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如此腐败,它的出路何在?

2001-10-15 05:19 作者:何德普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腐败,是中共重塑自我形像的一个结果。这个结果为中共精英所深恶痛绝,却也无力加以扭转。其中的原因盘根错节。但有一点是明显却常常为人们所忽略的,那就是中共的性质已无可挽回地改变了。

中共的特质是革命党。暴力化、理想化的中共,在战争年代被塑造成集权专制、廉洁奉公的性质,是极端的清教徒式的党。不管我们如何不能接受其残暴专权的一面,我们还是不得不不佩服其道德较为崇高的一面。

中共执掌政权以后,面临着由革命党转为执政党的重大课题。由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条,以及中共长期革命斗争形成的阶级斗争为纲的意识形态,中共很难一时转换。它的继续革命的惯性,让它一路快速行驶到“文革”结束才逐步减缓。而直到改革开放的“邓小平时代”,它才基本刹 车。经济改革的一个伴随产物,就是中共的革命性的逐渐淡化,以及经济性的逐渐强化。至邓小平南行讲话以后,中共的革命性质已是强弩之末, 而其经济性成为主导性质。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则完全剔除了中共作为革命党的特质,为中共高官与国际大资本家的联手、共同暴富,写下了理论伏笔,也为20年来、凭藉权势暴富的太子党们变相地涂抹上了保护色。中、下层的中共官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领导,个个万贯家财,富得滋滋冒油,他们怎能不去效仿呢?

这样的演变,就使中共当今的角色显得矛盾、尴尬。虽然它还在不遗余力地宣传革命意识形态,但时机已经不对,对中共党员也没有什么实际的约束力和号召力。因为,经济利益的驱动及稳固权力的考虑已经压倒了一切。中共尽管在嘴上依稀还说着革命理想论的话语(特殊时期还会拚命地宣传),它那支看得见的手(政治权力)已经和那支看不见的手(经济利益)勾搭在一起,难分难解,也不想分、不想解。中共在整体上已完全变成一个注重实利的党。

由于中共的专制性至今没有改变,其经济性既不能为意识形态所约束,也没有一套制度上的设计来调控抑制(司法没有独立权的,“法治”摆脱不了“人治”的铁腕,没有新闻自由的“舆论监督”,由权势掌控,更别说无结社、组党自由的社会公众力量制衡不起作用了)。所以,中共的系统化腐败虽为其精英所警戒,却也是回天无力了。

本来,一个执政党有其经济品格和务实作风,应该说是一种进步的表现,不能说是完全坏事一宗。但是,个人的私欲膨胀如果与专制权力纠结、而又缺乏有效的防范措施,那就会给吾国吾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了。

中共的的经济性质已经坐大,而且无可逆转了。它的意识形态的失效和制度上的专权,必然、而且已经引发了整体的腐败化,而且,其程度已深到危及中国社会的稳定,并且造成乱世之象。中共若想对国家民族民众负责,若想为自己负责,则整体上迫切需要明智的决断与勇敢的变革。

中共要根治自己的腐败,只有两条出路:一是自觉而大胆地推行民主政治,实行多党竞争、三权分立、新闻自由,达到标、本兼治;二是强化中央权威,效仿朱元璋式的统治集团自我大清洗。这种严苛酷毒的自清也可达至很高程度的政治清明,重新赢回民心并稳固统治。但是,它的代价是,重创自身的统治架构,面临逼反的危险。

走第二条路的前提是:最高统治者的有其绝对威权,以及效忠最高统治者的一批人是极有权力的“冷血杀手”。这两个前提在今天看来有些玄虚。而且,今天最高统治者的威信和号召力,是不能跟朱元璋或毛泽东相比的。

比较而论,中共效法民主社会才是明智之举。中共自己也反覆申明了这一点,只是由于害怕多党竞争使自己丧失专权、并从而完全失去执政权,同时也害怕实施三权分立、放开报禁、践诺公民自由权利会引发乱局,从而欲说还羞、欲做还愁。但是,最可怕的是,中共若不早下决断,错失良机,不只是羞,不只是愁,党国将由腐败而崩坏,人民将由哀怨而奋击。那时,中共就将难逃其咎、而会在被告席上现丑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