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触目惊心的浙闽粤地下金融市场

2002-01-20 08:0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国内记者近日在浙江、福建、广东三省部分地区明察暗访时了解到,沿海发达地区民间资金相当充裕,其流动量也相当惊人,各种形式的企业民间融资、地下钱庄、“标会”等不仅屡禁不止,且日益活跃,已经形成一个颇具规模的“地下金融”市场。

  “地下金融”的盘子究竟有多大?

  对于这样的疑问,所有接触到的人士,包括政府官员、学者、金融界、企业界人士等在内,都无法给记者一个确切的回答,但是都隐约感觉到这个“盘子”在沿海发达地区很大。

  如果从点上的情况分析,则较容易估算出三省的民间金融规模。据福建泉州市计委副主任叶舒扬介绍,泉州市民间资金用于炒股的有近80亿元,加上购买国债的资金一共有140亿元左右,而今年上半年居民的储蓄存款是446亿元,这些还是“显形”的民间资金,加上隐蔽的“标会”等等,泉州的民间资金至少也有600亿元。而泉州的民间资金要占福建全省的四分之一,整个福建的民间资金至少有2400亿元。

  人民银行温州支行一位官员从侧面介绍说,他们曾作过统计,自1995年以来,温州现金净投放每年都在60亿元以上,居全省首位,证明老百姓手持的现金量惊人。温州有上千家企业在上海买地置业,在海外投资,在全国的商会多如牛毛,这些资本通通算起来,温州的民间资本的“盘子”是一个惊人的量。仅去年上半年,温州的存款余额为100亿元,其中,城乡居民的私人存款占55%,另外,私人拥有外币8亿美元,要占浙江全省私人外币存款的23%。

  五花八门的“地下金融”依附形态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地下金融”目前主要有以下几种存在形态:

  (1)农户与农户之间的民间借贷活动。

  浙江乐清市虹桥镇是一个经济强镇,镇上有24家金融网点,各项存款14亿元,贷款8亿元,保守估计民间借贷日均余额4亿元;大荆镇地处半山区,据农行分理处主任讲,该镇双峰乡平原村上百户人家,每户都做同一产品“铁皮枫斗”,每户至少要80万资金,大户要300~400万资金,全村约需资金1亿元左右,基本都是向社会借贷。

  据记者调查,过去民间借贷的范围比较小,主要用于生活临时资金急需如结婚、建房等等,而现在,不仅工业、商业,就连办学校、办医院,也会采取向民间集资的办法。如果没有民间借贷,温州的桥头纽扣市场、柳市的低压电器市场等十大专业市场根本就不可能发展壮大。人民银行漳州市中心支行曾经作过调查,福建平和县民营经济的发展主要靠民间借贷,规模在7000万元左右;而龙海市民间借贷的规模则有5000万元左右。

  (2)民间借贷成为中小企业融资“主渠道”。

  广东澄海市一家工艺玩具厂姓林的厂长介绍,当地民间借贷十分平常:“我厂自有资金2000万元,生产旺季时需要流动资金约4000万元,不足部分主要靠民间借贷。我这家企业还算好些,这里的小企业更要靠民间借贷。我妹妹办了一家小厂,天天闹着向我借钱。”

  福建石狮市鸳鸯池布料市场年成交额达到100亿元,市场内550多家经销商向银行贷款的不超过50家。干了近10年布料生意的商人侯智江对记者说,他从未向银行贷过一分钱,做生意全靠自有资金和向朋友临时藉以及企业之间相互拆借。

  温州市工商联赵文冕介绍说,温州企业绝大多数都是靠民间借贷发家的,而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创业者往往利用扩股的形式筹集资金。如在温州瑞安市,江南印染有限公司5个股东集资500万元作为企业的周转资金;三星胶鞋厂以每股50万元,分4.5股从社会上筹集到225万元的周转资金。他说,目前温州中小企业共有16.7万家,资金来源60%靠民间借款。

