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為倪匡正名!金庸這樣稱讚 古龍、黃霑受他提携 深愛香港(視頻)

2022-07-05 09:24 作者:趙長歌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大家好,歡迎來到《長歌行》,我是趙長歌。

清早醒來,看到倪匡逝世的消息,一陣莫名傷感湧上心頭,雖然說,「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但仍感慨,今年離去的人太多。

在《倪匡傳:哈哈哈哈》的介紹中,有這樣一首概況倪匡人生的詩:

曾經絕處倍從容,
跌宕人生歷險峰。
筆底英雄無處覓,
凡塵率性自蔥蘢。

那我們就以這首詩開始,來説説倪匡,正好,也為倪匡正名,莫讓共產黨污衊倪先生1000遍的謊言,變成人們頭腦中的印象。

國人不識倪匡

倪匡,這位讓香港倍感自豪的文人,2022年7月3日離去了,壽享87歲。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被喻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與金庸、黃霑、蔡瀾等人齊名。他是華語科幻鼻祖、武俠作家,獲電影金像獎終生成就獎。

不過,如果在中國人中做個調查,你會發現,很多人是只知金庸,不識倪匡。這不足為奇,幾年前,有外國記者在中國街訪,很多年輕一代連八九六四,坦克開到天安門都沒聽過。

這不算甚麽,讓人氣憤的是,有不少聽過倪匡名字的中國人會想起,香港是有這麽個老頭,總是下不了妓女的床,好像和周慧敏還有甚麽關係。中共總是這樣描繪倪匡,與他反共有很大關係。

你一定知道他的電影

倪匡文字產量驚人,他一生寫了四、五百套劇本,拍出三百部電影。當年,李小龍的功夫片火爆全球之時,倪匡便為李小龍量身訂製了陳真這個角色,成功塑造了第一代踢碎東亞病夫招牌的精武英雄。

倪匡文思精巧、創意極多,武俠文學多帶玄幻套路。其中《六指琴魔》創造了一個新鮮武俠世界,自連載時便廣受讚譽。玄奇和武俠的結合,特別符合60年代觀眾的欣賞口味。

倪匡對惡勢力的憎惡,也展現在他的劇本中,我們往往會看到一方徹底被摧毀。或許,在他胸中,總有一股正義之氣。

倪匡出名後,中共多次為他策劃返回大陸的回鄉之行,倪匡一一拒絕。對於回大陸的名人,倪匡有時會感到恨鐵不成鋼:「一點知識份子的氣節都沒有,沒有風骨……」

文壇知己:

金庸、黃霑、古龍

倪匡在文壇上交到不少知己,包括金庸、黃霑和古龍。

倪匡曾為金庸的《明報》撰稿。金庸稱讚倪匡說:「無窮的宇宙,無盡的時空,無限的可能,與無常的人生之間的永恆矛盾,從這顆腦袋中編織出來。」

黃霑一出道,略長他幾歲的倪匡便對他賞識有加。一次飯局上,他聽說黃霑月薪八千,這在當時已是天文數字,倪匡說,自己當時「啊」了一聲說:「才八千?」然後就立刻聘他,一萬元一月!別人問倪匡請黃霑做甚麼,他說:「做甚麼都行呀,他甚麼都懂嘛!」當時,他們才見過一兩次面而已。

其後,他倆開始熟絡,友誼長存30年。倪匡1992年起,居住在美國三藩市,每次黃霑去美國,都會專門抽空探他。2004年底,黃霑逝世,倪匡說「他去世前兩三星期,我們還通了一個長電話。他自己也知道不會好了。」

