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寻古奇侠录》 (6) 第五回 魔性迸发日 默照邪禅时

2003-04-26 06:38 作者:作者:秦王客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报道专稿】
第五回 魔性迸发日 默照邪禅时

这时,李云飞从怀中拿出那封书信说道:“先师彭光临终时,嘱人带给我,要我亲上少林呈给方丈师祖”,说完便上前递给弘法大师。

弘法大师就着月光,读着那封信,只见上面写道:

弘法师伯

魔教盘据京城,占据要津,毁教灭法。弟子彭光来此多日,略无眉目,正思归计,误信奸人之言,陷贼之手。幸此间尚有良知未泯之人,弟子委其持此书,盼能递至师伯法座尊前。

魔教长老有其七,党羽遍国中,信众皆奉一毒龙为尊,号为龙教,其党羽阴狠诡谲,刻毒成性,近日已谋画栽赃陷害之策,分化武林正道。若不预谋善策,我武林同道,恐灭绝矣,天下苍生,危在旦夕!

弘法大师读罢此信,转身问李云飞:“你师父?遇害了?”李云飞点点头,拭泪答曰:“听说是被虐而死的!”。

弘法大师合十道:“阿弥陀佛!这龙教恁般歹毒。”李云飞接着说:“听那传信者说,那魔教专门使出各种迷惑人的花招,逼迫我同道之人,信它那毒龙为祖。听其邪说欺师灭祖者,一律身穿红衣,为其爪牙,并予专职,迫害我正道同修;而抵死不从者,一律酷刑虐待至死,焚尸灭迹,诬为自尽。”“吾师为坚持我教门清白,受虐不已,至死不屈,还请掌教师祖替吾师雪恨报仇!”

众人听罢!那郭天霸早已按耐不住,破口大骂:“这魔教逆天叛道,咱们绝不能坐以待毙!张真人、弘法大师,家师近日尚在闭关,苦思我昆仑之龙马玄妙心法,功成圆满之时,当与两位前辈并肩,铲除这贼窝。”

话刚说完,楚月归便看了郭天霸一眼,那白面书生薛文用上前道:“不瞒各位,家师为抵敌魔教,正修炼敝派上古流传至今的心法。此次家师闭关前曾说道,天象有变,说不定就能修成,以扶明主。”

张真人闻此言,疑惑地说道:“怪不得昆仑真人未亲自下山,可是那心法既是如此艰深,大敌当前,急于闯关,昆仑真人此举实在太过犯险!”弘法大师也觉不妥,和张真人相看一眼,又自无语,暗暗担心那昆仑真人求功心切,误入魔障。

此话暂且按下不表,话说那昆仑山山高九重,外绝弱水之渊,又环以炎火之山,据称是黄帝在人间的帝都。此时昆仑真人临昆仑之虚,居九门之中,对着中秋之月,正自运行那龙马玄妙第九层心法。

这龙马玄妙心法,乃是伏羲根据史前遗留的河图洛书的理数,所推演出来的一套周天运行的功法,自古无人能修成,亦无人能解其中之奥秘。

为甚么这心法无人能修成?这里蕴藏着一个绝秘。原来那昆仑山乃是神仙所居之所,这龙马玄妙心法,乃是上古德高心净之人修炼之无上法门。当时昆仑山、香格里拉之中所居之人体质与体型身长丈余,高出今人多矣,是以运行周天所用之力既速且猛,而非今人体质所能承受,如夸父者能追日、如后羿者能射日,皆为那上古之人者所为,此非今人能知。这昆仑真人不明此理,就炼了起来,适值天象变换,群魔出世,又无师指导护法,此举凶险万分!

原来那昆仑真人自偶得此心法以来,自知根基不足,又无明师指点,一直不敢修持,孤坐在那昆仑山中。这枯禅原非容易坐,怎知那昆仑真人独修八十一年,无人切磋,无人护持,欲修此法的执着,迟迟不去,转为魔军所乘。前日自以得神人所示,自觉可成此功,实乃魔性迸发,却不自觉。想不到一个默照邪禅,魔由心生,竟然就要将一个德行精严的人毁于一旦!

