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深圳醫院黑心手術 為夫獻肝夫亡妻丟腎

2006-12-17 07:29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兩年前,大陸官方媒體廣泛報導了發生在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一對「肝膽相照」夫妻的悲慘遭遇:丈夫崔建軍患肝硬化晚期,妻子楊潔捐出1/3的肝給丈夫做肝移植手術,醫生稱手術非常成功,然而丈夫死了,死時胸腔還未縫合,而他的眼角膜卻不見了,妻子2/3的肝臟也不知去向。

近日,大紀元跟蹤採訪了受害人楊潔,發現了更多黑幕:楊潔的一個腎臟和她的2/3的肝臟、肝管、膽管及膽囊等器官,在那次手術中全被偷走摘除了,而她丈夫的遺體在未經家屬許可下,被醫院強行火化。幾年來楊潔拖著病殘的身體,一面撫養兩個雙胞胎兒子,一面為其遭受的「活體試驗」申訴。然而投訴無門上訪無路的她,目前處於被國保嚴密跟蹤和變相軟禁中。下面請看大紀元的詳細報導。

術後方悉驚天騙局

據楊潔講述,她出生於陝西,與崔建軍曾是一對被喻為肝膽相照的夫妻。崔生前在中鐵建工集團(深圳)工作,她曾任教師。03年7月8日崔被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確診為患肝硬化晚期,且院方告知,挽救生命的唯一辦法是做肝臟移植手術,醫院做過這類手術。楊潔驗血後,醫院表示與其丈夫的血型相同,只有她能救老公。

楊潔因顧慮幾十萬元的手術費而遲遲未做決定。但院方催促他們,說是可以先挂帳,還可以減免,並許諾術後有一級、特級護理等等。楊潔出於對家庭的愛,願自己作出犧牲來延長其夫的生命,遂決定捐出自己1/3的肝臟給老公。院方定於2003年9月6日給崔楊二人做移植手術。

楊潔回憶到,當她在手術台上被注射嘛藥後,護士即拿來手術協議書,讓她簽字,她剛簽了字,就不省人事了。

楊潔術後醒來後在病房裡被告知:手術非常成功,深圳電視臺都報導了。當時的她非常感激,還對醫生說,要好好宣傳一下醫院的精神……。可同病房的一個孩子告訴她:在電視報導中並沒看到她老公,於是她就問護士,她老公在哪,被告知:在重症病房受到很好的監護,但不讓她去看。

楊潔說:「兩天後,依然不讓我看老公,就起了疑心,於是自己悄悄摸索到重症病房,想看看老公的情況。」

她到那裡所看到的是:一個姓金的護士正在哭,已死的老公,腹腔整個被刀拉開,刀口長長的,在刀口上只是拉了一大針,用紗布裹著,並沒有一針一針的正常逢合;兩隻眼睛分別被紗布蒙著,從兩眼到兩耳根都有流過血的痕記;臉大的都變形了,裝屍體的袋子裡滿滿的一袋子血,死狀慘的……

楊當場就要求做屍檢,然後就昏過去了,等她甦醒後方知:院方已擅自將死者的屍體火化了。醫院也沒事先諮詢死者的親屬——崔的父母的意見,家人要做屍檢已不可能。

楊潔回憶,當時她自身的狀況是:「身上的刀口長的不敢看,身體極度虛弱,老公慘死的恐怖景象讓我日夜無法入眠,我的震怒、悲憤和無助感受,無法用語言表達清楚……」

楊潔告訴記者,善良的她當初還對醫生說,既然老公已死,那麼她捐出的部分肝臟就給需要的人吧,當時大夫表示不能用了。

楊:「在後來的全面檢察中,發現自己不僅肝臟被切除了近2/3,單腎竟然也不翼而飛,相連的動脈、靜脈血管、肝管、膽管和膽囊均被切除……」
       
楊潔表示,在她住院期間獲知,就在她和老公做手術的那兩天,其他病房有人做眼角膜移植手術,所以她有理由懷疑,醫院未經本人和家屬同意,就摘除其夫眼角膜,並有盜走其他器官謀利的嫌疑,其夫死的真是不明不白。

楊潔指出,術後的每一天,她都像生活在噩夢中,她說自己從醫院能出來,真是九死一生,她回想著術前術後所涉的每件事,她感到醫院的說法經常前後矛盾,同一個大夫前後說的都不一致,不同的大夫說的也不一致,她本人又經多方調查詢問,逐漸的她發覺整個事件的背後隱藏著驚天黑幕。

