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上訪族」無語問青天

2002-03-14 05:3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由於中國司法制度的不健全,上訪尋求正義公理的民眾,在中國黨政機關門前經常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無論是白髮老者或落魄青年,臉上都寫滿了疲憊和憔悴。北京媒體13日就披露了一群河北「上訪族」悲慘的際遇,他們為了洗刷自己或親人冤屈,經年累月在中國黨政機關前「長期抗爭」,生活困苦潦倒,令人鼻酸。

中國時報記者王綽中14日報導說,大陸各地的「上訪族」有許多是不信真理喚不回的執著者,他們挑戰法律的不公,在黨政機關前四處出沒、安營紮寨,令中共有關部門十分頭痛。甫出刊的北京「新報」就報導,位於河北石家莊市中山西路有一家小招待所,由於緊挨著河北省公安廳以及其他機關部門,加上住宿價格比較便宜,逐漸成為「上訪族」集中居住的地方。

這間招待所狹小的房間內擺著六張上下鋪,共有十二個床位。不過,來自承德的上訪者李貴榮就說,儘管這裡一天只叫五元錢(二十塊台幣),也不是「上訪族」能夠住得起的。「上訪族」大多住在火車站,或者住在一些將要拆遷的破房子內,有時乾脆就在信訪辦附近露宿,只有實在冷得受不了的時候,才不得不花點錢住店。

在石家莊火車站的候車大廳內,也聚集了一批「上訪族」。一個蓬頭垢面的男子和衣靠在牆角睡著了,懷裡抱著一個破舊的黑色提包,腳下還放著一個同樣又髒又破的老式帆布提包。李貴榮說,他來自張家口,黑提包內都是上訪的材料。

石家莊的街頭巷尾也露宿著一些「上訪族」。一座已拆了一半的破房子內,三個形同乞丐的男子披著被子擠在一起,為了取暖,旁邊還有用樹枝生的火堆。

大部分「上訪族」的生活來源是靠撿拾易開罐、酒瓶子、破報紙之類的垃圾賣錢,有時也伸手乞討。實在沒辦法的時候,只得到賣麵條、餛飩、稀飯的小吃攤討一些殘羹剩飯。

今年二十七歲的「上訪族」王燕子,她要告醫院沒有詳細診斷就切除了她的兩個卵巢。丈夫已經跟她離婚,她沒有經濟來源,為了打官司,不得不經常去歌廳和洗浴中心做「小姐」。

一個叫田玉華的「上訪族」,丈夫三年前和她離婚,法院將家中所有財產都判給丈夫,為了爭回屬於自己的財產,她光是到北京告狀就去了十幾次。

報導稱,四十七歲的「上訪族」方物件是替他啞巴哥哥告狀。四年前啞巴哥哥去村外拾柴時,被人殘忍地割掉了睪丸,還在肚子上紮了一刀,在醫院花了好幾千塊,用光了方物件幾十年的積蓄,他哥哥傷好之後認出了凶手,卻沒有被法官認可,案件就這樣被拖了下來。方物件不滿地說:「我就是弄不懂,為啥我哥哥認出凶手卻不算數?我跑北京進省城,就是要把這事弄明白!」

來自邢臺的何淑霞今年三十九歲,她是個老「上訪族」,她為了打一個簡單的離婚財產分割官司,找過數不清的單位,各級司法機關先後出過七次判決和五次裁定,最終都沒有執行。她說:「如果當初知道上訪這麼難,說啥也不走這條路。」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