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兰州大学教授是跨国毒品集团的“技术总监”

2002-04-29 20:17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一所知名大学的化学化工学院实验中心主任,在暗地里竟然是一个跨国毒品制造、贩卖集团的“技术总监”,这一意外发现,令厦门海关缉私办案人员颇感震惊,也令记者十分关注。这个化学教授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都做了些什么?他现在又如何?

  可疑粉末牵出毒品犯罪团伙

  2001年11月2日,厦门海关驻邮局办事处在一封由印尼雅加达寄给厦门市莲坂二组38号柳某的特快专递中发现藏有一小包白色粉末。因为当时正值“9·11”事件惊魂未定、炭疽菌邮件神出鬼没之时,这小包可疑白色粉末立刻引起高度警惕。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接报火速赶往现场,对白色粉末进行安全处理。之后,又立即在厦门检疫部门的支持下取样送上海检疫部门化验鉴定。直到上海检疫部门传来消息,排除了含有炭疽可能,压在人们心上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可这包粉末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专门用快递从国外夹寄呢?富有公安工作经验的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办案人员决定进一步深入追查。结果很快出来了:这包净重15克的白色粉末是毒品3-4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俗称“摇头丸”。办案人员同时暗中查明,邮件收件人柳某系供职于厦门一家政公司的外来打工妹。

  凭着职业敏感和经验,办案人员判定邮件的真正主人一定另有其人。乔装成快递员的侦查员很快就给暂住莲坂的柳某送去了曾被查扣的邮件,并巧妙地证实邮件确实并非她所有,而是替她的前雇主周卉琦代收的。“快递员”随即亮明缉私警察身份,取得周卉琦的住址和联系电话。狡猾的周卉琦以出差为由,拒绝与柳某见面,同时又急切追问邮件下落。

  周卉琦的反常举动和诡秘行踪更加坚定了侦查员的判断,其身后必定有更大的黑幕。进一步深入调查,发现周卉琦与台湾、印尼、新加坡等境外可疑人员联系频繁,也发现了周卉琦参与跨国走私毒品的线索。更令人兴奋的是,一个名叫“麦克”的境外联系人将于2002年1月28日来厦门。同时还发现,周卉琦有一批拟从深圳出口的“货物”2002年1月29日将运回厦门。收网时机逐渐成熟。

  2002年1月29日,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调集精干警力,分兵三路,向涉嫌制造、窝藏走私毒品的3个窝点发起冲击,当场查获氯胺酮,俗称迷奸粉(国家二类精神管理药品)59公斤;3-4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3000克;麻黄碱5000克;以及制毒工具搅拌机3台、塑料模板、胶囊空壳、塑料罐及制毒工具书一批。同时抓获犯罪嫌疑人台湾人郭立中及周卉琦、陈作铭、高顺祥等4名。

审讯查清犯罪团伙始末根由

  经审讯情况基本查明:这是一个跨国制毒、贩毒团伙。家住台北,1965年出生,英文名“麦克”的台湾人郭立中,又名郭立增,是这个跨国制毒、贩毒团伙的头目。1974年出生的周卉琦在厦门禹州花园以经营个体花店为掩护,主管团伙财务,负责境内协调、实施操作。“麦克”是周卉琦未婚男友。高顺祥是周卉琦的姐夫。陈作铭是周卉琦的远房亲戚,也是周卉琦过去的嫖客。

  15克可疑白色粉末是郭立中从印尼雅加达寄给周卉琦打算走私进境的一批摇头丸样品;从深圳退给周卉琦的货是他们按郭立中的指令以添加剂名义寄往新加坡的氯胺酮。因深圳口岸有发生炭疽事件,负责承运的深圳香港中旅货运有限公司开箱查验时发现白色粉末,怕过不了关,就把货退给深圳渡商快运公司,深圳渡商快运公司又退回厦门,结果被侦查人员查获。这个毒品犯罪团伙既走私毒品出境,也在境内销售毒品,他们先后从上海等地购买了粉碎机、搅拌机、压片机等制药机械,从山西太原一药厂购进制毒原料,就是为了生产制造毒品。搜查发现的大量空胶囊是准备用来灌装“摇头丸”粉的。

  只有初中文化的郭立中,在台湾没有正当职业,基本是个“混混儿”。郭立中20世纪90年代初来大陆,以台商身份出现,一直从事毒品犯罪活动。特别是在西北地区,到一些地方政府、制药企业频繁活动。郭立中多年行走“江湖”,沉稳老道,沉默寡言。他专门以谈朋友的方式,结交深圳、上海、厦门等各地的女孩,利用她们在大陆的关系为他从事毒品犯罪活动做事。由于长期从事毒品犯罪活动,郭立中对涉及毒品生产制造的化学、化工方面的知识及毒品市场、销售渠道的情况都十分熟悉。

  周卉琦经历坎坷,先在深圳做三陪女,后转移厦门。郭立中与周卉琦在厦门一家夜总会相识,两人一拍即合。之后,周卉琦升级做“妈咪”(三陪小姐的领班),后又承包了小旅社做经理。随着和郭立中的关系日益密切,周卉琦干脆就同郭立中一起做起了毒品生意。

  随着案件审理的继续深入,一个身份完全不同,令人倍感意外的人出现在办案人员的视线中。这个人就是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实验中心主任、副教授张功成!

