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連孟姜女都做不成的中國女人

2007-04-27 14:55 作者:田園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連孟姜女都做不成的中國女人,爲什麽這麽說?因爲孟姜女尋夫還可以哭奔長城,行行万里長,可是下文中的這位女士,爲了尋找她大白天失蹤的丈夫,繞城三匝,苦楚何堪,綳緊了弦,眼看生離分!

湖北武漢的一位家庭主婦,她的丈夫失蹤已經整整四十二個日日夜夜了,她所做的,無非就是“作为家属,我们只希望知道我先生目前是否还活着,人在哪里,为什么要绑架我先生,这是最基本的人性要求。就是一个死刑犯都有权力见家属,何况我先生呢?”“我先生被绑架的时候天气还偏冷,他身上穿的还是棉袄,现在天气已经转热。江岸区610非法绑架了人,连换洗的衣物都不准送,连一封信都不给写,一个电话都不能打,在这样一个法制社会里,这样的行为是什么行为啊?难道江岸区610真的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吗?”
                    *                 *                *

给武汉市人大常委的一封公开信

--请帮助还我丈夫人身自由

尊敬的武汉市人大常委主任蔡华章先生及全体人大代表:

各位好!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能够看这封公开信。您的关注不仅是对我的处境的莫大声援和关怀,也是我们百姓对人大代表的希望所在。

我是居住在花北三村45栋二单元301号居民张伟杰的妻子。我先生张伟杰因修炼法轮功、于2007320日在正常下班途中,被江岸区“610办”和武汉市“610办”以“不‘转化’会影响更多人‘闹事’”为由、未经任何合法途径的非法绑架(详情经过附后)。

在经历了多次和江岸区610办的王歆(江岸区610办李英杰主任的代言人)联系,并跑遍所有武汉市各区办的“洗脑班”都没有查到我先生的下落后,我们家属再次询问江岸区610办王歆:张伟杰到底人在哪里啊?为什么610骗人哪?王歆却说法轮功自伤自残等极大伤害我们家属的话。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们家属真的不知道如何评价这样的政策水平了。

大家都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人类进入了二十一世纪,是讲人权的时代,不再是“革”那样愚昧的年代。“文革”时期的愚昧和疯狂是几代人都刻骨铭心的惨痛教训和中华民族的悲哀,老一辈的人有谁还会愿意再犯同样的错误,最后被钉在中华历史的耻辱柱上呢?

即使是法轮功自19997.20因当时在位的个别领导人的一己之私,将法轮功定性为X教,私自散布这样的言论外,我国《宪法》没有任何一条一款定性法轮功,人大也没有任何立法法律定性法轮功,就算是后来出台的“两高解释”也没有定性法轮功。而公安部内部定性的14种邪教里,根本就不涉及法轮功。这是一个基本常识问题。至于说公安部和民政部关于取缔法轮功研究会的通告,那也没有给法轮功定性。

我们不清楚610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为什么它可以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随便抓人,而且还不许家属知道。其实,无论是谁当政,都要依法办事。如果当权者在位时为了自己的权利而作出违背法律的决定,而执行者不假思索的就去随同,也知法犯法,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等待违法者的就一定是法律的制裁。

《宪法》是我国的基本法,任何派生法律条款都不得违背基本法,否则均属违法。我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自由,这是天赋的人权。哪怕一个人真的愿意走入邪教,只要他没有触犯法律,那都是他的人权自由,任何人不可侵犯。何况法轮功是一个教人按照“真、善、忍”原则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使无数人身心受益、道德回升,我先生就是典型的一例。1999年国家体委对法轮功的调查结论是“法轮功与国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自伤自残”,这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栽赃诽谤。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20018月份的一次联合国召开的会议上发表声明:“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国政府一手制造的。看过 “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的人就会明白,偌大一个广场上只有警察、记者和自焚者,看不见一个游人;警察能迅速拿出几个在广场不可能有的灭火器;那个自称王进东的主角演员的脸都烧坏了而头发和雪碧却完好无损……当镜头放慢,可以看到刘思影的妈妈刘春玲身上的火已经扑灭却有一个穿军大衣者挥手掷出钝器砸向刘的头部,她手捂着脑袋倒地而亡……这哪是自杀,完全是谋杀!小思影的吼管被切开,还能清晰的唱歌,烧伤的小思影却象骨折病人一样全身包扎,没有采取裸露治疗,而记者采访时却连口罩都不戴,没有采取任何隔离消毒防感染的措施……