  (3)地下钱庄和民间“标会”死灰复燃

  潮阳市是粤东地区逃税骗税最严重的县市之一,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地下钱庄,形成骗税和洗钱“一条龙”作业。据介绍,骗税分子大多将骗来的税款通过地下钱庄汇到新疆伊犁,再到乌鲁木齐市场换成外汇,用飞机运抵广州,辗转深圳、汕头、香港等地,形成一条完整的洗黑钱链条。仅去年一年,从潮阳汇到新疆的钱就超过上百亿元人民币。

  据知情人士透露,“标会”在浙江省温州、台州地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就在台州市境内,20世纪八十年代主要活跃在玉环县、黄岩区一带,九十年代则活跃在椒江区、温岭市,据介绍,椒江“会主”跳楼;玉环县“会主”也被人打死。一些上当后的农民则埋怨“会主”“没良心”、“人心不可测”等等。

  在一些贫困地区,由于投资项目少、投资渠道狭窄,为寻求资金增值,民间金融活动也十分活跃。目前仅福建沙县民间标会“体外”循环的资金就达5.2亿元~5.8亿元,民间标会在当地相当盛行。一些青年婚嫁消费以及出国留学等也靠民间标会来筹集资金。福建宁德市民间标会资金约占居民收入总额的三分之一多。一般情况下,每会“会金”有100元、200元、300元等形式,以200元居多。到今年6月底,福建省平潭县公安机关共受理民间标会案件29件,涉案金额共计3400万元。

  “前门”不开,只好走“后门”

  国有商业银行这两年来正忙于收缩阵线,一些经济落后地区的农村,银行机构干脆撤消。与此同时,近年来对农村小法人金融机构清理整顿,使农村资金需求矛盾日趋紧张。这些都给民间金融创造了生存的“土壤”。所以,尽管屡生事端,但一些专家依然认为,像民间借贷这类民间金融活动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无法消灭,甚至在事实上已成为当地农村金融市场“必要的有益的补充”。不能一味采取“关门政策”,必须区别对待,“堵”、“疏”结合,最大限度发挥其积极作用。

  福建石狮市爱登堡制衣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启明说,他的厂房是租的,无法抵押,因为没有信用记录,一直就没有向银行贷过一分钱。只好常常向朋友“化缘”,能借多少资金就做多少产品,白白失去了很多商机。

  浙江温岭市海佳宝冷冻厂厂长张云方向社会上借了100多万元。他对记者说,企业向社会借钱一般由他写张私人借据即可,一年还一次利息,期限也很灵活,利率则由借贷双方自行协商;不像银行,既要审查财务报表,还要半年结算本、利息。他说:“现在社会上借给我利息是8厘,而银行将近6.97厘,还要审批,太麻烦。”

  张云方的话颇具代表性。由于金融机构无法满足民营、中小企业正常的资金需求,后者只好“望贷兴叹”,只好寻找民间借贷。浙江瑞安市华滨包装材料厂副总经理钟云彬说,民营企业融资的渠道很窄,要上市,主板市场注册资金必须达5000万元,这对大多数民营企业没戏,只好盯住二板市场。现在又听说二板市场“两年之内不考虑”,使他们无可奈何。华泰塑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尤作虎反映,企业多头贷款也是“逼出来的”,谁愿意跑来跑去?他说,现在搞一个技改贷款,要跑两、三个月,还不一定能批下来,这就给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壮大“拖了后腿”。用房产作抵押,要打两个“七折”,100万的房产,评估70万元,银行最后贷70(万元)×70%=49(万元),还要房产保险。这些企业主都反映,现在他们的企业已经处于一个“坎”上,银行“扶”一把,企业就能腾跃。

  “助推器”随时可能成为金融风波“导火索”

