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深圳医院黑心手术 为夫献肝夫亡妻丢肾

2006-12-17 07:29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两年前,大陆官方媒体广泛报道了发生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一对“肝胆相照”夫妻的悲惨遭遇:丈夫崔建军患肝硬化晚期,妻子杨洁捐出1/3的肝给丈夫做肝移植手术,医生称手术非常成功,然而丈夫死了,死时胸腔还未缝合,而他的眼角膜却不见了,妻子2/3的肝脏也不知去向。

近日,大纪元跟踪采访了受害人杨洁,发现了更多黑幕:杨洁的一个肾脏和她的2/3的肝脏、肝管、胆管及胆囊等器官,在那次手术中全被偷走摘除了,而她丈夫的遗体在未经家属许可下,被医院强行火化。几年来杨洁拖着病残的身体,一面抚养两个双胞胎儿子,一面为其遭受的“活体试验”申诉。然而投诉无门上访无路的她,目前处于被国保严密跟踪和变相软禁中。下面请看大纪元的详细报道。

术后方悉惊天骗局

据杨洁讲述,她出生于陕西,与崔建军曾是一对被喻为肝胆相照的夫妻。崔生前在中铁建工集团(深圳)工作,她曾任教师。03年7月8日崔被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确诊为患肝硬化晚期,且院方告知,挽救生命的唯一办法是做肝脏移植手术,医院做过这类手术。杨洁验血后,医院表示与其丈夫的血型相同,只有她能救老公。

杨洁因顾虑几十万元的手术费而迟迟未做决定。但院方催促他们,说是可以先挂帐,还可以减免,并许诺术后有一级、特级护理等等。杨洁出于对家庭的爱,愿自己作出牺牲来延长其夫的生命,遂决定捐出自己1/3的肝脏给老公。院方定于2003年9月6日给崔杨二人做移植手术。

杨洁回忆到,当她在手术台上被注射嘛药后,护士即拿来手术协议书,让她签字,她刚签了字,就不省人事了。

杨洁术后醒来后在病房里被告知:手术非常成功,深圳电视台都报道了。当时的她非常感激,还对医生说,要好好宣传一下医院的精神……。可同病房的一个孩子告诉她:在电视报道中并没看到她老公,于是她就问护士,她老公在哪,被告知:在重症病房受到很好的监护,但不让她去看。

杨洁说:“两天后,依然不让我看老公,就起了疑心,于是自己悄悄摸索到重症病房,想看看老公的情况。”

她到那里所看到的是:一个姓金的护士正在哭,已死的老公,腹腔整个被刀拉开,刀口长长的,在刀口上只是拉了一大针,用纱布裹着,并没有一针一针的正常逢合;两只眼睛分别被纱布蒙着,从两眼到两耳根都有流过血的痕记;脸大的都变形了,装尸体的袋子里满满的一袋子血,死状惨的……

杨当场就要求做尸检,然后就昏过去了,等她苏醒后方知:院方已擅自将死者的尸体火化了。医院也没事先咨询死者的亲属——崔的父母的意见,家人要做尸检已不可能。

杨洁回忆,当时她自身的状况是:“身上的刀口长的不敢看,身体极度虚弱,老公惨死的恐怖景象让我日夜无法入眠,我的震怒、悲愤和无助感受,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

杨洁告诉记者,善良的她当初还对医生说,既然老公已死,那么她捐出的部分肝脏就给需要的人吧,当时大夫表示不能用了。

杨:“在后来的全面检察中,发现自己不仅肝脏被切除了近2/3,单肾竟然也不翼而飞,相连的动脉、静脉血管、肝管、胆管和胆囊均被切除……”
       
杨洁表示,在她住院期间获知,就在她和老公做手术的那两天,其他病房有人做眼角膜移植手术,所以她有理由怀疑,医院未经本人和家属同意,就摘除其夫眼角膜,并有盗走其他器官谋利的嫌疑,其夫死的真是不明不白。

杨洁指出,术后的每一天,她都像生活在噩梦中,她说自己从医院能出来,真是九死一生,她回想着术前术后所涉的每件事,她感到医院的说法经常前后矛盾,同一个大夫前后说的都不一致,不同的大夫说的也不一致,她本人又经多方调查询问,逐渐的她发觉整个事件的背后隐藏着惊天黑幕。