1967年,倪匡去臺灣,第一次認識古龍。倪匡是幫一份武俠雜誌向古龍約稿,兩人一見如故。有人說,倪匡的產量比金庸高,酒量比古龍大,但是據倪匡說,古龍的酒量更大。

古龍出道時,倪匡對他至關重要。當時,倪匡不斷向張徹推薦,建議將古龍小說拍成電影,未果,便又向楚原說情,拍成了《流星蝴蝶劍》。

古龍因飲酒過量,肝硬化早亡,倪匡嘆息說,「我帶著古龍發達,但可能也因為這樣害了他,他發達太早,飲酒太多。」

倪匡說,古龍過世,他三日說不出話;黃霑病逝,他三日吃不下飯。黃霑走時,63歲,倪匡說:「你說黃霑死了可惜,古龍更可惜,他死時僅48歲。他絕頂聰明,大家一起測智商,他180多,我60多。」

同為文人才子,倪匡曾為古龍寫過這樣一幅輓聯:

小李飛刀成絕響

人間不見楚留香

2018年10月,94歲的金庸去世。倪匡接受上海《收穫》雜誌訪問時說:「今天還在網路上看到一張照片:金庸、黃霑、張徹、林燕妮、我。5個人,4個人去世了,只剩我一個了。很寂寞的,真的。我身體差到極點,百病叢生,舉步維艱。但身體不好我也樂天。」

處女作:〈活埋〉

1957年,倪匡在香港《工商日報》發表第一篇小說<活埋>。

「我與史堅隨著李大娘來到這河灣旁,靜靜的小石,一棵柳樹下,一個隆起的新塚,埋下了一個被侮辱了的十七歲的少女。沒有語言可以道出我們心裏的哀痛,我們默默地佇立,鬱紅的夕陽闖破烏雲,把淸碧的河水染得通紅。黃葉颯颯地飄向地上,一隻孤單的雁子,呱呱地叫著,劃破寂靜,追上浮雲,飛向南方。」

翠妞,這位倪匡筆下的清麗女兒,她的愛,她對人生的希望,她對美好的憧憬,連同她的十七歲的年華,被共產黨幹部侮辱了,被中共埋葬了。這就是倪匡的首部作品。

2019年,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中,我們當時看到的新聞,與小説中的描述何其相似。倪匡早年在小說《轉世暗號》中,還寫出中共製造了西藏假「活佛」,這也果然成真。所以有時,懂得歷史就能預言未來,不是嗎?

相比起年少時的自己,倪匡說,自己為了避共產黨到香港,但現在的年輕人沒選擇逃,而是選擇對抗,「我很佩服他們。」

千里走單騎

被一陣風吹走的人生

1957年,倪匡因不滿中共的殘暴,為了生存,千里走單騎,逃到香港。千里走單騎,當然不是騎馬從内蒙跑到香港,他是騎馬逃跑,到了遼寧鞍山投奔哥哥,又回到家鄉上海,再到廣州、澳門,最後抵達香港的。

作為一名「逃港者」,倪匡發表感言說:「如果不從內地逃到香港,非但沒有機會寫作,連繼續活下去的機會都沒有」。

在香港做了3個月的苦工後,倪匡便投身文壇,剛剛我們說的那個小説,倪匡僅用了一個下午就寫出,竟然賺得了90元稿費,比他一個月的工資還高!而且好評如潮。

從此倪匡專心寫作,從未被退稿,再到後來,倪匡的稿酬達到無人能及的天價。倪匡的勤奮也無人能及,他創作力驚人,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和最快的人。有幾年時間,他一天寫2萬字,三、四天可以寫好一套劇本,同時還可以寫七八篇連載小說,他為12家報紙提供稿件,從不拖稿,被譽為「天下第一快手」。

這個從大陸逃出來的「公安幹警」,自學成才,在香港如天馬行空一般。説起自己這個人生轉折,倪匡又極具幽默和哲理性的,從「一陣風」説起。

「我到華東人民革大是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那一年(1951年)我16歲都不到,讀高中,有一次逃課在馬路上亂逛,走過外百渡橋的時候,剛好有一陣風吹來,把牆上佈告的一角吹了起來,遮住了另外一角,看不到佈告的內容了。如果沒有風吹著,我根本不會看那個佈告,誰管他甚麼內容呢,可是風偏偏把佈告吹了起來,我偏偏又有好奇心,就走上去把佈告揭開來看。