至于把京城疯子傅怡彬杀亲案等栽赃给法轮功,经由国际媒体CNN记者实地调查,完全是捏造事实。而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什么“豪宅”、什么“敛财”、什么“死亡1400人”, 均为移花接木、无中生有、歪曲造假。

其实,大家想一想,一个人如果连“真、善、忍”都不能认同,对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一个好人的修炼人都要进行迫害,不论以什么理由和借口,那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那不就是一个坏人吗?就是要把人往邪恶上逼的坏人吗?这样的人不就是社会动荡、扰乱社会治安的根本原因所在吗?

我先生是一个安份守己的好人,每天正常上班,和客户建立了良好的商务关系。如果我先生做了违法的事情、触犯了刑法,自然有公安部门根据犯罪的事实证据、依据法律程序来处理,那么我们家属就会接到公安部门正常渠道的通知。

现在我先生被非法绑架一个多月,一个字、一个电话都没有,生死未卜。而目前,国际主流媒体如:德国世界日报、梵蒂冈电台、英国星期天先驱报、美国费城周报、爱尔兰时报、美国CBS电视台、世界网络日报、马来西亚《太阳报》、意大利安莎社、日本共同社、比利时国家电台、比利时晚报、悉尼晨锋报、西班牙国家电视台、瑞士眺望报、自由欧洲电台等,大篇幅揭露和报道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惨烈罪行。这些国际媒体详尽的报道了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乔高和著名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于去年七月六日完成的独立调查报告,报告列举了十八条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这些证据都证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确实曾发生而且仍在继续。今年一月三十一日完成的第二版报告中又增加了十五条新证据,而且武汉就有,这使得我们家属对亲人的人生安全极度担心。

作为家属,我们只希望知道我先生目前是否还活着,人在哪里,为什么要绑架我先生,这是最基本的人性要求。就是一个死刑犯都有权力见家属,何况我先生呢?

我先生被绑架的时候天气还偏冷,他身上穿的还是棉袄,现在天气已经转热。江岸区610非法绑架了人,连换洗的衣物都不准送,连一封信都不给写,一个电话都不能打,在这样一个法制社会里,这样的行为是什么行为啊?难道江岸区610真的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吗?

尊敬的蔡先生和各位人大代表,我们相信人类的正义和良知高于一切,也相信各位代表是真正的人民代表,是能够切实的了解真实的民情、服务于民、尽职于民的,我们家属恳切的希望武汉市人大主任蔡先生及各位人大代表,能够帮助我们家属还我先生的人身自由,还法律的正义,还人间的公道。

此致

张伟杰之妻:陈曼

2007422

详情经过如下:

2007322日(下午1530分左右):公司客户向我因合作项目事宜向我询问我先生下落,他们已经两天没有联系上了;

2007323日(下午16点):向武汉市公安局110报警我先生失踪,并明确我先生是修炼法轮功的;

2007326日(1658分,41号接线员):向武汉市长热线寻求帮助,没有反馈;

2007327日:到花桥街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打听下落,宣科长打电话给江岸区610主任李英杰,李英杰确认我先生人在他们那里,并让宣科长告诉我江岸区610已经派人到我公公那里通知,让我们不要再过问此事了(后我公公确认一个自称是江岸区610的姓黄的科长和一个女的来过,说我先生在江岸区洗脑班,但没有告诉具体地点));

2007328日(上午10点左右):到江岸区610办打听下落,工作人员王歆接待了我们,我们询问绑架我先生的原因和人在什么地方,王歆搪塞说她不清楚,具体情况只有李主任知道,并告诉我们:人不是他们抓的,是上面抓的,人确实在洗脑班,具体在哪里她本人不清楚,但是人很安全。我们提出要见一下我先生,并提醒天气已经很热了,我先生被绑架时穿的是棉袄,需要换洗的衣物等,但王歆说这需要汇报;

2007329日(上午1013分,48号接线员):再次向武汉市长热线寻求帮助,希望知道我先生的下落,没有反馈;