楊潔提出以下質疑:一.為什麼在注射嘛藥後,才讓我在協議書上簽字?二.我們要做的僅是肝移植手術,那他死後,眼睛有流血的痕跡,且用紗布蒙著,如何解釋?三.本人要捐的只是1/3肝臟給老公,為什麼單腎也被摘、其它部分被切除,去向哪裡?四.醫院有責任和義務告訴我手術中發生的一切,我也有權力討要真相,可至今院方為什麼不給出任何負責任的說法?五.為什麼沒有家屬簽字,就將死者屍體火化?焚屍滅跡的目的是什麼?六.為什麼把當初的病歷都改了?七.為什麼在搶救記錄裡有我 「拒絕屍檢」的簽字?八.為什麼我老公死後,當地急忙將他的戶口註銷,身份證吊銷。好像從來就沒有這個人?

媒體質疑

楊潔由於手術創傷極大,術後累計住院養傷近一年。她對大陸媒體報導的關於她「手術成功」提出強烈質疑。她於04年5月出院後,將事件訴諸法律,卻受到來自醫院、衛生部和司法系統的重重阻撓。其間被踢來踢去,她作為受害者始終告狀無門。

楊潔說:「在醫院真是死裡逃生,術後就像個廢人,什麼也幹不了,腿軟軟的,只能躺在床上,四肢總是發嘛,站不穩,經常摔倒;那年才38歲,做完手術例假就沒有了,到現在也沒有,那就是更年期嘛。」

楊潔指出,中國法制報曾報導過此案,說深圳市政府規定,醫院系統四年內出一個科研成果,就獎勵400萬元;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肝膽胃科在她身上做的器官移植手術,是按科研攻關項目上的。

楊潔認為:「醫院以救人為藉口,以欺詐的手段把他們夫婦搞成一死一殘!醫院從院長到醫生眾口一詞說是手術成功了,拿到了政府400萬獎金,還讓電視臺報導出去,報導中隻字不提我老公的殘死,實際是把我的器官移植給別人,我沒死,這是他們指的成功!」

「當年日本的731部隊在中國做人體實驗,它是只害命,現在中國人自己的醫院卻謀財又害命,比日本人還狠毒多少倍!」

「香港羅湖口岸與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很近,香港人到深圳做移植已不是秘密,我聽說我的器官就是被移植給了香港人,如果你認為我說話沒根據,那你拿出反駁我的證據來,為什麼把封存的相關病歷都改了,不敢做屍檢,還把最好的證據給銷毀了,是誰心裏有鬼?!」

楊潔在採訪中說:「我這個事在中國就沒有媒體給報導,中央電視臺有個節目叫<感動中國>,凡是聽過我的事的人,上至老人,下至小孩,都說我傻,都很感動,我怎麼就感動不了<感動中國>? 他為什麼就不敢給我報導呢?」

訴諸法律受阻

楊披露: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在03年9月打算給她減免一大筆手術費作為補償,但她堅決拒絕,出院後她開始了四處奔走求助,打算在深圳打官司。

楊最初請的律師曾指出:未經家屬簽字就將遺體火化,這絕對不符合善後程序,院方的做法令人懷疑。縱覽崔建軍的所有病歷,裡面存在多處偽造嫌疑,比如,護士、醫生前後簽名不一致。但由於死者遺體已經火化,要找出事件真相實在相當困難。 
楊潔透露,後來當真正要進入司法程序時,才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醫院要麼不提供原始病歷,要麼提供偽造病歷;衛生部要她做醫療鑑定,法院又以證據不足為由不受理;律師被收買,不再見她,她被踢來踢去……

她指出:「我這個案子一旦上了法庭,他怎麼判呀?世界上動物都不能搞這種實驗,日本731在中國東三省搞人體實驗,幾十年過去了,中國人還和它算帳呢,我好好的人,他拿我們活人搞實驗,這怎麼定性呀,這是很醜的事。所以他最怕這件事進入法庭審理程序,就故意這邊卡你,那邊卡你。」
       
楊潔對做醫療鑑定表示:「我可不追究手術的過程,我就要求看看你切除我的2/3肝,給我老公移植了沒有?看看他的眼角膜還在不在?在沒有我本人簽字的情況下,把屍體偷偷火化了,這本身就是無證的事實!」

