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揭秘古代皇帝婚前性启蒙

2005-06-02 20:3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国古代十分注重传宗接代。作为统治一个王朝的皇家,传宗接代就更为重要了,广衍后嗣就需要早生、多生。

  皇太子或小皇帝在进人青春期以前就开始接受性启蒙教育了。担任皇帝(太子)性启蒙任务的是宦官。宫中藏有大量的春宫画,还开辟专殿,内有展示两性交合的壁画和塑像,宦官负责开启殿门。

  《万历野获编》记载,明宫内廷有欢喜佛,一说是外国进贡的,一说是元代遗留下来的。“两佛各缨珞严妆,互相抱持,两根凑合,有机可动”。皇帝大婚前,由宦官寻皇帝入此殿,先行礼,礼拜毕,“令抚揣隐处,默会交接之法。

  皇家还煞费苦心地在宫中豢养小动物,用小动物们本能的活动,提示皇帝(太子)两性关系的概念。明代《禁御秘闻》中说:“国初设猫之意,专为子孙长深宫,恐不知人道,误生育继嗣之事,使见猫之牝牡相逐,感发其生机。又有鸽子房,亦此意也。”因此,各朝代皇帝(太子、皇子)的性生活从未被耽误过。

  皇室中男性结婚的年龄一般不超过18岁,常见的是13~ 16岁。然而很多皇帝(太子、皇子)在结婚以前已经“御”过女人了,甚至已经生育子女。例如,北魏文成帝16岁结婚,实际上他14岁便已经做了父亲。西晋的痴呆皇帝惠帝13岁结婚。在这之前,其父皇派后宫才人谢玖到东宫,教太子以房帷之事。谢氏离开东宫时已经怀孕。几年以后,惠帝在父母宫中见到一个孩子,并被告知这是他的儿子。清朝在制度上规定,皇帝大婚之前,先选宫女年龄稍长者八名,供皇帝“进御”。这八名宫女都有名分,被冠以四个宫中女官的职称:司长、司仪、司寝、司门。这种制度,意在使皇帝在夫妇问题上取得一些经验,以便在和皇后的生活中能够从容不迫。

 一般来说,哪些女人最先与皇帝(太子)发生性关系并没有制度上的规定。对于青春年少的皇帝而言,在性问题上处于被开导而无禁忌的状态,对于太子而言,十四五岁行冠礼以后,被视为成年,非有皇帝的诏命不得随意出人后宫,以防与妃及宫女发生瓜葛,至于在东宫服侍太子的宫女,太子可以任意猥亵。那么,谁是皇帝或太子的第一个女人呢?从可能性上说,是其身旁的宫女,有的皇帝的乳妈也担任过这一角色。这两种人都属于没有名分的。宫女如果得宠,会取得名分,乳妈会长期出人禁宫,但名分不会更改。

  大多数皇帝对于第一个女人,感情是不会持久的,浅尝即止,然后转向其他目标。例如明神宗16岁时,路过慈宁宫,遇见宫女王氏,也许是缘分,神宗竟“私幸”了她,而王氏竟从此有了身孕。像这样重大的事情,太监那里都有案可查。但神宗却从此失去了对王氏的兴趣,倒是抱孙心切的慈圣太后关心这件事。一次,太后提起此事,神宗却装着没听见。王氏的宠遇极短,她所生的孩子同样遭到冷落。然而,明代的另一位皇帝宪宗,却始终依恋他的第一个女人--万贵妃。万贵妃4岁就成为宫女,在英宗的母亲孙太后宫中服侍,进人少女时期以后,越发娇艳,加上聪明伶俐,很得孙太后的喜爱,于是成为孙太后身边的“小答应”。英宗的儿子宪宗出生不久便被立为太子,万贵妃被调去服侍太子。宪宗逐渐成长为一个少年,天生慧黠的万贵妃不知在何时、用何种方法勾引了少年天子。自此,宪宗对她的依恋更加深了一层,万贵妃充当了情妇和监护人的角色。宪宗对她除了感情和需要以外,还充满了敬畏。宪宗旧岁即位时,万贵妃已经三十有五。在宫苑中,人们常能看到,宪宗的御驾前,有一位肥硕的中年妇女戎眼前驱。仗着宪宗对她的尊宠,万贵妃在宫中作威作福,而宪宗即使私幸别的宫女,也要避免让她知道。万贵妃58岁时,一次怒打宫女,因身体肥胖心脏负荷量大,加上怒气冲顶,竟一口气没有接上来而猝死。宪宗闻讯后,哀痛发自心底,怅然叹到:“万使长去,吾亦安能久矣!”果然,未出几个月,宪宗在郁闷忧怀中,也随万贵妃长去了。

  明熹宗(即天启皇帝)据分析最初与奶妈客氏有过性关系。客氏在明宫中淫乱是有名的,她与熹宗的关系绝非一般的奶妈与养子的关系。从下列轨迹中可以看出客氏与熹宗的关系之不寻常,因此可以肯定客氏最先“勾引”了弱冠的熹宗,至熹宗23岁死,两人的关系始终暧昧。

  首先,客氏和其他奶妈一样,将皇帝喂养大。但皇帝长大以后,就不需要奶妈朝夕相
伴,而史载客氏“每日清晨人干清暖阁(皇帝卧室)侍帝,甲夜后回成安宫”。从照顾皇帝的角度来看,没有这个必要,成年皇帝自有宦官服侍。如果说客氏由于慈爱每天守着熹宗,那么又和下一个事实相矛盾:客氏后期与魏忠贤私通,一天,她和魏忠贤在太液池上欢饮,这时不远处上树捕鸟的天启帝,突然跌落,裂裳破面,客氏与魏忠贤却仍在嬉谈笑谑,此时客氏作为一名奶妈可谓玩忽职守了。其次,客氏在熹宗面前不是一副慈祥的母亲形象。客氏40余岁时,面色仍如二八丽人,而且穿着打扮与身份极不相符,妖冶艳丽令年轻的宫女瞠目。平时,用宫女的唾液梳发,以保持头发的乌黑光润。再者,客氏先后害死了数个曾被熹宗“临幸”过的嫔妃,例如,张裕妃怀孕临产,客氏竟断绝给她的饮食,也不派人接生。张裕妃饥渴难忍,一个暴雨之夜,她匍匐到屋檐下接雨水喝,最后哭喊着断了气。另有皇子三位、皇女两位,皆因客氏而夭折。这和历代后妃间争宠残杀没什么不同。如果客氏仅仅作为乳母,可以借皇帝的光称霸乡间,任人唯亲,却不必对皇帝的后妃恨之、害之。第四,从客氏与魏朝、魏忠贤的关系上看,客氏是一个性欲极强的女人,上述两个宦官头领人官前,“净身”做得不彻底。最初,客氏与魏朝私通,后来得知魏忠贤性功能高于魏朝,便又投向魏忠贤,这些事情是在明目张胆中进行的。那么试想,客氏为何如此求欢于刑余的宦官,对青春少年的皇帝却无动于衷?客“氏常常将龙卵(马的外肾)烹制好了献给熹宗,是为了大补,滋补的目的岂能是让熹宗多御几个嫔妃,多生育子嗣?那又何必予之又夺之。生之又杀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