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南微子:中国:现代文明人vs.野蛮人

2003-04-24 05:1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尊敬的北京 J.M. :

  我看见了您给Richard Long的问题,觉得挺有意思的,冒昧地也来唠叨几句我的看法,希望您不会介意。

  您先是这样问的:“人的‘专制’思想是怎样产生的?‘专制’对人类历史的发展有过贡献吗?为什么咱中国人最喜欢搞专制?”

  海内外学者一直在争论“人之初”到底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今天,虽然人类已有相当数量的成员步入人性战胜动物性的现代文明(“全世界…有一百二十九个国家及地区坚守民主法治政体”,小参考991221),南某窃以为后者依然更接近我们的本性。由于我们这个物种已在自然选择的残酷压力下进化了几百万年,所以每个人自私的生存本能(动物性)都还十分顽强:为了自己(和亲友)的生存,不仅可以剥夺其它生物的生存,也可以剥夺其他人的生存;为了自己(和亲友)更好地生存,不仅可以恶化、剥夺其它生物的生存,也可以恶化甚至剥夺其他人的生存;专制,就是实现上述恶化与剥夺的终极手段,因此追本溯源,我以为“‘专制’思想”产生于每个人类成员血液里的动物性。

  但是,现代文明的曙光终于一举冲破了野蛮的黑暗对人类的禁锢。

  南某认为,现代文明人之不同于古代和今天的野蛮人,不在于他能够掌握更多知识(象背几句诗词唱几句小曲儿什么的),而在于他血液里崇高的人性能够控制残余的动物性──不管自己(和亲友,下同)能否更好地生存,他不仅不会去剥夺其他人的生存(杀人犯除外,不过笔者亦希望以终身监禁+强制劳动代替死刑)和其它基本人权(言论自由、组党自由、国内迁居自由、公正审判等,但不包括朱容基所说的“睡个安稳觉”以及中共头目们所要的“不受讽刺、不见抗议”之类非基本人权),而且他还会去争取尽量减少对其他人基本人权以外之生存内容的恶化甚至影响。进一步的,由于现代文明人之人性帮助他看清了自己身上残存的动物性,他认识到建立一个高于任何人的法律权威的重要性──法律不是只用来限制别人的,也是用来限制自己的。

  反过来,一个只尊重自己的权利、不尊重其他人基本人权、不赞成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人,由于其生命仍然被其自私的动物性所左右,虽然他已经跨入二十一世纪,但充其量他仍不过是一个现代野蛮人而已;最好的例子?任意屠杀、拘捕平民的中共头目以及同样荼毒戕害自己同胞的古巴卡斯特罗和北朝鲜金正日。

  显然,只要是野蛮人掌握了枪杆子,专制就不可避免。“专制对人类历史的发展有过贡献吗?”我想这得看您所谓“人类历史的发展”的含义:如果您这“发展”是指某些人类成员的发展,而非每一个人类成员的发展,那答案也许是有。但有一点请记住:人类历史经历千万年专制仍能发展到今天,决不应该当作专制的“贡献”,因为若无专制对多数人类成员创造力的压抑和社会生产力的浪费,你我今天说不定都能去另一个星系旅游了呢!

  南某反对您“中国人最喜欢搞专制”的说法,您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我相信现代每个国家都是既有文明人又野蛮人的。那么,今天咱们中国是否上述现代野蛮人特别多一点?我不相信。南某生在中国(包括台湾省),到过美国、加拿大、日本、南朝鲜及中国大陆不少地方,朋友中还有来自其它国家的,但我从来都觉得各国百姓都是一样的善良纯朴,一样地懂得人类生命的尊严和宝贵。不同的倒是,在中国大陆(现含澳门、香港)枪杆子始终在少数野蛮人手里,所以他们可以凭着自己“最喜欢”就“搞专制”,肆无忌惮地侵犯其他人的基本人权,还一边不让老百姓说话、一边开动宣传工具胡说老百姓自己不要这些基本人权(难道中国大陆老百姓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而在西方文明国家,现代野蛮人根本无法长时间控制全社会的武装力量,因为那里有健全的民主体制以及建立于其上的法治(rule of law)和受法治保护的言论、新闻、出版自由!

