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章含之女士出书披露与毛的交往

2007-03-18 04:27 桌面版 正體 44
    小字
坐在从南京去北京的火车上,一口气读完章含之女士著的“跨过厚厚的大红门”一书,不禁仰天长叹,悲愤万分,掩卷深思,一幅可怕的历史情景出现在我的眼前:

  大淫夫,大恶棍,大国贼毛泽东早早瞄上了清纯,可爱,年轻美丽的章含之小姐。毛泽东斗垮政敌有一套阴谋诡计,搞女孩子也有一手雕虫小技。在1963年12月26日毛泽东70岁寿日的前几天,毛泽东邀请章士钊等四位党外人士参加毛泽东的生日宴请,并允许他们四人可以各带一位子女。(毛泽东生前,举办过不下于数十次他自己的的生日宴请,唯有这次要客人带上他们自己的子女赴宴,为章含之走入毛泽东的生活圈子设下了陷阱。)到了毛泽东的生日那天,章士钊自然带上了在他身边的唯一孩子章含之赴宴。毛泽东借机要章含之教他学英语。(其实,那时毛泽东已经有私人英语教师林克先生。用章含之她自己的话讲,“许多年之后的今天,我才意识到那时毛泽东大概处於低潮的思考时期,他找我学英语是一种消遣”**假如章含之脸蛋长得不漂亮,毛泽东就决不会找她去所谓的”消遣“了。)以后,章含之多次在周末去中南海毛泽东住处单独和毛泽东吃饭。淫鬼毛泽东,一定在某次和章含之小姐吃饭时,在章含之用的饭菜里,参放了一定数量的安眠药,毛泽东趁章含之失去直觉时,强占奸污了章含之。


章含之女士

  事后,章含之女士含着眼泪把她自己不幸被毛泽东奸污一事告诉了她自己的丈夫。一国之暴君盯上了章含之,作为她的丈夫只能默默承受。章含之夫妇依旧相敬相爱。从此,毛泽东这支毒恶的黑手,一直在背后操持破坏扯散章含之和她第一任丈夫的婚姻关系。1972年九月的一天,毛泽东在会见外宾之后,当着周恩来,廖承志等人的面,“直视着我说‘我的章老师啊,我说你没出息是你好面子,自己不解放自己!你的男人已经同别人好了,你为什么不离婚?’**1972年,已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有多少共产党老干部被“文革运动”整得死去活来(如毛的“老战友”彭得怀),毛泽东不去关心一下;有多少千千万万的贫民家庭被“文革运动”整得支离破碎,毛泽东不去关心一下;整个国家的“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毛泽东不去关心一下,却对普普通通的一位英语教师章含之的家庭婚姻状况了如指掌,并直接干涉,可见,毛泽东对章含之女士是多么钟情爱慕?!

  最后,“在分居三年之后”的“政治压力下”**,章含之和她的先生办了离婚手续。“就在这同一天深夜,实际上是第二天凌晨,急促的门铃把我惊醒。毛主席也听到了我办完离婚手续的消息,派人送来了一筐红苹果。来人说主席祝贺我自己解放自己了。”**章含之依依不舍地同她的先生办了离婚手续(章含之在书中说“我没有想到过婚姻会破裂”**),章含之肯定还没有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毛贼东这恶棍,就急不可待地派人送红苹果来祝贺章含之成为自由自在的单身女。**果然,当章含之和乔冠华相互爱慕升华为爱情一事暴光被毛泽东知道后,毛泽东“很失望和生气”,即刻派人来向章含之“发出了警告”,“说毛主席鼓励我,祝贺我解放自己,是希望我(章含之)为他(毛泽东)好好工作,没有让我马上跳上乔老爷的船和他谈情说爱,同他(乔冠华)结婚。”**很明显,毛泽东不希望章含之女士同别的男人恋爱结婚,而毛泽东有长期霸占章含之女士为自己享用的强烈企图。