一看,華東人民革命大學在招生,最後一天,招生處就在附近不遠的地方。反正也沒事,就走過去看看。結果就報了名。當時要求報名的人要年滿17歲,可是也沒有人管你,他們問我念到哪裏,我說初中畢業,他們說好,那你來吧。就這樣,我被送到蘇州去受訓三個月,三個月之後就分配工作了。

還沒有畢業,就去參加了抓反革命。當時我們是跟著公安部出去走走,看看門而已。我記得一個晚上在蘇州就抓了很多人。我們很迷惑:怎麼那麼多的反革命?後來瞭解到,鎮壓反革命的活動先是在上海展開,很多人從上海跑到了蘇州。這是1951年第一次鎮壓反革命的時候。後來槍斃反革命,我們跑去看,小孩子看到那種場面,回來吃不下飯。」

筆底英雄 笑駡共產黨

因透析了中共的邪惡,倪匡曾説:「愛國必須反共、反共才是愛國。」

身為文人才子,倪匡始終不忘用自己的筆作為利劍,而他自己則化身為一名執劍英雄。

「每當聽到別人說共產黨進步了,總會想起一個老笑話,話說一個食人部落的領袖,不服別人批評他殘忍野蠻,於是派了很多子弟到哈佛、劍橋留學,多年後,這些留學子弟都西裝筆挺的回來,人家問食人部落領袖現在怎樣了?他說我們好進步了,用餐刀吃人肉。共產黨現在的所謂進步就是用餐刀吃人肉!」

「賊喊捉賊,是賊慣用的一種脫身伎倆。這種賊喊捉賊被廣泛使用的例子極多,隨時可見,幾乎每天都可碰到。例如,有甚麼人禍發生,就必然可以看到,有人一臉嚴肅,聲嘶力竭,咬牙切齒,甚至誓神劈願,要追查責任,更會加重語氣:要將責任追查到底!

聽的人,開始時,可能還會有那麼一點感動,可是聽著聽著,就聽出不對頭來了!咦?這件事故,根本就是品質檢查不力造成的,你品質檢查局長,不就是最應該負責的人嗎?怎麼反而在那裏嚷嚷,且嚷得比誰都大聲?哦,知道了,原來是賊喊捉賊!

又例如,市內不安全公共場所,無牌經營年餘,出事了,市長出來,照例一臉正氣,責斥:荒謬之極!咦?這種事,不就是發生在你市長大人的治下嗎,大人你這是在罵誰?哦,知道了,原來也是老伎倆!」

衛斯理 捍衛真理

倪匡寫作範圍廣泛,他是華人科幻小說裏最具影響力的作家。其中《衛斯理》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衛斯理》在1963年起在報章連載,共出版了156本小說,先後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和廣播劇。

據倪匡自己所說,他是乘車經過香港灣仔區大坑道時,望見了衛斯理村的門牌,因此得到主角名稱的靈感。

「衛斯理」,捍衛真理是也。也許有觀眾朋友會問,你何以知道,「衛斯理」就是捍衛真理的意思呢?也許是心有靈犀吧。

大家聽沒聽過這樣一個故事,釋迦牟尼傳位之時,在靈山召集所有佛門弟子,以手拈花,環顧眾弟子。眾弟子皆不明白釋迦牟尼是何用意,唯獨摩訶迦葉與佛祖相視而笑。

倪生,我説對了嗎?