  民间金融市场的初衷是助推民营经济,以及寻找富裕“闲钱”的出路,结果却往往演变成为金融“地雷”。

  在浙江省温岭市“清会办”,墙壁上《上访会友守则》十分醒目。工作人员赵礼福拿出一摞厚厚的账册,上面详细地记录了“会主”有365名。记者随意拿出一名已经被正式逮捕的“会主”---谢彩娥的记录,此人下面有74名会员,至今尚有188万元没有“化解”。赵礼福讲,“标会”的钱不可能百分之百偿还,市里划定一个偿付率,合理分摊。如果“会主”不配合市里的工作,没有房产作抵,应该偿付50万元以上却没有偿付的,都要被刑事拘留。他透露,截止到去年上半年,全市尚有4500万元没有偿还清,已有29名“会头”被刑事拘留,但还是无法平息一些受骗群众的情绪。

  地下钱庄和民间“标会”往往带有诈骗性质,一旦“盖子”捂不住,就会引发社会不稳定。福建省长乐市的“十八姐妹标会”,自称是“民间互助会”,专门以妇女为诈骗对象,聚敛近亿元资金后宣布“倒会”。今年以来,大批入会者因为投资被吞没而接连上访,当地金融秩序和农村社会稳定受到严重威胁。一些商业银行把长乐市圈定为“金融雷区”,干脆只收不贷。

  不独“标会”如此,一些企业向民间借款后,因为经营亏损,企业主往往采取“走为上”的办法,留下厂房、举家外逃,其后果是整个信用链条的断裂。温岭市东海冷冻厂厂长朱夏香以1.2分的高利息向社会集资,短短四、五年时间,集资1500多万元,加上银行的部分贷款,总共负债近2000万元。朱一家外逃后,法院以280万元的价格拍卖了该企业,在依法定程序归还银行借款后,已无力归还民间借款,使120多位当地农民蒙受损失。有的农民哭天喊地,有的夫妻反目成仇。温岭市松门工商所副所长徐一文说,他的丈母娘连厂里也没有去过一次,仅凭亲戚一句“收购鱼货需要钱”,就将自己的养老钱12万元借给了这家企业,至今也没有要回来。松门远景村林某一家人将67万元借给东海冷冻厂,想不到厂长一夜之间卷铺盖走人,气得林某夫妇几日茶饭不思。

  黑恶势力的渗透,是“地下金融”的一个更值得警惕的方面。今年4月,浙江省庆元县警方一举捣毁县境内一个“强盗钱庄”。恶霸蔡丰和、蔡丰贤两兄弟先以放高利贷为诱饵,如果到期不还,就会指使打手上门暴力逼债,“违约金”每日高达20元到200元不等。这个县6个乡镇11个村庄的数百名群众误入圈套后,很多被逼得倾家荡产。有的借了4000元要还15000元,有的钱还了不退借条,两兄弟反而凭借条向法院起诉。老百姓骂他们是“比黄世仁还黄世仁”。

  “堵”、“疏”结合将民间资金“拉”出地面

  温州市委一位官员认为,温州民间金融市场是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的,这里民营中小企业居多,资本运作以自我积累为主。而国家对其投入太少,建国后到1981年,整个国家给温州的投入资金仅仅6.5亿元。现在温州正在进行“二次创业”,产业集聚、产业升级和城市化进程加快,资金的需要量也再度升级。柳市、平阳等地的工业园区投资上千万元,皆为民间资本。他认为,目前国家的整个金融体系不健全,金融租赁业不发达,加入WTO后“这些问题就变得更为急迫”

  。暨南大学金融系教授杜金岷也认为,民间金融市场具有“土生土长”的融资方式,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资金是经济的“血液”,血液必须要让它流动,但要控制“流向”和“流量”。

