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人专栏】肉啊肉,想说吃你不容易

2007-03-20 20:49 作者:天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据大陆《经济参考报》3月20日报道:近年来,“病害肉”、“黑心肉”流入市场的报道屡见不鲜。那么,为何这一状况屡禁不止呢?日前,记者采访了河北省一些基层动物检疫工作人员。他们告诉记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检疫部门和被检疫对象存在一种“相互依赖”的共存关系,而形成这种关系的原因,是因为国家的一些政策没有在基层得到真正的落实。他们认为,只有实实在在地加强基层动物检疫建设,检疫领域的一些弊端才能得到遏制。

今年1月底,与栾城县同属石家庄市的新乐市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曝光,这个市的一些家庭作坊,专门从事死猪肉的生产加工,制成产品后销售到北京、天津、石家庄、保定等地。而这些死猪肉在流向市场时,都能拿到货真价实的检疫证明。

栾城县基层动物检疫工作人员反映说,新乐病死猪肉事件只不过是揭开了基层动物检疫现状的冰山一角,正是由于政策没充分落实等方面原因,检疫部门和被检疫对象存在着一种“相互依赖”的默契,这就使得一些不合格的肉类及肉产品能够源源不断地流向市场。据基层动物检疫人员说,目前,基层检疫人员的全部收入都来自于收取的检疫费。在这种情况下,收的检疫费越多,罚款也就罚得越多,就意味着检疫人员的工资越高,这就给一些不法商贩留下了可以钻的空子。栾城县动物防疫监督站一位分站站长说,按照规定,病死的和死因不明的动物必须销毁,但在一些地方实际执法过程中并没有那么严格。

新乐的病死猪肉都有合格的检疫证明,这说明检疫部门和“黑作坊”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微妙的“猫鼠同眠”的局面:检疫部门靠罚款生存;“黑作坊”靠交罚款生存。假如检疫部门严格执法,每次将查获的问题肉销毁,“黑作坊”就得倒闭,检疫部门就从此失去了一大块儿“肥肉”。这样一来,彼此“损失”都很巨大。因此,在这种利益格局下,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相安无事。

按照国家要求,生猪必须到定点屠宰场集中检疫、集中屠宰。这样,基本可以保证猪肉的质量。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栾城县基层动物检疫工作人员反映,生猪全部进了定点屠宰场,检疫费将被定点屠宰场收取,他们将无一分所得。如果要照章办事,就等于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所以他们并不按照规定执行。基层检疫人员告诉记者,定点屠宰场有必要的设备和一系列的检疫程序,生猪到定点屠宰场集中屠宰、集中检疫,出来的肯定是放心肉。但目前农村的生猪许多都进不了定点屠宰场,农民或者小贩自己杀了就去集市上出售,再由检疫人员靠肉眼来检疫,认为合格后盖章、出检疫票,然后收检疫费。当然,凭肉眼检疫也能发现一部分问题,但很多病凭肉眼是看不出来的,肯定存在一定的隐患。而如果这些生猪真的送进了定点屠宰场,检疫费被屠宰场收取,唯一的一块收入就没有了,检疫人员只能去喝西北风。“我们现在每天最愁的就是去哪里收钱,你不让他们生存,我们也生存不下去。”检疫人员无奈地说。

据了解,今年1月份,石家庄市政府做出决定,一个县只能设立一个定点屠宰场,凡是不在定点屠宰场宰杀的、私屠乱宰的生猪,检疫部门一律不准盖章,并通知对口单位贸易部门前去打击。但据栾城县基层检疫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规定操作性不强,一个县几百个村子,不进定点屠宰场的生猪太多,单凭一个贸易部门几个人根本是管不过来的。一旦大部分没有进定点屠宰场的猪肉进入了市场,没有基层检疫人员检疫把关,造成的后果可能更严重。而且,从个人利益角度出发,真要认真执行了这个规定,他们那惟一一点可怜的收入也就没有了,因此谁也不会这么做。

据统计,栾城县共有七个动物防疫监督分站。记者走访了其中的窦妪分站和楼底分站,而这两个分站都是大门紧闭,空无一人。被采访的检疫人员说,每个分站都是这种情况,尽管按规定要有人值班,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执行。楼底分站是栾城县动物防疫监督的“样板”站,去年建起的二层办公楼很新,实验室、仪器室、会议室等各个办公室齐全。当记者来到的时候,发现整个单位只有一名看门的老头。看门老头告诉记者,这个楼其实就是一个花架子,外边看着好看,里边什么都没有,而且夏天无电扇、冬天无暖气,谁来都冻得坐不住,因此几乎没有人来上班。

这几年,国家、河北省以及石家庄市对基层分站建设非常重视。2003年和2004年,河北省和石家庄市先后发文,要求建立市、县两级动物防疫监督站,人员工资及日常运转费用,实行财政全额预算管理。但据基层动物检疫人员说,目前,他们的人员收入主要依靠收取检疫费来维持。城关分站的一位工作人员说,由于养殖业不景气,国家收费也越来越规范,能收上来的钱越来越少。2005年10月,她领到的工资才2.45元,11月是30元,12月是80元。2006年1月,分站6名工作人员,工资最高的为182元,最低的仅有33元。

据介绍,从去年4月起,经检疫人员多次向县里反映后,栾城县决定每年从财政拿出15万元,用于全县基层动物检疫人员的养老保险,他们才不用自己缴纳。即使这样,据检疫人员介绍,他们的平均工资一个月也就三四百元。

看完以上报道,不禁让人想起今年1月初,北京全市疯传一则短信:前一阶段,北京通州有一批病死猪,死因不明,去向不明。所以近阶段,少到外面吃有猪肉的菜,少买肉肠、火腿等熟食,如果自己做饭买肉,一定到正规大商场去买。12日,北京所有医院刚开完紧急会云云。那一时期,北京城真是“风声猪唳”、人人自危,各大农贸市场的猪肉及肉制品销售额大幅下滑,闹得牛羊肉价格大幅上扬,顿时成了“香肉肉”。结果北京市卫生局连忙表态:北京没有发生由于食用猪肉而引起的任何疫情,短信内容不属实。17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对记者表示,手机短信内容不符合事实,卫生部门已经澄清了,“此外,没有什么可说的”。而医院方面也紧急辟谣,纷纷表示“没听说过。”可即便如此,人们心中的疑虑仍未消除。

如今,《经济参考报》终于打开了这个“潘多拉”魔盒,告诉我们,“问题肉”远远比我们想象得要严重许多!由此看来,1月初北京的短信“谣传”绝非空穴来风。其实,不光是肉类及肉制品,其他的食品也一样存在这样和那样的问题。

咱们中国有句古语: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看看我们的周围:医院人满为患;人到中年“归天”。以往只属于老年人的疾病,很多年轻人也“提前”得上了。共匪这些年来不顾人民的身体健康,以破坏生态环境和教唆百姓盲目拜金为代价谋求所谓的经济发展。一来满足自己不断膨胀的贪欲,二来好在世界上炫耀:我共匪不仅擅长搞运动,也能创造经济奇迹。可时间一长,恶果就逐步显现出来了:我们在越来越丰富的食品面前,真不知道该吃什么好。

现在,共匪它是“名利双收”了,可却苦了大陆的百姓们。因为人人都得吃饭,总不能为了“防毒”把脖梗扎起来吧?(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