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流泪的日子快要结束了吗?

——谈雅虎向师涛亲属道歉

2007-12-22 09:44 作者:茉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那个凌晨,一位记者的电话把我唤醒。她说师涛的母亲高琴声老师现在美国,想和茉莉说几句心里话,让我快打电话过去。

电话里,高老师的说话声里夹着爽朗的笑声,不再像过去那样沉重和悲伤。她说她在美国和雅虎已达成庭外和解,现在就要回中国去了,惦念着要和我通一次话,是为了告诉我:这次美国之行使她看到了希望,师涛只是一个小小的记者,却受到了全世界如此的关爱,令她非常感动,一切还好,请茉莉放心。

记得当年师涛刚入狱,他那年轻的妻子在不知所措之时,曾来信请教我"该怎么办"的问题。我如实地告诉她:"一个这样冷酷的大时代,个人的命运往往微不足道","要使社会重视这个案件,就需要家属更勇敢一点"。但那位姑娘终因压力太大顶不住了,她离开了师涛。

于是,这位年过六旬的母亲远离北方的家乡,来到湖南,含辛茹苦,月月奔走在探望囚徒儿子的异乡路上。三年多来,这位令人尊敬的母亲,从家庭遭受的巨大灾难中,勇敢地站立起来,忘我地为无辜入狱的孩子奔走呼号。私下里,高老师不止一次地对我表示她的忧虑:自己年纪大了,患有冠心病,不知还能不能活到师涛出狱的那一天。

如今,是他们家母子结束流泪的日子了吗?把师涛的个人用户资料提供给中国当局、导致他被捕判刑的雅虎总裁杨致远,已经在全世界面前向高老师鞠躬道歉,我庆幸高老师终于可以舒展眉头了。但是,目前的形势还不能令人乐观,师涛仍然被监禁在狱中,其家属仍然生活在被监视的恐惧之中。

◎ "你和我,都是媒体推着走"

当师涛和王小宁二人的家属私下会见杨致远时,高老师曾当面指责那位和师涛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说:"你妈妈把你从台湾带到美国,你来到这么一个自由世界里,给你创造了这么一个条件,让你飞黄腾达。你没想到师涛也很优秀,你反倒协助恶法,把他打入地狱。"

冤家们为什么能有机会在美国碰头?高老师感叹地对杨致远说:"你和我,都是媒体推着走。"这位知书识理的受害者母亲深知,正是由于世界媒体和公众舆论推动了美国国会,而美国国会的听证和谴责又推动了雅虎,作为受难者家属的她们,才有接受雅虎道歉这一令人激动的时刻。

回想2004年12月,师涛被湖南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拘捕,当时家属发出了第一个紧急呼吁,说:"我们是这个社会弱势的一个群体普通百姓,无意去翻黑为白,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呼吁!我们呼吁相关部门、呼吁那些富于正义感和社会良知的人们来关注此事。"从那时起,一个关注师涛的热潮在海内外自发地兴起了。

三年来,国际媒体坚持不懈地追踪报道师涛一案,国际人权组织纷纷发出声明,谴责雅虎屈从中国政府,放弃普遍的人权价值。广大网民为师涛的悲惨遭遇感到愤慨,他们喊出了"拒绝雅虎,起诉雅虎"的口号,有人给雅虎打电话、写信抗议,有人联络用户签名抗议,还有的网友宣布终止雅虎帐号的服务。

当时我们在网上讨论"我们能为师涛做什么"时,有的网友说,尽管雅虎很威风,在全世界所有网站中排名第一位,我们的抵制似乎无济于事,但是,"虽然是螳螂挡车,虽然是精卫填海,我毕竟还是要举起我孱弱的胳膊,我还是要张开我的微小的舌喙…… 。"

世界各新闻写作组织也把他们的关爱献给师涛,在授予他一系列新闻奖和写作奖之后,今年6月4日,世界报业联合会把2007年金笔奖颁发给师涛。不同寻常的是,这次大会想方设法地把师涛母亲接到南非,代表师涛领奖发言。人们用泪水和雷动的掌声欢迎高老师,世界众多媒体在那一天发出一个共同而强烈的声音:"释放师涛!"

