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老百姓一生要交多少税?

2005-07-05 20:0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福布斯》发布了“全球2005税务负担指数”,将中国税务负担排在了全球第二高的位置,其计算方法受到了国内专家的普遍质疑。有人认为,中国税负指数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财政收入增长速度两年来一直高于GDP增长速度,而没有税费的扩展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相关数据表明, 2003年在GDP增长8.5%的背景下,全国税收收入增长了20.3%;2004年,全国税收收入增长达到25.7%,而GDP同比增幅为9.5%,税收增幅相当于GDP增幅的2.5倍。

  从老百姓的接受角度来看,“每个月你要交多少税?”,“你能算出你的一生大致能交多少税吗?” 这两个问题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模糊的概念,甚至很多人在回答自己税费的问题时还有些讳莫如深的意味,几乎每一个被采访者都要求记者不要透露其真实的姓名。

  难以量化的税费

  张先生是国内某证券类律师事务所的主办律师,他每个月的收入由单位直接划入工资卡中,他只关心税后所得,单位也不提供税费的明细。因此他自己并不清楚每月自己的纳税金额。而且他所在的公司还利用发票充抵、发放补助等种种方式进行避税,且金额可观。

  持英国律师执照的吴先生在一家英国律师事务所驻京办事处工作了三年,他知道自己大概月交税1700元左右;工作了20余年的北京某大学教务人员袁先生告诉记者,他的税费要视当月情况而定,大概是几百元,而对自己一生要交多少税却没有一个概念;李先生是某知名地产公司总经办主任,他的月收入大概在1万元左右,每月纳税大致是1500元;武汉某报社的程小姐工作五年了,每月交税约273元,大致是她当月收入的十二分之一,不久前因为自购房交税两万元左右。

  根据国家税法规定,目前个人取得11类收入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这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意外收入所得、稿酬所得等。其中工资薪金所得的涉及面最广。

  北京大学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夏业良对《新周刊》说:按照我国的现有税收制度,视每人不同的收入状况,对于一个老百姓一生要纳多少税可以有一个大致的计算概念:如果你的收入每个月超过800元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那么扣除800元后的20%(目前中国对个人所得税的最高征税率为46%)就是你每月要交的税款,由此可以算出一个老百姓一年大致要交的个人所得税,在考虑到通货膨胀等因素后就可以算出你一生大致要交的税费,将这个数据与你从政府那里获得的公共服务相比较,如果是一个高效率的政府的话,那么你所获得的服务应该远远高于你所纳的税费。

  夏教授给出的计算模式中,并没有包括老百姓购车、购房等要交纳的特种消费税。工薪阶层,他们的月收入大致在1000-10000元之间,正是这一部分人目前是中国纳税的主力军,他们占到了中国个税交纳的65%。

  廖曾祥是四川某贫困县广播电视台的记者,据他向《新周刊》介绍,目前在农村地区,在去年减免农业税之前,他所在的县城的每位农民在正常情况下,大致每年要缴纳三四百元的税费,但由于有些农民因为欠税的罚款总共需交纳的税费可能会超过1000元。尽管现在农民的税负没有了,但对以往欠款的追缴可能还存在问题。廖的收入每月为680元,还没有到800元的所得税的起征点,交税对于他来说还没有过多的关心。在该县城,像他这样的公务员大概有8000多名,但收入够得上交个税的,大概只占10%左右。

  另外,目前有许多自由职业者游离于法规系统之外,根本没有被统计到纳税人中。北京知名社会学者丁东先生也是这样的自由职业者中的一员,“比如我出本书该交多少税,这是看得见的,但还有很多时候老百姓究竟要交多少税并不清楚。至于我自己一生要交多少税,我根本量化不出来。”他说。