杨洁提出以下质疑:一.为什么在注射嘛药后,才让我在协议书上签字?二.我们要做的仅是肝移植手术,那他死后,眼睛有流血的痕迹,且用纱布蒙着,如何解释?三.本人要捐的只是1/3肝脏给老公,为什么单肾也被摘、其它部分被切除,去向哪里?四.医院有责任和义务告诉我手术中发生的一切,我也有权力讨要真相,可至今院方为什么不给出任何负责任的说法?五.为什么没有家属签字,就将死者尸体火化?焚尸灭迹的目的是什么?六.为什么把当初的病历都改了?七.为什么在抢救记录里有我 “拒绝尸检”的签字?八.为什么我老公死后,当地急忙将他的户口注销,身份证吊销。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

媒体质疑

杨洁由于手术创伤极大,术后累计住院养伤近一年。她对大陆媒体报导的关于她“手术成功”提出强烈质疑。她于04年5月出院后,将事件诉诸法律,却受到来自医院、卫生部和司法系统的重重阻挠。其间被踢来踢去,她作为受害者始终告状无门。

杨洁说:“在医院真是死里逃生,术后就像个废人,什么也干不了,腿软软的,只能躺在床上,四肢总是发嘛,站不稳,经常摔倒;那年才38岁,做完手术例假就没有了,到现在也没有,那就是更年期嘛。”

杨洁指出,中国法制报曾报导过此案,说深圳市政府规定,医院系统四年内出一个科研成果,就奖励400万元;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肝胆胃科在她身上做的器官移植手术,是按科研攻关项目上的。

杨洁认为:“医院以救人为借口,以欺诈的手段把他们夫妇搞成一死一残!医院从院长到医生众口一词说是手术成功了,拿到了政府400万奖金,还让电视台报导出去,报导中只字不提我老公的残死,实际是把我的器官移植给别人,我没死,这是他们指的成功!”

“当年日本的731部队在中国做人体实验,它是只害命,现在中国人自己的医院却谋财又害命,比日本人还狠毒多少倍!”

“香港罗湖口岸与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很近,香港人到深圳做移植已不是秘密,我听说我的器官就是被移植给了香港人,如果你认为我说话没根据,那你拿出反驳我的证据来,为什么把封存的相关病历都改了,不敢做尸检,还把最好的证据给销毁了,是谁心里有鬼?!”

杨洁在采访中说:“我这个事在中国就没有媒体给报导,中央电视台有个节目叫<感动中国>,凡是听过我的事的人,上至老人,下至小孩,都说我傻,都很感动,我怎么就感动不了<感动中国>? 他为什么就不敢给我报导呢?”

诉诸法律受阻

杨披露: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在03年9月打算给她减免一大笔手术费作为补偿,但她坚决拒绝,出院后她开始了四处奔走求助,打算在深圳打官司。

杨最初请的律师曾指出:未经家属签字就将遗体火化,这绝对不符合善后程序,院方的做法令人怀疑。纵览崔建军的所有病历,里面存在多处伪造嫌疑,比如,护士、医生前后签名不一致。但由于死者遗体已经火化,要找出事件真相实在相当困难。 
杨洁透露,后来当真正要进入司法程序时,才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医院要么不提供原始病历,要么提供伪造病历;卫生部要她做医疗鉴定,法院又以证据不足为由不受理;律师被收买,不再见她,她被踢来踢去……

她指出:“我这个案子一旦上了法庭,他怎么判呀?世界上动物都不能搞这种实验,日本731在中国东三省搞人体实验,几十年过去了,中国人还和它算帐呢,我好好的人,他拿我们活人搞实验,这怎么定性呀,这是很丑的事。所以他最怕这件事进入法庭审理程序,就故意这边卡你,那边卡你。”
       
杨洁对做医疗鉴定表示:“我可不追究手术的过程,我就要求看看你切除我的2/3肝,给我老公移植了没有?看看他的眼角膜还在不在?在没有我本人签字的情况下,把尸体偷偷火化了,这本身就是无证的事实!”

