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上访族”无语问青天

2002-03-14 05:3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由于中国司法制度的不健全,上访寻求正义公理的民众,在中国党政机关门前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无论是白发老者或落魄青年,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和憔悴。北京媒体13日就披露了一群河北“上访族”悲惨的际遇,他们为了洗刷自己或亲人冤屈,经年累月在中国党政机关前“长期抗争”,生活困苦潦倒,令人鼻酸。

中国时报记者王绰中14日报导说,大陆各地的“上访族”有许多是不信真理唤不回的执著者,他们挑战法律的不公,在党政机关前四处出没、安营扎寨,令中共有关部门十分头痛。甫出刊的北京“新报”就报导,位于河北石家庄市中山西路有一家小招待所,由于紧挨着河北省公安厅以及其他机关部门,加上住宿价格比较便宜,逐渐成为“上访族”集中居住的地方。

这间招待所狭小的房间内摆着六张上下铺,共有十二个床位。不过,来自承德的上访者李贵荣就说,尽管这里一天只叫五元钱(二十块台币),也不是“上访族”能够住得起的。“上访族”大多住在火车站,或者住在一些将要拆迁的破房子内,有时干脆就在信访办附近露宿,只有实在冷得受不了的时候,才不得不花点钱住店。

在石家庄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内,也聚集了一批“上访族”。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和衣靠在墙角睡着了,怀里抱着一个破旧的黑色提包,脚下还放着一个同样又脏又破的老式帆布提包。李贵荣说,他来自张家口,黑提包内都是上访的材料。

石家庄的街头巷尾也露宿着一些“上访族”。一座已拆了一半的破房子内,三个形同乞丐的男子披着被子挤在一起,为了取暖,旁边还有用树枝生的火堆。

大部分“上访族”的生活来源是靠捡拾易开罐、酒瓶子、破报纸之类的垃圾卖钱,有时也伸手乞讨。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只得到卖面条、馄饨、稀饭的小吃摊讨一些残羹剩饭。

今年二十七岁的“上访族”王燕子,她要告医院没有详细诊断就切除了她的两个卵巢。丈夫已经跟她离婚,她没有经济来源,为了打官司,不得不经常去歌厅和洗浴中心做“小姐”。

一个叫田玉华的“上访族”,丈夫三年前和她离婚,法院将家中所有财产都判给丈夫,为了争回属于自己的财产,她光是到北京告状就去了十几次。

报导称,四十七岁的“上访族”方物件是替他哑巴哥哥告状。四年前哑巴哥哥去村外拾柴时,被人残忍地割掉了睾丸,还在肚子上扎了一刀,在医院花了好几千块,用光了方物件几十年的积蓄,他哥哥伤好之后认出了凶手,却没有被法官认可,案件就这样被拖了下来。方物件不满地说:“我就是弄不懂,为啥我哥哥认出凶手却不算数?我跑北京进省城,就是要把这事弄明白!”

来自邢台的何淑霞今年三十九岁,她是个老“上访族”,她为了打一个简单的离婚财产分割官司,找过数不清的单位,各级司法机关先后出过七次判决和五次裁定,最终都没有执行。她说:“如果当初知道上访这么难,说啥也不走这条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