  化学教授竟为毒贩“打工”

  兰州大学在全国高等学校中是排名比较在前的院校,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在全国高校化学专业亦属排名前位,在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任实验中心主任的张功成的地位和价值也就显而易见了。

在兰州大学,张功成既是一个深受学校信任和重用的实验中心主任,又是一个深受学生尊敬的师长。他肩负教书育人、实验教学、开发科研项目等多项重任。

  然而,调查却发现,张功成与郭立中和周卉琦来往关系十分密切,并受聘于郭立中在新加坡注册的一家公司的技术顾问。他明知这是一个毒品走私犯罪团伙,仍然从1998年以来一直为这个团伙大肆进行毒品走私犯罪活动提供技术支持,他为其提供制造冰毒、“摇头丸”的资料,为其鉴定样品的真伪,帮助其检验毒品纯度,还为其从麻黄草粉、麻黄浸膏中提取麻黄素进行实验。2000年末,张功成根据郭立中的要求,将专门查找和进行实验得到的4M、安非它命、盐酸麻黄素、MDMA等毒品的制作方法存进两张软盘,寄给周卉琦。2001年月12月,他又根据郭立中的要求,将周卉琦藏在月饼盒中用特快专递寄来的16片摇头丸进行化验,并将有效成分百分之四十的化验结果向郭立中报告……

  张功成先后接受了郭立中陆续提供给他的“实验费”、“资料费”11.5万元人民币和一部手机。郭立中要求他做的事,他基本都做了。

  根据侦查、审讯工作进展情况和张功成的犯罪事实,2002年3月初,厦门海关缉私办案人员循线追踪,北上兰州。在兰州海关侦查分局密切配合下,将“1·29”走私毒品案犯罪嫌疑人张功成顺利抓获。并在其住处及实验室内,共查获右旋麻黄素约5公斤、匹莫林约200克、黄樟精油约8公斤、异黄樟素约8公斤、胡椒醛约3公斤及张功成与郭立中来往的书证材料。

  张功成被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刑事拘留并押解回厦门。

  “全家移民”只为黄粱一梦

  张功成涉嫌毒品走私犯罪的消息,在兰州大学有如一声惊雷。熟悉他的人都十分震惊,难以相信。像张功成这样一个生活节俭,事业有成,敢大声说话、性格直爽、有正义感、干工作竞竞业业、十分投入并且前程看好的人竟会与毒贩为伍,竟会做毒品走私犯罪团伙的帮凶。

  其实,张功成的领导、同事和学生都不知道,张功成的心早已不在兰州大学了。面对商品经济的大潮,张功成抵御不住金钱的诱惑,已难耐清贫和寂寞,开始不安分地躁动了。他急于求富,想钱,想全家移民到国外。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他开始行动。他的一儿一女大学毕业后均去了广州,退了休的老伴也随女儿去了广州。学校考虑把他现在居住的60多平方米的住宅调到120多平方米,他谢绝了。反正不准备久留,他不想再为换房破费,宁可住在老房子里,忍受着供暖的不足和经常出状况的水管

他时刻都在注意搜索和发现时机。终于有一天,他听说有个外商要寻找一个能帮助做些药物或植物提取工作的人的信息,便立刻主动表示想和对方联系。这个外商就是“麦克”郭立中。急需为其毒品生意提供专业技术支持人才的郭立中,通过互联网也在到处寻找从事有机合成的大学教师。就这样,经人介绍,1997年秋天在兰州大学校门口,张功成与披着“外商”外衣的毒品犯罪分子郭立中见了第一次面。

  在张功成眼里,外商有钱,有海外关系,是他实现愿望最直接的希望和曙光。共进午餐时,郭立中向张功成寻问从事什么工作及家庭背景等,急不可耐的张功成对一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合盘托出了自己的一切,合作当然很快就开始了。

  已完全掌握了张功成心理的郭立中为了将这条大鱼钓到手,专门在新加坡注册了一家公司,并提出聘请张功成做技术顾问。很快,1998年8月24日,张功成应郭立中之邀,出国到新加坡。张功成一到新加坡,郭立中就直言不讳地提出要张功成帮助试制冰毒。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后来的张功成已是明显的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他既怕受到国家法律的制裁,又怕郭立中不放过他和他的家人,同时还一直幻想着郭立中能成全他的愿望,帮他实现全家移民的梦想,那样也就一了百了了。张功成怕早晚有一天要事发,但他也清楚早晚有一天要事发,可他又幻想着侥幸不会事发。张功成再也没有安心日子好过了。

  事发的一天终于来了。办案人员在郭立中和周卉琦在厦门同居的住宅里发现了根本没有派上用场的张功成认真填写的全家移民的全部资料。

  为了钱,为了全家移民的梦想,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张功成做了毒品走私犯罪团伙的帮凶,葬送了锦绣前程。更为可悲的是,一直到被拘捕入狱,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张功成竟然还不知道“麦克”的真实姓名是郭立中,这个他下了最大赌注、在他眼里无所不能的“外商”不过是个台北街头的“小混混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