杨洁分别在广东和深圳特区打官司都遇到同样的压力,她表示,法院就是采取拖的方式欲把受害人拖垮。她不得不回老家陕西咸阳继续申诉。在多次申诉无果后,她被逼上进京上访之路。

“不是人过的上访日子”

杨洁在走司法途径不通的无奈下,被逼进访民之列,她饱受陕西咸阳当地政府要挟、欺压,却始终不为利诱所动,只要真相大白于天下。在京上访期间,她多次试图拦截中共最高当权者的座车、闯中南海、金水桥等地;试图在天安门广场等地自焚以引起当局的关注,结果却适得其反,目前处于被当局24小时监控中。

据杨洁讲述,她因对深圳和咸阳两地政府的绝望,从04年10月开始进京告状。当即就被7,8个公安押回原籍,关在看守所10天。出来后还有便衣监视。因她不惧生死,只要申冤,出来后继续返京,又被截回,关在拘留所10天,这次出来她为摆脱监控,愤然直奔北京——未回家拿任何出门用具,结果还是被暴力截回,关在一招待所里10天。

杨洁控诉到:她多次被关,不论是在拘留所,还是看守所,男女都是关在一起的。
        
她的不屈抗争,使深圳和咸阳两地政府十分惧怕,官员亲自出面对她威胁利诱、要挟、恐吓并用。

杨洁透露,她有两个上大学的儿子,深圳和咸阳两地官员互相勾结,以各种方式威胁她不成,又以不给她低保要挟,她表示自己就是在北京讨饭,也要告状到底。咸阳市政府官员便威胁她说:你再不听话,我们就到你儿子学校去闹,让他们身败名裂。

06 年9月咸阳方面给杨透露,深圳方面拟给杨40万,作为封口费,一次性给她20万;但同时又告诉她,这笔钱已转到咸阳市政府手里,他们已扣掉5万元的办案费 ——截访杨洁的花费。其余的钱也不能给她,要看杨的表现,表现好呢,给一百、二百的,表现不好,一分不给。想要钱还有条件,签协议书——保证不再上访。

杨洁说她不顾一切于06年9月26日再闯中南海,据她透露,被驻京的当地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检察院的官员共10几个人哄骗回去,一回咸阳又被关15天。

杨被放出来后,10月15日咸阳市秘书长找到她说,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四个院长因她的事,还有其它事都受到处罚了。

定性为非正常上访

杨洁透露,06年5月安南到访北京,她闯入金水桥附近抗议喊冤,被警察抓住,本应判三年劳教,当警察听过她的冤情,表示同情,悄悄把她放了。

杨洁指出,在京喊冤期间,不得不采取极端自残的方式,如自焚、截中共最高头子的座车、闯他们的中南海驻地,以引起关注,使她得以申冤。这使咸阳地方政府官员恐惧异常,派出重兵对付她一个弱女子。

她告诉记者,06年11月15日,当她摆脱监控,准备再次进京时,当地政府如临大敌:有西安方面的、咸阳方面的100多名公安特警出动,搜查机场、火车站和招待所等地,将她捉住后押回住地,有多名便衣24小时跟踪、监视至今。

当地政府已明确告诉她:她再上访就按非正常上访处理,即判劳教一年半。对此,她气愤的表示,如果冤案地方上给解决了,何必跑北京;如果北京信访部门把案子当回事,给解决了,谁会冒生命危险去北京截中共头目的座车?!

据知情者透露,杨洁案背后有很大疑团,杨洁本人在不知情下,一只肾不翼而飞,不知去向,这是明摆着的事实,听她讲她老公死的很惨,眼角膜似被摘、腹腔被大开,尸体极度恐怖、吓人,又被强行火化,死无对证,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这正是杨坚持申冤的支撑,也是当局当前最怕曝光的邪恶内幕。

大纪元记者致电咸阳市政法委办公室(29-33210732),接电话的官员表示:知道杨洁的情况,说是政府各级领导都挺重视她的,给她提供各种照顾。记者问:请你谈谈照顾她的具体方式,该官员即挂了电话。咸阳市信访办办案科(29-33210244)的接电话官员表示杨的案子有专人管,他不知情。咸阳市政府办公室(29-33210738)和咸阳市公安局(29-33880116)均表示领导不在,得问领导。
来源: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