2007330日(上午1020左右):到武汉市人大信访办询问具体负责法轮功的部门是哪里,当天值班的陈先生和余先生均说不清楚武汉市管理法轮功的机构在哪里;

2007330日(上午11点左右):到武汉市610办打听我先生下落。在市委对面古玩店旁边的房间里接待我的赵小姐说请李英杰主任主任来来解释情况,让我们等十分钟。结果来了两辆轿车、五男一女。赵小姐迎面就问:“李主任怎么没来?”其中一个冒充李主任的对我们说“你不是要见张伟杰吗, 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那架势根本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并威胁说“你现在已经知道张伟杰在哪里了,不要到处去找了。”可能是因为来的人还有良知和善念,看到我们是一老一少的妇孺,就告诉我们说他们是临时抽调来的。我只有让他们帮我带个条子给我先生,并让他们带个我先生的回条,一来表示我先生人还健在,二来让他告诉我如何处理目前客户的麻烦,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我先生的回音;

200743日(上午10点左右):和江岸区610办王歆联系,希望能够和李主任面谈关于我先生的问题,王歆答应汇报;

200749日(上午10点半左右):王歆说10号上午李主任会在;下午4点左右又来电说李主任没有时间;

2007410日(上午915分左右,43号接线员):继续向武汉市长热线寻求帮助,仍然无任何关心和反馈;

2007411~13日: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询问,洗脑班工作人员告诉没有这个人;到武汉市610办的余家头洗脑班,也没有这个人;到湖北省610办的汤逊湖洗脑班,工作人员查了名单说没有这个人;

2007416~19日:到桥口区的额头湾洗脑班询问,工作人员说没有开班,里面没有人,如果有学员一定会通知家属;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没有开办,一个学员也没有。

2007420日(上午10点左右):和王歆联系,询问具体人在哪里,为什么610骗人?王歆却说:既然法轮功的师父神通广大,就让他来救张伟杰;并说610是取缔邪教的;法轮功自伤自残,是X教等等。

                      *                 *                *
由這位家庭主婦身上,我們倒是可以看見國民性的優良一面,最重要沒有口是心非,沒有撒謊的成份,海外中文媒體屢次採訪中共官員,多半也會得到類似的流氓式的統一口徑。

然而,我們同樣深爲憂慮的是,中共治下的官員正在極其危險而不自知的维护着党天下:俗话说“兼听则明”,一个人得到两个相反的观点,并且认为都有道理的话,他就必须开始自己真正的独立的理性的思考来做取舍。而中共的一言堂和信息封锁、过滤造成“信息严重不完整”,实际上切断了人们做出正确判断的必要条件。再聪明的大脑,再有独立思考的愿望,也逃不出“无米之炊”的尴尬,这样的思考也就谈不上是真正“独立理性”的思考。因此,才會有王歆們的“610是取缔邪教的;法轮功自伤自残,是X教等等”云云。這些真正的流言蜚語正是中共想要的,其實把所有中共說別人的話,去掉原來所指的對象,換作它自己,正是貼切不過。比如,中共邪黨自傷自殘,是邪教。所謂延安整風以來,它不就在搞内部分裂,殺人麽?同時殘害了人性。一直到現在,從未停止過黨爭。而所謂“骂着拥护共产党”,也正是共产党长期改造人民思想的典型结果,純是一種扭曲的心態罷了!

比如這一句,“既然法轮功的师父神通广大,就让他来救张伟杰。”也正是地地道道的黨文化思維模式了,今天的人们,除了少数心里还遵从传统道德约束的人,更多的人是觉得道德、良心能值几分钱?中共的无神论、唯物论、不讲天理,不讲道德,教育出来的就是这种为了钱,为了个人利益,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人。

總之,一个相信天理,相信人伦人性的社会,不可能大面积干出这种伤天害理、泯灭人性的事情。而党话大举入侵私人空间的结果是:正常的社会结构、家庭生活、思想感情全部被党文化污染,人们失去了据以评判中共政权的重要参照体系。這也就是武汉市长热线沒有反饋、人大代表們不能一呼百應的根本原因。也正是中國社會癥結之所在,黨文化無處不在的洗腦造成了人倫、家庭、社會、道德的種種悲劇,正在上演,結局難以逆料,如果人們不趕快覺醒,退出中共的話,當歷史翻過這一頁,誰做的都的去承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