楊潔分別在廣東和深圳特區打官司都遇到同樣的壓力,她表示,法院就是採取拖的方式欲把受害人拖垮。她不得不回老家陝西咸陽繼續申訴。在多次申訴無果後,她被逼上進京上訪之路。

「不是人過的上訪日子」

楊潔在走司法途徑不通的無奈下,被逼進訪民之列,她飽受陝西咸陽當地政府要挾、欺壓,卻始終不為利誘所動,只要真相大白於天下。在京上訪期間,她多次試圖攔截中共最高當權者的座車、闖中南海、金水橋等地;試圖在天安門廣場等地自焚以引起當局的關注,結果卻適得其反,目前處於被當局24小時監控中。

據楊潔講述,她因對深圳和咸陽兩地政府的絕望,從04年10月開始進京告狀。當即就被7,8個公安押回原籍,關在看守所10天。出來後還有便衣監視。因她不懼生死,只要申冤,出來後繼續返京,又被截回,關在拘留所10天,這次出來她為擺脫監控,憤然直奔北京——未回家拿任何出門用具,結果還是被暴力截回,關在一招待所裡10天。

楊潔控訴到:她多次被關,不論是在拘留所,還是看守所,男女都是關在一起的。
        
她的不屈抗爭,使深圳和咸陽兩地政府十分懼怕,官員親自出面對她威脅利誘、要挾、恐嚇並用。

楊潔透露,她有兩個上大學的兒子,深圳和咸陽兩地官員互相勾結,以各種方式威脅她不成,又以不給她低保要挾,她表示自己就是在北京討飯,也要告狀到底。咸陽市政府官員便威脅她說:你再不聽話,我們就到你兒子學校去鬧,讓他們身敗名裂。

06 年9月咸陽方面給楊透露,深圳方面擬給楊40萬,作為封口費,一次性給她20萬;但同時又告訴她,這筆錢已轉到咸陽市政府手裡,他們已扣掉5萬元的辦案費 ——截訪楊潔的花費。其餘的錢也不能給她,要看楊的表現,表現好呢,給一百、二百的,表現不好,一分不給。想要錢還有條件,簽協議書——保證不再上訪。

楊潔說她不顧一切於06年9月26日再闖中南海,據她透露,被駐京的當地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檢察院的官員共10幾個人哄騙回去,一回咸陽又被關15天。

楊被放出來後,10月15日咸陽市秘書長找到她說,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的四個院長因她的事,還有其它事都受到處罰了。

定性為非正常上訪

楊潔透露,06年5月安南到訪北京,她闖入金水橋附近抗議喊冤,被警察抓住,本應判三年勞教,當警察聽過她的冤情,表示同情,悄悄把她放了。

楊潔指出,在京喊冤期間,不得不採取極端自殘的方式,如自焚、截中共最高頭子的座車、闖他們的中南海駐地,以引起關注,使她得以申冤。這使咸陽地方政府官員恐懼異常,派出重兵對付她一個弱女子。

她告訴記者,06年11月15日,當她擺脫監控,準備再次進京時,當地政府如臨大敵:有西安方面的、咸陽方面的100多名公安特警出動,搜查機場、火車站和招待所等地,將她捉住後押回住地,有多名便衣24小時跟蹤、監視至今。

當地政府已明確告訴她:她再上訪就按非正常上訪處理,即判勞教一年半。對此,她氣憤的表示,如果冤案地方上給解決了,何必跑北京;如果北京信訪部門把案子當回事,給解決了,誰會冒生命危險去北京截中共頭目的座車?!

據知情者透露,楊潔案背後有很大疑團,楊潔本人在不知情下,一隻腎不翼而飛,不知去向,這是明擺著的事實,聽她講她老公死的很慘,眼角膜似被摘、腹腔被大開,屍體極度恐怖、嚇人,又被強行火化,死無對證,這本身就很能說明問題,這正是楊堅持申冤的支撐,也是當局當前最怕曝光的邪惡內幕。

大紀元記者致電咸陽市政法委辦公室(29-33210732),接電話的官員表示:知道楊潔的情況,說是政府各級領導都挺重視她的,給她提供各種照顧。記者問:請你談談照顧她的具體方式,該官員即挂了電話。咸陽市信訪辦辦案科(29-33210244)的接電話官員表示楊的案子有專人管,他不知情。咸陽市政府辦公室(29-33210738)和咸陽市公安局(29-33880116)均表示領導不在,得問領導。
来源:大紀元記者方曉採訪報導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