◎ 国会听证展现美国人的良心

南非代子领奖归来,高老师抵达香港,她在香港关注人权的大律师何俊仁、笔会成员蔡泳梅和香港前记者协会麦燕庭的陪同下,第一次召开了记者会。会后,在何俊仁律师的陪同下,高老师前往美国控告雅虎,同时会见美国各人权机构和国会议员,讲述师涛被迫害的情况。

早在2006年2月,美国国会众议院两个委员会联合举行了"互联网在中国:自由还是压制"的听证会,在那次听证会上,雅虎等四大网络公司受到国会议员的严厉质询。美国国会众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议员指责雅虎等公司,说:"他们不是利用他们的权利和创造力把公开的自由言论带给中国,相反却为了利益,屈从于北京蛮横无耻的要求。"

至今为止,美国尚无可以惩治雅虎的法律条款,但国会之所以能够谴责这些只追求盈利的企业,其依据的理念,源自1924年谢尔顿提出来的"公司社会责任" 的概念,在这个富有社会正义感的概念提出之后,美国公司就不再被理解为纯粹的、私法意义上的盈利组织。近几十年间,英美国家出现了一个"企业社会责任运动",到1999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将此定义为企业公民的"全球契约"。

在师涛等人的案情上,我们看到美国人为承担人权责任而不懈地努力。他们提出问题是:美国能作什么,美国国会能作什么,来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克里斯.史密斯发起了国会听证,并提出了一个《全球在线自由法案》。美国国务卿赖斯也宣布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来研究互联网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

今年六月,高老师第一次到美国时,美国主管人权的女副国务卿亲切接见了她,并拥抱着她哭泣,令她受到莫大的安慰和鼓舞。十一月,高老师第二次去美国,和俞陵一起应邀到美国国会作证,在那里,她,一个弱小的中国退休女教师,和拥有22亿美元身家的互联网巨无霸雅虎创办人杨致远对薄公堂。

◎ 巨无霸雅虎从抵赖到投降

回顾雅虎公司这几年态度的变化,也是令人深思的。一开始,雅虎不打算为师涛等人的苦难承担任何责任,他们以在中国营业必须要遵守中国法律的理由,为自己开脱。在何俊仁律师代表师涛向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投诉雅虎时,雅虎甚至不予回应,更勿论给受害人家属提供帮助了。

在第一次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雅虎仍然持抵赖的态度,其副总裁卡拉汉狡辩说:中国司法部门要求雅虎提供用户相关信息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雅虎他们要这些信息是做什么用途的。但不久,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向雅虎香港索取师涛电邮等证据就在网上曝光,这个由好心的匿名者提供的"调取证据通知书"证明,雅虎当初是知道中国当局将对其用户进行政治性控罪的。

于是第二次听证会以"雅虎错误向国会提供资讯"为由再次发起,被视为说谎者的雅虎,在国会遭到更为猛烈的抨击,它被指控参与了中国臭名昭著和残暴的政治压迫机器。在加州民主党国会议员兰托斯的要求下,雅虎总裁杨致远和卡拉汉两人不得不从前座转向师涛母亲,向她鞠躬表示歉意。

据说,在11月6日的第二次听证会后,被国会议员谴责为"金钱巨人、道德侏儒"的雅虎,其股价一时狂跌。一个星期后,雅虎发表正式声明,表示已与提讼的师涛、王小宁的家人达成和解,并将协助设立人权基金,支援其他中国政治犯与其家庭。尽管双方有关赔偿的谈判目前还刚开始,但人们已经看到,雅虎这个巨无霸公司终于低头了。

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成功,是美国社会道德观的一次胜利。从这次成功中,我们可以看到民主政治的意义。对这个法律尚不能制裁的案例,美国人通过国会听证这样一个公开程序,把侵害人权的个案诉诸于公众,对有不道德行为的企业形成舆论压力,从而为受害者伸张了正义。

在网民欢呼雅虎投降,并预测其股价将要回升的时候,我们记得美国众议员史密斯在听证会上最后的一番话:“……在奥运会开幕时,中国应当没有政治犯,否则,运动员,观众就不应当参加。如果那时师涛还关在狱中,就是我们的耻辱。我们要加倍努力,以看到真正的变革。”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