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国务院信访办据称数千人上访 民怨沸腾

2004-07-15 01: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今天(7月14日)从早晨八点开始,上访群众陆续聚集到国务院信访办门前,至中午11点左右,国务院信访办门前的上访群众人山人海,在上访的退伍军人歌声中,上访群众‘打倒腐败!打倒贪官!’的喊声震天。

现场的上访人士描述今天的访上访群众约有三四千人,最引人注目的是来自山东的68名老山前线的退伍军人,他们因为生活没有着落也前来上访,退伍军人们整齐的列队坐在信访办院子里,身上挂着军功章,他们整齐的歌声马上就被警察们禁止,中午12点20分前后,68名军人们被集体带走,去向不明。

现场的叶国柱和刘安军介绍:来自河南、河北、东北三省等全国各地截访的警察和便衣们的人数比上访的还多,超过了几千人,他们层层聚集在国务院信访办门前的马路上,截访车辆排满了道路两侧,附近已经停有载人的大型公共汽车,还有许多截访便衣混在上访人群中,到处询问上访者来自哪里?是他们本地口音的马上就抓走,这些截访警察的衣着比上访人士干净整齐,因保养得当腰肥体壮,满面红光,上访群众说:“这些截访的根本不敢光明正大,偷偷摸摸的到处问抓人,一个个贼眉鼠眼的。我们一看就能看出来。”

记者采访了在现场的维权人士叶国柱,请他描述一下现场的情况,他说:“人数数不清了,人山人海,还有摄像照相的,他们接访的不好好接,进门就殴打上访人员,采取了各种卑鄙残酷的手段。”

在现场的喊声中,突然响起了军人们整齐的歌声,叶国柱说:“听听吧,这就是军人的歌声。”

记者询问叶国柱:“您可不可以叫军人接电话呢?”

叶国柱:身边都是警察,我要把电话给他们恐怕有问题。

记者又另外打电话给北京的上访人士刘安军。

记者:现在您在什么地方?

刘安军:我现在就在离国务院信访大厅约有三米,今天我们集体上访的一共算上去有58个人,现在不都喊着吗。

记者:政府官员怎么对待你们上访?

刘安军:只能用两个字──无耻!他们叫我们登记,我们从八点多一点开始登记,一直登记到现在(11点10分),表什么的都填完了,他们叫我们集体出代表,等到都弄完了,他们说你们再从新到窗口排队。(接待)北京的就有两个窗口,现在每个窗口的对排出去最起码有五六百米,北京就有一千来人,在外面坐着的还得有两倍人,外地的还有不少,现在这个院子里(信访办的大院)最起码有六七千平方米,每平方米站着三四个人,你说说得有多少人?老百姓今天已经震怒了,因为他们没有一点诚意解决问题。

记者:有多少警察和警车?

刘安军:警察有十多个,警车在院里头,保安我看有三四十,那也没有用,因为人太多了。外地截访的将近三千多人,一千辆车,全都停在永定门马路边上。政府应该开一个旅游专线了,就在这个门口就能看到就,公安局的、检察院的、法院的、截访的都在马路边上,进国务院两办门的两边马路都被他们堵死了,他们的人够四五层人,只要听你是河北口音,不管你是那的,抓起来就走,河北的抓河北的、河南的抓河南的,东北的抓东北的,现在要想看政府怎么样抓人,可以到国务院信访,就看的一清二楚了。

上访人士北京人陈大妈的丈夫,去年4月不但在强制拆迁中失去了住房财产,他还被公安莫名其妙的拘留了十五天,流浪街头,他表示要退党,现在已经不交党费。陈大妈说:“我们希望台湾能够打进来,我们希望第二次解放。”

被强制拆迁也失去了住房和全部财产的北京女士鞠鸿怡和王玲说:“我们生活的太苦了,他们根本就是个流氓政府,我们本来不想到这里来,我们在这里挨了几次打,是昨天在北京市政府上访时一个姓刘的警察告诉我们让我们今天到这里来,说是国务院派出十个小组解决上访问题,现在都一点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人接待我们,他们把我们支到这,今天市政府不知有什么活动。”

(大纪元)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