众,瞪着职业的眼睛的铁路便衣警察当成票贩子收进去。

厦门火车站很小的,但是,这个时候,再小的地方也是人满为患。客观地说,退票远远比买票容易多了,只不过当你露出要退票的意向的时候,那些瞬间向你聚拢的人们,会让你看到一丝丝不安。另外一个外甥尊从我的安排,决不和"陌生人搭话"免得警察叔叔"看好你"。他拿着票奔着退票窗口就去了,我在外围远远看着。这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拽我的衣服,我很警惕的回头,看到了一张非常邋遢的脸,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我身后。"你干什么"?我想我当时的语气一定是很不友好。" 我,我什么也不干,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是不是有车票啊"。"我没有,车站那里有啊"。我指着售票窗口说,他眼睛闪过无比失望的光泽,嘴里喃喃自语:"三天了,三天了我还没买到票"。"你去哪里啊"?"江西九江"。"你是记者"?这个江西老表很渴望的看着我,大概是我肩头的那个相机的背包引起了他的注意,其实,我根本就没拍一张片子。

" 三天没买到票"?我看着他。"是啊,从工地请假来的,每次来了人家都说已经卖完了,你说厦门不是始发站么?怎么买票这么难啊"。我劝他,"你其实可以坐汽车走的,江西和厦门之间的距离还不算太远"。他很沮丧的看着我:"别提坐汽车了,去年我就是坐汽车回家,遇到冰雪,你知道我那一天到家的?正月初四,我还运气不错,我的一个同乡正月十五都没到家"。

我沉默无语。仔细端量眼前的这个江西老表,满脸胡须,一双手的指甲里都是灰尘,一件几乎变了色的黄色军大衣,倒是很完整,但是,已经脏的不成样子。我不知怎么就突然有了要和他攀谈的想法。"你贵姓"?我顺口问到。"我姓孔,你看我有身份证的"。说这话,老孔把手伸到了棉大衣里面摸索了半天,拿出一张第二代的身份证,很认真地举在我的面前。

"你来厦门打工很多年了"?我问他。

"四年了,四年了,我每年都要回去。家里有老婆还有两个娃娃,还有爹妈呢,一年只能回去一次,谁让我们就讲究这个春节呢"。我不知道老孔这话是回答我还是自言自语。

"你没被拖欠工资吧"?"没有,没有,老板很仁义,一分钱都不少,再说家里也靠着这些钱呢"。

" 你看看,他们不是没有票啊,为什么那些票贩子手里有票,那些票从哪里来的"?老孔有些愤怒。"一张票他们翻了三番,这不是变相抢钱么"?我沉默无语的看着车站拉起的"严厉打击倒卖车票的违法乱纪行为"的横标,也顺便看到了N多黄牛党并不避讳的身影。老孔随后告诉我,他是一定要回去的,如果实在买不到火车票,他就坐汽车,他说今年老天爷保佑,路上不再会有冰雪,他能顺利到家。

外甥把车票退了,我们要走了,老孔朝着我笑了笑,"你要是记者,你就写写,老百姓买票咋这么难啊"。我心里突然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我好像不敢看老孔的那张脸,我不是记者,却算是做媒体工作的人,我不敢甚至不能面对这样一张脸,更休说面对老孔因为车票带来的困惑和烦恼了。

我早已经决定这个春节不回家过年了,倒不是心疼那点钱,而是南北方的温差太大,在南方呆久了,回去的冰天雪地还真的不太适应。十一月份回去的时候,我就感冒了一场,折腾了我一周才痊愈。

" 我就是想回家过个年"。老孔的这句话在我的耳边回响着,我不敢也不愿意看到老孔那张风尘仆仆的脸,总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感觉。厦门的一月份气温也不高,尤其是最近这几天又在降温,我不知道有多少在那个不大的站前广场排队翘首渴望一张回家车票的人们有着老孔同样的心思,我甚至连打开相机拍下这一切的勇气都没有。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我相信老孔一定会回家过年的,任何的困难都难不倒对亲情的渴望,都阻断不了回乡的脚步,问题是,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些农民工兄弟能顺顺利利的回家过年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