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斡旋朝核危机,美国逐渐对中国感到不耐烦

2005-02-23 05:41 作者:陈雅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可以对朝鲜更强硬一些。在我看来,中国不应该因为朝鲜来参加六方会谈而给朝鲜奖励,中国现在应该做得是:如果朝鲜不来参加六方会谈,中国应该给朝鲜惩罚。中国作为主办国,应该定下来六方会谈的日子,如果朝鲜不露面,那么另外五国照谈不误。这样压力会在朝鲜身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落在其他五国身上,使得朝鲜有可乘之机来压住各方进行讹诈。”美国智囊机构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所太平洋论坛(Pacific Forum CSIS)的总裁柯罗夫(Ralph A· Cossa)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的专访时说。

在最近回应访朝的中联部部长王家瑞和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口信时,金正日掉转话头,称朝方“从来没有反对六方会谈,更不是要退出六方会谈”,而朝鲜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坚持通过对话和平解决问题的立场没有改变。这一转机让华盛顿的朝鲜问题分析家喘了一口气,但是朝鲜2月10日声称“拥有核武器,以及将无限期地中止参加朝核问题六方会谈”,这在华府的政策圈引起的焦虑和怀疑并没有消散。一个正在华府悄悄发展但是中国可能不愿看见或承认的趋势是,连带对金正日一起,华盛顿正在对北京失去耐心。

分布在左中右政治派别的美国朝核问题专家近日众口一词的结论是,中国对制约朝鲜的权力“杠杆”还使用得不够。

“中国同朝鲜和美国都谈得来,她对朝鲜的经济和政治生命线都有很强的影响力。中国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有非常重要的利益,但是美国不很清楚完全解除朝鲜的核武器项目是中国的最高政策目标,还是中国有其他更为优先的政策考虑。”前美国国防部中国科科长、现在华盛顿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任职高级研究员的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说,“美国正在对中国感到不耐烦。”

美国对朝鲜到底有没有政策红线?

金正日2月10日的声明使得人们对平壤“是真是假”的猜谜游戏更加严阵以待,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尼古拉斯·艾伯斯塔德(Nicholas Eberstadt)甚至以“金正日的核冬天”为题撰文警告美国和“其他国家”在朝鲜半岛将要面临的灾难。

2004年10月,当时的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公开对媒体承认“美国在朝鲜问题上没有任何‘政策红线’”。鲍卿的话的确体现当时的美国政策,但是被华盛顿保守派广为批判。鲍威尔去职虽然不一定导致美国重写对朝政策,但是重新划定而坚守对朝政策红线是最近台上和幕后的鹰派着力推动的政策目标。

“美国的朝鲜政策目标是完全而可被证实地解除其核武器发展项目。美国绝不会容忍朝鲜拥有核武器,不仅美国不会,日本也决不会容忍一个有核武器的朝鲜,”卜大年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他婉拒对美国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作评论,进而说美国不会改变其过去立场,同朝鲜进行双边对话。

“我们过去走过这条路,这条路没有走通。我们必须通过与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有诸多利益的各国进行协商谈判来解决这一问题。”卜大年说。

美国参谋联席会议主席麦尔斯在金正日的10日声明之后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虽然大批美军部署在伊拉克,但美国仍有足够兵力对付朝鲜。美国绝不会容忍朝鲜拥有核武器,但是对朝鲜实行军事打击的政策选择同样被多方质疑。

“现在所有的选择都放在桌子上,包括军事打击。但是现实点来讲,这一选择非常困难。一个问题是:你去打击什么?你知道他们的核反应堆在哪儿,但是你知道他们把处理好的燃料棒放在哪儿?没有人确切地知道朝鲜的这些核材料在哪儿,所以军事打击非常困难。这可能是一个未来的政策选择,但是我目前还看不到美国会对朝鲜使用军事打击。”柯罗夫说。

曾任美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的副主任的柯罗夫认为,除去军事打击之外,美国并不是没有其他的军事选择。

“美国可以实施更有力的(针对朝鲜的)禁运政策,迫使朝鲜人付出高昂代价,防止他们向外转移核材料和技术。防扩散安全提议(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PSI)可以是其中一部分,各国联手合作来防止北朝鲜向外扩散其核技术及原料。”柯罗夫说。

