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令人毛骨悚然:北京少女公车上被掐死幕后

2005-12-26 08:3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杜薇 北京十四岁中学生因一句话在公交车上被售票员掐死,同车乘客无人施援,公交公司事后恐吓受害人家属,最后北京媒体冲破新闻封锁,凶手才归案。网民指中国公众长期得不到社会公正,不愿站出来维护正义。

十四岁的北京少女毛毛(晏继勤)在公共汽车上,众目睽睽之下被售票员掐死。中国社会普通人对普通人的残暴,令人深思。

二零零五年十月四日下午三点,在北京的新街口豁口,十四岁的少女毛毛与父母一起在西单图书大厦买辅导材料后,有说有笑地跳上七二六路公共汽车,高高兴兴地回家。毛毛的父亲晏思贤是清华大学退休教授,独生女儿毛毛就读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初二级。

车上人很多,座位已满。母亲郑女士问售票员:“能不能给这位老先生找个位子?”毛毛的父亲晏思贤已经七十四岁,售票员有责任为老年人找到老人专座。对方瞟了一眼前面的老幼病残专座,那里坐着她的同事、中年女售票员朱玉琴。

朱玉琴没有为晏先生让座。老年专座背后的年轻女孩站起来,给晏老先生让座。郑女士说:“你这不是老人座还给我让位,真太感谢了!”不料此话惹恼了朱玉琴,她回过头来,瞪了她一眼。郑女士掏钱买票,从豁口到清华大学是一人一元,郑女士买了两张车票(晏教授有离休证不用买票)。

这时,朱玉琴对售票员说:“他们是在新街口(豁口的上一站,此站上车到清华大学为两元)上的车,再给她们撕两张票。”郑女士说:“我们明明是刚上车的,怎么可能是新街口上的呢?”朱玉琴向年轻售票员嚷道:“甭跟她废话,再给她们撕两张!”售票员便又撕了两张票。

郑女士又掏出两块钱。“好好好,不就是两块钱吗?你说哪儿上的就哪儿上的,不过你确实是冤枉我们了。”

站在边上的毛毛说:“妈,她们怎么这么不讲理呀,我们明明是在豁口上的嘛!”随后,她稍微压低了嗓门说:“这帮人什么玩意儿,真不是东西。”

朱玉琴听到这话后猛地站起来,大声吼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同时一手揪住孩子的头发,一手掐住孩子的脖子。

五十八岁的郑女士急忙把她拉开,气愤的毛毛想踢朱玉琴一脚,但没踢到。愤怒的朱玉琴喊了一句“你还敢打我!”又猛扑过去,再次掐住了毛毛的脖子。“你别欺负我妈妈!”这是毛毛的最后一句话。“别打孩子,要打就打我吧,她还未成年哪!”郑女士喊着拉朱玉琴的手,但拉不开。很快,毛毛的嘴唇发白,脸色时青时红,瘫软下去。

没人劝架只叫开车

郑女士大声喊:“孩子怎么啦?救命啊!”司机听到母亲不停地呼喊,才停下车。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说:“你们都走不了,要拉到总站去罚款。小孩打了我们乘务人员。”母亲央求:“能不能先把孩子送到医院?”在激烈冲突时,没有一个乘客站出来说话或劝架。后面有人大声喊:“到底开不开车?快开车!”值班的年轻售票员说:“开车!把她扔下去!”车门终于打开。毛毛的母亲说:“女儿几乎是被拖下车的。一条腿还在车轮前,车轮就动了,我赶紧把孩子的膝盖弯起来。”

毛毛被送到最近的一家医院“二炮总医院”。出租车上,郑女士就跪在女儿身旁,使劲叫她、按她的人中,但没有任何反应。医生说,孩子送来时就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封锁消息监视当事人

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刑警支队的干警迅速赶到医院。随后,北京市巴士股份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也都来到医院,并安排两位老人体检。公交公司每天派出十几个人,在医院二十四小时值班。郑女士说:“哪里是照顾,分明是监视!”病房门口和电梯口都有人把守着,多则七八个人,最少也有两三个人。有人来探望,他们便询问是哪个单位的,是不是记者。只要是记者,就会被挡住。十月十二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的记者扛着机器来采访,在一楼电梯口就被拦了回去。

事发第六天时,警方虽然已刑事拘留了打人售票员和当班司售人员,但仍然没有同车人可作证,办案人员建议家属一起帮助寻找。毛毛的姨妈和姑妈当天下午便到事发地点举牌,寻找目击证人。证人没找到,马路对面却多了几个来回转悠的人。姨妈说:“我认得他们是公交公司的人。”

两人一回到病房,晏教授夫妇叫他们明天再别去,因为,就在一个小时前,双层客运分公司的总经理龚绍清和副经理许凯来病房,“他们很严肃地叫我们两位妹妹快别出去了,如果再出去,不敢保证司机家属会不会去打他们呢!”

公交公司的新闻封锁,并没有阻挡住互联网的传播;北京市的新闻封锁也没有阻挡住中央和外地媒体的报道,《新京报》、《中国青年报》以及《南方周末》先后报道,将此事公之于众。后来终于有目击者出来作证。目前,朱玉琴已被警方逮捕,公交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已被撤职。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曾一度谴责不能见义勇为的人。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可以理解,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险情,不过是劝架或是敦促司机尽快将女孩送到医院,人们依然充当了看客,说明社会的冷漠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周孝正说:“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让人们恪守中庸之道,而缺少的是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公民和国民。而当前的公众缺乏对社会公正的内心追求,也是造成冷漠的原因之一。”

在互联网上,一位网友说:“由于中国公众长期得不到社会公正,因此便失去了对社会公正的信任,只期望不公不要落到自己头上,却不想自己站出来维护公正。另外,由于上层对下层的欺压,已造成恶性示范效应,令下层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就像这位同属下层人的公车售票员,会对自己的乘客任意欺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