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摘取死囚器官的报告

2002-05-03 08:17 作者:廖天琪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近一二十年来人权问题已经是世界政治的一个组成部分。专权国家犯下侵犯人权的行爲,就不能再拿“这是内政问题”来搪塞国际的干预了。一般说来,对异议分子的逮捕,种族歧视,压迫少数民族,宗教迫害等行爲都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产生对加害者的愤怒和谴责以及对受害者的同情和支援。中共政权数十年来在侵犯人权方面创下了世界的纪录,在有些问题上,甚至遭到来自国内外的反抗和抵制。然而也有些问题因涉及到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客观环境的左右,中外人士所能接受的程度反差十分强烈。像对死刑问题,“一胎化政策”(强制堕胎,杀害女婴等)以及摘取死囚器官(非经死者同意或死者及家属不知情)这些问题,大部分中国人即便不同意,也不认爲是严重的人权问题,而有基督教文化背景的西方人将生命的价值放在首位,对中国这些现象深感困扰,因此强烈责难。

拿摘取死囚器官,进行贩卖和移植一事爲例,西方人和中国人的反应截然不同。克林顿总统任内参议员Connie Mack写信给总统,指出中国的劳改制度,“被中国政府看成是人体器官的现成储存库”。她说;“利用死囚器官违反了基本的人权,更重要的是它违背了我们对人性尊严的神圣原则。”

欧洲议会于1998年也对中国的这种做法感到极度震惊,做出决议,强烈谴责:“这是一种犯罪行爲,明显地违反了国际上关于尊重和保护犯人尊严和身体不受侵犯的规定”。世界医学协会(中国是成员国)1987年的宣言中指出“医生永远应该把病人的健康放在首位。捐献器官和接受器官的二者都是病人,他们的权利必须受到医生的保护,否则医生不能参与移植手术。”

纽约长老教会医院的医师培格 (Kenneth Prager)于2001年10月24日给纽约时报投书说:“中国当前的器官移植系统违反了最基本的伦理标准…世界性的器官移植组织应该开除中国的器官移植大夫,直到这种情形改正过来爲止。”一个普通西方人听到大陆医院摘取死囚器官,并移植到出得起高价的病人(很多是海外华人和外国人)体内时,莫不感到惊怖万分。

在中国,摘取死囚器官的事,对普通民众来说不是秘密,大部分人不认爲值得大惊小怪。广州中山大学的两位器官移植医生就曾直言不韪地说:“死刑犯死了,他们的器官与身体一起火化掉,不是浪费了吗?人死了就成了一个物,我们利用废物…”。

去年在美国国会作证的王国齐大夫,亲自到刑场和火葬场去过不下百次,摘取被枪决的犯人的皮肤和眼角膜。他说他只是执行上面交待的任务,有时面对血淋淋的尸体觉得可怕,但是他说他和他的同事内心并没有什么过不去,他们不过按上面的命令工作而已。

按照这种逻辑思维,纳粹罪行由希特勒和几个大头目承担就行了,日本兵在中国肆虐杀人也只是执行上级任务。十年浩劫只抓四人帮,天安门血案只问邓小平,其余人都皆大欢喜,赚钱去也!?

西方人和中国人对“人”的价值观竟是这样不同。这是文明和野蛮的区别还是人本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分水?当代大陆的中国文化和中国人遭受了半世纪的摧残,精神上步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和误区,这笔帐虽然不能只记在中共的头上,但以愚昧,欺骗和高压手段治国的中共是中国恶质文化顺势发展的主因。

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于去年5月出版了英文版,今年2月出版了中文版的中国摘取死囚器官的调查报告,目的并不仅在于外扬家丑,这两份注入了许多工作人员心血的报告希望能让人们意识到,这是一个蔑视人性尊严,践踏基本人权的残忍暴戾行爲,中国社会里持续性地,大规模地有这种野蛮行爲是不能被容忍和接受的。中文版因爲晚了半年多才问世,所以其中包括了近半年来西方,特别是美国媒体和医学界这方面的最新报道和反应。对于关心中国人权的读者,这是一本应读之书。

读者可以电子邮购 [email protected]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