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余茂春: 不是为了忘却的纪念

2009-01-06 20:50 作者:余茂春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去年四月中,一座大型历史纪念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落成开放,引起社会上很大的震动,原因有三:第一,这是一个美国犹太人集资修建的专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纳粹德国屠杀的六百万犹太人的纪念馆;第二,馆中所藏的纪念物品惊人的详尽,凝聚了成千上万犹太学者数十年来艰苦卓绝,不懈努力进行研究、整理、收藏的结果。所列图片、实物,激起每一个参观者对希特勒德国的强烈仇恨;第三,这些原本发生在欧洲大陆的历史,居然被永久性地陈列在美国最神圣的地盘。该纪念馆距离高耸的华盛顿纪念碑仅数百米远。任何一个前往参观的中国人无不由衷地佩服犹太人对过去的重视和对自由世界善良的人们进行历史教育的顽强决心。相形之下,我们中国人则不能自由地怀念悲惨的过去,每次浩劫之后,总是被枪杆子逼着向前看,或者被没有良心的笔杆子引诱着去看颠倒黑白的"党史"。

既然六百万犹太人之死,受到如此隆重的纪念,那么无数的、更多的死于中共政权的中国人更应该受到生者的悼念。希特勒杀犹太人之罪大恶极,不仅在于其杀人之多,而且在于其屠杀是基于一种邪恶的理论,即"种族优越论"。共产党杀人不仅更多,而且是基于一种更危险的理论,即"阶级斗争"和"阶级成分"论。"劣种的阶级",如"地富反坏右"等受到镇压,是一种宪法保障的国家方针。中共一九五四、一九七五和一九七八年的三部《宪法》,无不以阶级斗争为纲。邓小平上台后,实行对外开放,可是中国内部一团黑乎乎,很难看,于是对内部做局部修饰。这样,一九八二年的《宪法》去掉了"阶级斗争"字样,强调"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但是,有两个根本的东西仍然没有变。一个是"四个坚持"的宪法原则,其中的"无产阶级专政"、"列宁主义"等词语仍然是"阶级斗争"理论的精髓;另一个是"反革命罪"认为这是主要用来镇压和打击所谓"阶级敌人"的。中共对天安门运动的定性是"反革命暴乱",就是沿用这个宪法原则而采取了血腥的镇压。因此,从这一点来看,中共对"反动阶级"进行镇压和希特勒对"劣种民族"进行镇压是一脉相承的现代化大规模屠杀政策。

究竟有多少人死于中共政权?这是一个十分困难的课题。许多中外历史学者采用了各种统计方法,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推算,仍然得不出一致的结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各方面的,主要是中共对统计数字采取完全政治化的手法,随意加减,以便为其现实政治服务。最明显的例子当然要算那些能够显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数字,如粮食产量、工业增长率等。相应地,对中共不利的统计数字则被大大减小。如在中共历次"肃反"和"整风"过程中,毛泽东虽然大力宣传"一个不杀,大部不抓",但他自己在江西做苏维埃主席时就残酷地杀害了一万多名"反革命"。一九四七年中共匆忙撤离延安时,社会部长康生就下令将来不及审查的一百多名"整风特务"全部枪杀。八十年代中赵紫阳要搞"星火计划",国家科委奉命调查全中国"贫困县"的数字,结果出来后,中共上层认为贫困县太多,不利于社会主义制度的形象,居然下令将贫困县的数字一下子去掉一半后再公布出来。因此,任何根据中共官方提供的数字推算出来的死亡总数肯定带有低估的可能。即使这样,目前世界上公认的中共政权下非正常死亡的数字也是十分惊人的。

中共第一份直接公布的杀人数字材料,是一九五O年十月为"建国一周年"而成的"新华月报"。该刊公布了全国各大军区在头一年内枪毙的"反动分子"的人数,总计一百多万,是赤裸裸的大屠杀。从一九五二年开始,又在全国搞"三反"、"五反",死去的冤魂又不知有多少。

当年具体主持"三反"、"五反"的薄一波,两年前(一九九一年)出版了一本回忆录,其中承认当年"势如破竹"地镇压运动出现过"斗争扩大化"的问题,但却指全国范围内只有六十个左右的人被枪毙,三十四个资本家在上海自杀。这是完全令人无法相信的(薄一波在一九五二年曾写过一篇文章《新中国的经济成就》,其中称"过去的三年中,我们镇压了两百多万匪徒。反革命和特务分子也受到应有的惩罚")。一九五七年的反右派斗争又出现大捕大杀。毛泽东在一九五七年二月作的"论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原文中指出,罗瑞卿的公安部在反右中至少杀了八十万人。至于十年"文化大革命"中死亡人数,没有权威的估计,至少也有好几百万。中共自己也称之为"浩劫"。这里有一个很间接然而很血淋淋的数字。一九八四年新华社报道,在中共统治的头十年中被投监或劳改的"地、富、反、坏"四类分子共达二千万人,其中七万九千五百零四人被邓小平摘帽"平反",占总数的3.97%。剩下人如何,没有什么文字加以说明,经验告诉我们,在几十年的"专政"环境里,生还者恐怕无多。

希特勒集中营里的犹太人很多都是饿死的,华盛顿纪念馆里的照片令人毛骨悚然。看着这些照片,人们不禁想起斯大林在一九二一至一九二二年开始的有计划"饿死乌克兰人"的八百万饿死鬼。但是,做为一个中国人,在惊骇于其他民族的悲惨经历时,不能不想到中国共产党制造的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饥荒。一九五八年,毛泽东步斯大林后尘,搞"大跃进", 从而造成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一年的骇人饥荒,这是人类历史上有史以来饿死人最多的,也是至今为止最鲜为世人所知的巨大灾难。在短短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中, 国家统计局为了回应外国专家的死亡估计而做出的最初报告,是一千万人饿死。八十年代初,中共在总结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时,公开承认有两千两百万人饿死。但这是一个"政治数字"。当时被召集到北京开会的各省省长和省委书记就有个省份的死亡人数做了计算,最后凑起来的总死亡人数是四千五百万!这与当时中共有关部门委派廖盖隆所作的全国性三年自然灾害"死亡总数不相上下"。

西方学者对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的死亡数字做了历年的调查。美国国会在七O年代初还专门为此做过听证会,但数字从二千万到版八千万之间不等。目前就此问题最有权威的是美国夏威夷大学政治学系的拉莫尔教授(R.J.RUM-MEL)他的计算结果表明,仅在苏联和中国大陆,因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国家政权的原因,而遭屠杀的人共达八千四百五十万,是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两倍半。拉莫尔对中共四十多年来治下的死亡人数计算如下:二千七百万死于大跃进的饥荒,一千八百万死于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共计四千五百万,是被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总数的七倍半。而这仅仅是一个主要根据中共官方数字的出来的,大有偏低的可能性的数字。

中共为了向人民证明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优越,不断灌输他人的"罪恶":非洲的饥荒,印度的贫困,美国的种族歧视,英国的殖民主义阴谋,"旧社会"的黑暗等等。但是在世界历史上,至今还不曾有一个国家--包括国民党治下的中国大陆--像中共那样,用一种强烈偏激的国家理论和残酷无情的"无产阶级专政",成百上千万地屠杀自己的同胞。斯大林曾说过:"一个人的死亡仅是一个统计数字而已。"六百万犹太人被纳粹各国屠杀和饿死,人们今天隆重地纪念他们。至少四千五百万中国人死于一个主义,一个政权,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可耻的一页,难道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没有责任和义务去纪念死者,去致力于铲除导致这场灾难的根源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