  尽管“最高领导”给章含之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但章含之和乔冠华的爱情比先前更加深情和坚贞。不久,毛泽东使出了更恶毒的“分离计”。1973年6月的一天,毛泽东点名要章含之出任加拿大当大使。当章含之听到这消息时“顿时愣住了,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毛泽东决心要拆散这对已经难分难解的情侣。为了与乔冠华结婚永远相守在一起,章含之勇敢地向“毛主席请求不去当这个女大使,毛主席并未坚持(他事前作出的决定)。”**我们看到,自从1958年毛泽东在中共党内成为不可一世的“一言堂”之后,毛泽东作出的“决定”,别人从来只有“唯唯诺诺服从”的份,哪个人来敢半点“对抗服从”?哎,毛泽东这会收回了他自己作出的“决定”,可见,毛泽东这位在中共党内生活中“说一不二”的暴君,在毛泽东要追逐的女人面前,却显得是一个非常可怜巴巴的“弱男人”。事后,毛泽东“激动地对我(章含之)说‘你不听我的话,你的心里没有我!’”**这哪像“伟大领袖”对革命群众的“淳淳教导”,分明是一位流氓恶棍在追逐调戏良家女子不成时的自我慰藉、自我作贱。

  毛泽东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没有多久,章含之的“通天朋友”来找章含之“打招呼”,说“外交部可能要出大事。右倾错误是肯定的,乔冠华也肯定要涉及,要受批判。她说要我(章含之)有思想准备,究竟是站在革命路线一边(即跟毛泽东走)还是死心塌地跟乔老爷走”**一周之后,乔冠华“被点名为‘乔老爷的贼船’”。堂堂的外交部长乔冠华被“最高领导”定性为“贼船”(如同刘少奇被定性为“大工贼”),一个“贼”字,乔冠华非被整的“死去活来”不可。毛泽东向他的“情敌----乔冠华”,打出了狠狠重重的一拳! 毛泽东在“攻击批斗”乔冠华的同时,伸出了拉拢引诱章含之女士之手。就在同时间,外交部里的那位“通天人物”(毛泽东的远房女亲戚),带来了“最高领袖”的“指示”:希望章含之女士在外交部里好好“工作”,成为“最高领袖”在外交部的“代言人”。 毛泽东以“外交部的代言人”的高官来诱惑章含之。这“外交部的代言人”的地位和权力比“外交部长”和“外交部党组书记”要大得多。我们知道,有一位长得非常美丽漂亮名叫谢静宜的女士,被毛泽东看上了,并和毛泽东发生了亲密的肉体关系,后来谢静宜女士被毛泽东派去北京大学做领导,成为毛泽东在教育系统的“代言人”。在几年之后的“批周批邓运动”中,谢静宜起着非常恶劣的“急先锋”作用。章含之不是谢静宜,章含之就是章含之,章含之有着高尚的人格。章含之婉转谢绝了外交部“通天人物”的来意。然而,毛泽东是魔鬼,毛泽东是“迫害狂”。谁进入了毛泽东的魔窟,谁就再也不能好好地正常生活了。章含之女士含着痛苦的泪血写到:“从我入外交部那天起,我就已陷入了她(毛泽东的那位远房亲戚)的摆布之中,直至最后在她和她的亲密夥伴的手掌中毁灭!”**“毛主席的一句话把冠华和我打进了十八层地狱”**,“我同冠华十年夫妻,竟有八年共同经受了难以言表的折磨和屈辱。”** MZD4 2003年九月初 草于北京

  补记: 由於章含之女士生活在中国,像绝大多数中国人民一样长期受到共产党欺骗宣传,还完全摆脱不了“毛泽东个人崇拜迷信”的精神桎梏,不能更深一步揭露批判暴君毛泽东和共产党对章含之女士个人家庭和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恶。虽然章含之女士的身体早已“跨过了那厚厚的大红门”,但我决不敢就此断定章含之女士的“心灵世界”,是否也已经“跨过了那厚厚的大红门”? MZD4 2003年12月18日 于加拿大

  外交部里的那位“通天人物”(毛泽东的远房女亲戚)就是王海蓉。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神韻
神韻作品
feitian.edu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