“防扩散安全倡议”由美国总统布什于2003年5月底提议建立,现有15个国家参加,主要目标是通过情报交流、拦截等措施制止贩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和相关敏感物资的流动。虽然一度反对防扩散安全提议,至今仍然对其拦截措施的合法性表示关切,但是中国政府仍然公开赞成“防扩散安全倡议”的防扩散宗旨,表示会对防扩散安全提议同成员国进行信息交流和执法合作。

“如果中国不参加防扩散安全提议,那么这一多边联合行动不可能完全达到其预想的目标。但是中国已经公开表示支持防扩散安全提议的目标,中国也公开声明不允许任何国家使用其国土来非法转移核技术及材料。即使中国还不是防扩散安全提议的正式成员,如果朝鲜试图通过中国领土来进行核材料核技术的转移,她应该预想到中国会对此反应强烈。”柯罗夫说。

“中国应该反省…”

朝核问题走走停停,中国斡旋逐渐积极。当情况发展顺利时,华盛顿-北京之间还和睦有加,朝核危机对中国外交拉动中美关系发展来讲更多意味着机遇,然而当情势危急,中国便成为华盛顿对朝政策不利的替罪羊,朝核危机反而可能成为导致中美关系紧张的危险因素。

虽然中国外交惯于以不变应万变,但是华盛顿越来越多的分析家认为,朝核问题的危急性要求北京应该“思变”。

“朝鲜已经公开宣布了他们的核能力,这等于给中国发去信号:你们现在应该重新评估在朝鲜问题上所作的一切。中国应该反省,中国也需要兑现他们作过的声明,那就是致力于核不扩散事业,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而联合国安理会在解决危机中应该发挥主要的作用,”卜大年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推中国改变对朝政策的一个“穴位”就是改变立场,赞同押朝鲜上联合国安理会的做法。过去一年中,美国一直想将朝鲜的案子送入联合国安理会来讨论处理。但是中国坚持说还‘为时过早’。

“我们的‘工具箱’里有联合国安理会这一工具,但是在这一工具的使用上,朝鲜现在还能够拨弄中国来对付美国。中国并没有使用自己的杠杆来给朝鲜施加压力,韩国也还没有同意美国孤立朝鲜的政策动议。美国需要让这两个国家同意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杠杆来解决朝鲜问题,”卜大年说,“中国人应该在联合国安理会(对美国)更为合作,更有帮助。”

对于中国来讲,在安理会不合作的原因可以追溯到对美国的伊拉克战争真心实意的反对。

“朝鲜是一个主权国家。中国同美国比对朝鲜要有更大的影响和更多可以讨价还价的筹码。但是我们明白中国也不能对朝鲜有发号指令的能力,”柯罗夫说。

如果朝鲜真有了核武器,美国将调整其东亚政策

虽然华盛顿的学者都忌讳谈论朝鲜掌握核武器后东亚的安全格局,但是他们都预期核化的朝鲜将导致美国在东亚走更强硬的防务路线。

“如果朝鲜真的最后掌握核武器,那么威慑和遏制将是美国在东亚政策中的主旋律,”柯罗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美国在东亚可能实行更加强硬的军事政策,有更强的军事存在,这当然是一个政策选择。但是美国也会有更大愿望加强南韩的军事力量。比如过去美国准备从朝鲜半岛撤出三分之一的军事力量的决定可能就不得不撤销。”

柯罗夫认为,美国会期望日本和韩国会配合参加这一政策,虽然韩国可能会有一些不情愿,而美国也会期望中国象日韩那样参加到这一强硬政策中来。

卜大年对核化的朝鲜带给东亚安全的打击更为悲观。他认为“如果事态这样非常不幸地转变”,那么东北亚地区的国家,包括日本,台湾,可能会感到更不安全,而可能想追求发展自己的核武器项目。

“如果六方会谈失败了,朝鲜有了自己的核武器。中美关系将飞转直下。美国会对中国不能满足自己期待的政策结果而感到极为沮丧。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也将更为强大,美国会启动更强硬的遏制政策来保证朝鲜所取得的核武器不会落入恐怖分子和无赖国家之手。”卜大年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如果六方会谈最后成功使得朝鲜放弃其核武发展项目,那么六方会谈作为东北亚国家和美国共同商讨安全问题的多边机制也许会延续下来。但是如果在解决朝鲜问题上六方会谈机制最后失败了,那么美国不可能继续在六方会谈机制的框架内再进行地区多边安全对话。”

《华盛顿观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