  所有人纳税,还是富人多纳税?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认为,看待税负的高低不能就税论税,不能孤立看税收占GDP的比重。他在此间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谈道:“目前我们经济发展处于黄金期,是体制改革的转型期,很多方面都需要政府花钱,比如三农方面的直补、教育方面的力度加大等。如果不和政府的公共服务联系起来,孤立看税负轻与重,我认为意义不大。”

  他认为,目前很多人感觉到税负过重,是因为我们的税负负担不均衡。从整体上看,负担不太重,但是集中在一部分里头,这部分人就觉得税收比较重,比如内资企业明显感觉税负重了,而外资企业就不会感觉税收负担重;工薪阶层会觉得税负重,而富裕阶层就不会觉得税负重。

  对于普通的工薪阶层来说,税负是否真的过重了,排除种种统计方式不谈,目前中国对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是800元,而这个标准是在1980年代制定的, “25年都没有改变,这是对老百姓收入的不负责任。”夏业良对记者说。在1980年代,中国的人均收入为40元左右,而现在已经提升了20倍不止,有人提出将800元的个税起征点提高到1200元,目前起征点的幅度太小,按照现行的起征标准,形成了“倒逼现象”,工薪阶层反成了个税缴纳的主体。相对于高收入人群来说,这是不公平的现象。而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也在今年的两会上呼吁,“应该尽快修改个人所得税法。”他的建议是将起征点调到 1600元。

  “到底是我们所有人来纳税,还是由目前的高收入人群多纳税?前者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我们的社会是城乡分离的社会,在农村地区纳了税的人们,并不能像城里的人一样享受到政府提供的福利。”夏业良对《新周刊》谈道,“我认为,应该由高收入人群来纳税,而由政府提供的服务惠泽到社会的每一人。我赞成起征点提高,甚至可以提高到5000元。也有人问,那收入达不到5000元的还纳不纳?目前我们要求所有人都纳税并不现实,我赞成让素质高、收入高的人群多纳税。这样对于弱势群体来说,比如一般的民工等如果没有达到起征点,也可以部分享受到政府的福利。”

  除了上述问题外,目前中国还出现了富人想办法避税,而低收入者却难以逃税的现象,这种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对人们真实生活不了解,有些人的实际收入远不止工资单上体现的那么多,另一方面纳税的环境也不乐观,“当然是不想交啊。”做房地产的李先生对记者说。像李先生这样交得不心甘情愿的心态是普遍存在的。

  夏业良认为,我们目前的税收政策是否合适,建立的一个公共财政理念是否合理,应该取决于国家的制度环境,如果这个环境是高腐败的,老百姓就越不想纳税,过去中国政府是责任无限的政府,现在是有限的。因此政府应该自律,政府的权力应该受到限制。

  “如果我们纳的税都用于提高公众福利,提高教育水平那我们没得说;但如果我们纳税的一个相当多的数量都变成了官员的轮子的话,那就有些不合理了。”丁东对记者说,他认为,目前作为老百姓没有渠道对纳税用途进行监督是一个政治不文明的表现。“我的稿税目前是比较高,但我更关注的是我们纳的税怎么用了?现在是个官就有专车,满街跑的公车,汽车钱、油钱都来自我们的税费,而我们所得到的公共服务是否是优质的呢?”

  夏业良认为,政府目前提出的预算对于老百姓来说并不透明,政府的预算、决算报告普通老百姓可能不会看到,即使看到,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也看不明白,于是就怀疑政府将这些税收用于买车、买房,所以各级政府有必要将财政公布。

  此外,也有人指出目前政府的臃肿和庞大是中国税负较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夏认为造成普通老百姓对现行税收制度难以接受的症结在于:地方政府对大户的特权豁免,首先是对腐败的豁免。一些地方政府对带来投资的大户不敢得罪,对他们在很多地方减免税收,而这种行为如果说严重了,就是违法的;其次是富人们自律不够。如果我们认真清查这些富人的偷漏税行为会有很多应该为此坐牢的,但政府对此却是无为。最后现行政策规则的不完善也是导致部分人能够钻空子的原因。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