  政府究竟应该如何“疏导”民间金融市场呢?专家们普遍认为,具体而言,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建立民间信用体系。比如建立为中小企业贷款的信用担保机构,政府有关部门帮助中小企业“树立”信用。浙江省瑞安市经委主任苏德贤说,整个瑞安市至少有2.4万家中小企业,仅1%属于国有企业,绝大多数还属于家庭作坊企业。为了让企业贷到款,由市经委出面,评比企业星级,给银行参考,还可以在用地价格、外贸出口奖励等方面提供方便。他认为,县域经济宜“抓大聚小”。如何“聚”?把小企业聚拢在大企业周围,作“配套”。这样,资信程度就比原来的“小作坊”强多了。人民银行瑞安市支行副行长王连国也认为,政府不可能为某一个企业筹集资金,但是,政府可以为大多数企业“营造一个适宜的信贷环境”。

  二是开启民间资金的多种投资“通道”。温州市计委固定资产投资处邵为平处长说,政府可以通过发行国债、开放基础设施民资进入领域,“有形的手”将闲钱从民间取出,“代人理财”。她建议,针对个体投资风险大的特点,应建立一批实力雄厚、规范运作、由专业人才管理的产业投资基金,将众多分散的资金集中起来参与桥梁、道路等社会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的投资。这样,既避免了政府投资的“孤军作战”,又可为民间资金的保值增值找到出路。

  三是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包括实行利率市场化改革等,这样有利于减少民间借贷,增强国有商业银行的辐射力。人民银行福州支行调统处处长秦振强说,老百姓手中的钱拥有自主权,银行利率高的时候,民间资金自然就会流入银行,他建议利率杠杆保持最佳的状态。浙江省民营经济研究所所长单东认为,金融体制的改革,不仅要把目光盯住银行、证券,还要注意非银行金融机构,如建立小的投资公司、小的信贷公司、小的基金会甚至租赁公司等等,以这些富有活力的形式,发展面向民营企业的合作金融机构和金融中介机构。广东省银行同业公会的负责人还建议,基层商业银行也应“眼睛向下”,在经济发达的农村地区拓展“个人理财”业务,将更多的民间资金纳入到银行渠道中来。

   “邀会”我国一种古老的民间信用互助形式,一般由发起人(称“会头”)邀请亲友若干人(称“会脚”)参加,约定每月、每季或半年举行一次,每次各交一定数量的款,轮流交由一人使用,藉以互助。“会”的名称五花八门,有的叫“日日会”、有的叫“月月会”、有的叫“楼梯会”、有的叫“互助会”、有的叫“台会”等等。目前一般以5万元会居多,利率在1分至1分5,高出银行利息好几倍。浙江省温州市金乡镇几乎家家都参加“会”,有的一家参加好几个会,全镇8000户,“会”的资金总量约2.4亿元。拥有120万人口的浙江省温岭市,卷入“日日会”的人数就有11万人次,几近十分之一。涉及金额达到10多亿元。

  相关数据

  据人行苍南县支行统计,在120万人口的温州苍南县,仅有29亿元的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人均2000多元,远远低于全国人均5000元的存款标准,这从侧面说明大量的钱在“地下”循环。

  这个县的三个乡镇颇能说明问题:金乡镇金融机构贷款不到资金市场总量的1/3;炎亭镇以渔业为主,信用社存款600万元,贷款300万元,而民间需要约1.5亿元;龙港镇是全国三大印刷包装基地之一,该镇有33个金融网点,各金融机构存款10.8亿元,贷款12亿元,行社贷款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要。这个经济强镇90%企业有社会借贷,民间借贷一般占企业资金总量的30%-40%,利率月息8厘至1分5。

  据对温州66户农户抽样调查,约有83.3%的农户都曾经有过民间借贷活动,其中,用于投资办厂的占36.3%,经商开店占21.2%,养殖业占18.2%,其他如房地产、学校占7.6%,没有一户用于种粮。目前,民间借贷与金融机构的贷款之间存在2-9厘的利差。民间金融正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据农行温州市支行调查,温州市民间借贷的“盘子”要占到整个农村资金市场总量的1/3,经济欠发达的农村占一半左右。在落后的县市,比如文成县、泰顺县,民间借贷的比例更高达2/3。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