  您接着问:“本来是用来限制人性中恶的那一部份膨胀的中国传统道德,为什么会被搞‘专制’的行家所利用?而更利于‘专制’发展?”

  简单说,那是因为很多中国百姓或过于自卑善良或惑于中共宣传,看不到自己的生命与那些掌权的野蛮人的生命是同样尊贵的。所以,他们自己愿意受中国传统道德约束,却对那些掌权的野蛮人之不受中国传统道德约束(如中共头目三妻四妾贪污盗窃、中共决议出尔反尔自相矛盾)而见怪不怪。中国传统道德既然只适用于部份人,怎么还能“限制人性中恶的那一部份膨胀”?怎么又能不“被搞‘专制’的行家所利用”“而更利于‘专制’发展”?

  您又问:“为什么咱中国人特喜欢搞内斗?这跟每个人头脑中的‘专制他人’的思想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咱中国人的头脑没有包容性?自己是对的,别人的想法,都是错的,都是反动的,都是邪恶的?”

  我不同意您的“咱中国人特喜欢搞内斗”的说法,因为对我来说它隐含了两个意思:①咱中国人不喜欢搞外斗;②咱中国人比外国人更喜欢搞内斗。这二点都不对。

  第一,中国人民在历次反侵略斗争中的大无畏表现惊天地、动鬼神,绝不逊于任何其它国家的人民。而真正“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而该受谴责的,是那些搞专制的中国野蛮人:从绝大多数封建君王到北洋军阀,从蒋家王朝到中共专政(例:一九四九年中共支持外蒙独立、放弃/拒绝收回港澳,今天中共“共同开发”钓鱼岛、南海),他们从来都是一副“宁赠外寇、不予家奴”的卖国嘴脸,何时彻底放弃过“攘外必先安内”的卖国政策?

  第二,中国人内部的纷争并不比外国人多(南某还认为太少)。比如,美国人内斗就绝不比咱们中国人少;美国人事无巨细都爱上法庭,其“忍”功别说比不上法轮功,也根本比不过中国大陆老百姓。但爱争斗并不等于不文明,要看怎么个争法。在美国,个人、团体、商号、政府在法庭上一律平等,大家摆事实讲道理,最后由与双方都毫无利益关系的法官或陪审团作决定(有利益关系之审判者的判决自动无效);如果事实不清,越是有钱有势者越要承担举证的责任。结果:社会比较公正、文明、道德,社会成员的劳动积极性大大提高,生产力高涨的结果是人民生活水平傲视全球。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中共及其党羽和亲友高于法律,小民百姓只有念法轮功的“忍”字诀;气憋得慌就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当然,除了党〕”的模样找其他小民百姓的碴。结果呢?到处没有是非,社会公义不张,伦理道德败坏,大款们钱来得既不正也不难所以胡乱着花,小民们钱来得既不稳也不多所以不敢乱花,导致社会资源极大浪费、生产投资严重不足,社会成员的劳动积极性大大受挫,生产力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结果是人民生活水平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看来,咱中国人的问题不
是甚么“特喜欢搞内斗”,而是在于不讲法治地乱斗!

  您最后问:“为什么咱中国人特喜欢搞‘统一’,什么都要统一,尤其可怕的是:思想统一?宁可内耗也要统一在一块?如分裂了,则必然敌对,而不会搞分裂状态下的和谐?”

  南某以为,说“咱中国人特喜欢搞…思想统一”是栽赃──问问您的熟人里头有几个是心甘情愿地搞政治学习的?说白了,咱中国“特喜欢搞…思想统一”的不是“咱中国人”,而是中共头目这群野蛮的中国人!至于有少数中国人脸红脖子粗地要台湾省回归到中共专制下,那是因为他们忘了中国为什么要强大:中国强大不是为了中国的野蛮人可以去欺负外国人或中国的文明人,而是要全体中国人都能跟上世纪的脚步,过上现代文明的日子──他们应当检查一下自己血液中的那些动物性成份是否一时压过了其人性的成份,您说呢?

  最后,让我们同祝
              文明战胜野蛮!

  南微子(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