倪匡旋風 風采依然

倪匡1986年受洗成為基督徒,信神後的倪匡感嘆,畢生自詡為行俠道,卻忽略了所愛之人,他說,「自己對太太不夠好。」他與太太終生相守,從美國返回香港的很大原因,是因太太不適應美國的生活,倪生自嘲:「我晚節不保就是了!兒女情長一定英雄氣短。」

當然,倪匡自己也樂於返港,因為他鍾愛香港的自由,鍾愛香港的叉燒飯。2005年,倪匡重臨香港,竟颳起一陣「倪匡」旋風,倪生風采依然。

回來的時候,我以為一個老頭子回來,已經沒有甚麼新聞價值,沒想到一出機場就讓記者包圍了,閃光燈亂閃。第二天,各大報紙的頭條都是:七十歲倪匡回來了!標題處理得那麼大。

回來之後,有些記者一直跟著我,就是通常人們說的那些狗仔。我到哪裏跟到哪裏。我問他們:「是不是你們一定要跟?」

他們以為我要罵他們:「對不起,匡叔,我們也是有任務的。」

我說:「太好了,你們誰的車子漂亮,我坐你們的車子。」

七十年麻將的兩副奇牌

倪生說,國人喜歡打麻將,自己也是如此。他打牌,會感悟牌如人生,因為打牌和人生一樣,充滿不可預測的因素。

「打了近七十年麻將,有兩副奇牌,可以一說。一副十三么,河中打出的牌不足十隻即已叫胡,十三飛。當時哈哈大笑,攤開牌來,聲言人打不要,只胡自摸。以為是百分百的事,怎知硬是摸到尾,就是摸不到一隻么,幾乎要吐血三斗而亡。

另一副碰出三、五、八筒,手上二筒對,八九筒。摸到最後兩隻,摸到九筒,槓八筒,槓上摸的是最後一隻,竟然又是九筒,哈哈,當時幾乎就此一笑西去!氣死和笑死,結果一樣,所以,打麻將,真是人生縮影。」

老驥伏櫪 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 壯心不已

過了古稀,進入耄耋,倪匡曾說,人生的各種配額漸次用完,寫作也是如此。封筆後的他,還是覺得自己的使命未完,於是,又寫了《吾寫又寫》。

在《吾寫又寫③》中,他介紹了很多中共禁書,比如《往事並不如煙》《歷史的先聲》《紅太陽的隕落》《歷史的天空》《麥苗青菜花黃》等,這些書全都是揭露中共的。

他在此書中,又寫下〈最大的賣國行為〉一文:

江澤民在中國國家主席任內,於一九九九年,和當時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所簽訂的中俄邊界條約,可以說是自從人類有了國家觀念之後,最大的賣國行為。被出賣的國家領土,面積達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

而中國方面,共和之後,一直沒承認過不平等條約,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國家主席毛澤東在宣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之後,就宣告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所以香港歸還中國,才會國際公認。

中國政府當然知道這種賣國行為會成為歷史恥辱。其恥辱程度可能連他們自己都接受不了,所以才不敢公告國人。有記者報導了,也被認為「洩露國家機密」。

倪匡是一位真正的愛國者,就如他說的:「愛國必須反共、反共才是愛國。」

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不知不覺,講了這麽多,倪生他離世前對朋友表明,「唔怕死」,又形容離開人世「早日解脫」。此生使命已盡,歸去吧!

以《詩經》中的一首詩,為倪生送別:

殷其雷,在南山之下。
何斯違斯,莫或遑處?
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殷的雷聲,在南山之下響起了。
不要惶恐,怎麼能夠違背上天的旨意呢?
勤奮有為的君子,歸來吧,歸來吧!

最後,敬送倪匡先生一幅輓聯:

香江豪俠捍衛斯理

絕頂聰明以筆匡時

觀眾朋友們,以上就是《長歌行》今天的內容。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別忘了訂閲、點讚和留言~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

大家好,歡迎來到《長歌行》,我是趙長歌。🐼。

喜歡我的頻道,歡迎點贊,訂閱,評論開啟小鈴鐺🔔第一時間觀看精彩內容哦〜

《看中國》訂閱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JYH0o60tlyAdy3g5GNrKw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