此时,少林寺内,弘法大师看着天上那轮明月,不觉说道:“老衲自幼修持,从没这般看过明月,今日看这月呀!只怕明主出世,会有一场腥风血雨的魔难哪!”世芊问道:“为甚么?”只见弘法大师回身坐定,双手画个圆,看着传法,对着众人说道:“刚才这位小英雄说此乃佳兆,我看不然!这月虽圆,漫天无星,照的是孤光。”弘法大师接着说:“适才小姑娘说小英雄赞我少林僧众,其实也如同此理,外表虽华,内已空虚。”

此时张真人也说道:“方丈所言,贫道亦深有所感。只怕这魔教之难,正是试炼我正道同修之心,上古群侠,如能归心定位,星月灿烂,自然无魔,黑夜又有何惧哉?反之…”张真人竟收口不说,众人心下了然,各有心思。

弘法大师看着传法、世芊与云飞三人,转个话题说道:“今日相会,自是有缘,老衲不妨和诸位谈一谈对武学的一点浅见。”“这武艺是枝叶,心性是根本,千经万典讲的无非就是重德修心。奈何这习武之人多半争斗心难去;习文之人妒忌心难去;这寺院中职事之人,名利心难去;在家居士,疑情之心难去;枯禅静修,寂寞心难去。”“这年老的,病死之关难过;这壮年的,图谋后路之关难破;这少年的…”“爱情之心难过!”

弘法大师顿一顿,接着说道:“可这心不去,武艺是无法精纯圆融,对于修佛修道之人来说,更是大障碍。”“执着于武艺是决不能领悟上乘武学之理的!”弘法大师说时,张真人一直闭目不语,凝神静听。

此时,楚月归忽问道:“方丈!那武林相传贵派武学经典之多,直如皇宫之富!这难道不能造就高手吗?”

只见弘法大师笑了笑:“老衲出家之人不打诳语!这些祖师留下的武学秘籍乃个人所证所悟之理,并非根本之大法,其手法繁复,难学易破,寺中也无几人真能实修,放在藏经阁内,也不知有啥用?”

“更何况,修炼之人最忌讳贪多,而务专一”弘法大师说道。“这些几乎淹没藏经阁的武学经典,耽误了我少林僧众多少心思。趣多必危,岐路亡羊,很多人已经忘了修炼的初心,汲汲营营于这些武技,实乃我禅门宗派花开叶落之时的收尾。”

张真人说道:“我武当门人亦是这般,日日练功行阵,不思读经静修,专行那有为之事,忘却老子的玄旨。”

弘法大师问道:“张真人,贵派祖师张三丰真人留下的太极心法?”话还未说完,张真人摇头道:“可惜是失传了!”“如今剩的一些凤毛麟爪,竟也找不到传人。这真是我武当的劫数!”

世芊听完,不解地问道:“照你们这样说,少林、武当的武学都快没了,那咱们拿甚么去清理魔教的妖魔鬼怪?”“阿弥陀佛!这正是老衲担心的。末法之时,群魔出世,必非偶然。武林之中,卧虎藏龙,说不定,就有那高手执正义之剑,扫荡群魔。”

众人闻言,皆感寻求正法的急切…

此时昆仑山上,那昆仑真人正在闯过最艰难的关卡,周身气脉逆转,要穴封关,丹田一股寒意急窜,真是生死关头。幽渺中,昆仑真人看见伏羲氏,人首蛇身,正站在身前,身躯高大无比,变换无方。

眼前的伏羲氏告诉昆仑真人:“你太苦了,跟着我练吧!我来教你龙教心法,功成之后,你就天下无敌,那时你就是武林至尊,我再带你入京城,封侯拜相。”只见那昆仑真人凡心渐生,意识渐渐模糊了…

就在此时,昆仑真人脑中想起了自己的启蒙师父,仿佛是当年的小孩子,真性一出,指着眼前的伏羲说道:“你不是我师父,你会昆仑剑法吗?你会昆仑功心诀吗?你会龙马玄妙心法吗?只见那伏羲变换一张嘴脸,比画剑法给昆仑真人看,剑法老练圆熟。”

昆仑真人正念道:“你不会龙马玄妙心法,你不是我师父,我师父要我作好人,我听师父的话。我不希罕你教我甚么,也不要富贵荣华。”话一说完,就运起内劲把那本龙教心法烧了。只听得周遭,恶鬼哭嚎,魔军溃散,那蛇尾渐长,最后整个化成一尾赤红的毒蛇,消失成一摊血水!

昆仑真人一睁开眼,依稀是入定前的一轮明月,短短的时日,却似历尽数劫。此时,昆仑真人不喜也不悲,回身一看,九门内散满天花,异香盈室,那龙马玄妙心法丝毫未损,放置在身前。

原来功成之时,是平静的,昆仑真人隐隐知悉自己日后身负的重任,暂时不能离开人间,正如诗曰:“天上一轮月,昆仑一真人,舍却一己心,功成一擎天。”

正邪之局势已张,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晓。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