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全球戰略大猜謎──普京的「戰爭騙術」(圖)

2022-02-20 09:50 作者:《上報》宋國誠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22年2月1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德國總理蕭茨在裡姆林宮。
2022年2月15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德國總理蕭茨在裡姆林宮就烏克蘭安全問題舉行會談。(圖片來源:MIKHAIL KLIMENTYEV/Sputnik/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2月20日訊】俄烏兵凶戰危,一觸即發,歐洲處於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所說「血肉成河」的邊緣。全世界陷入普京拋出的「戰略大謎題」:會不會打?何時打?各國人民陷入「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狐疑與混沌之中,不知「諾亞方舟」將駛向何處?然而,這場「全球大猜謎」和「末日何時到」的戰爭皮影戲,正是以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其實你不懂普京的心」為劇本,票房極高、全球熱賣。

俄烏本是同根生,入侵何太急?

俄羅斯與烏克蘭本是同源同族,公元10世紀前後,「東斯拉夫」各部落在今烏克蘭地區(烏克蘭首都基輔)結合形成「古羅斯部族」,並建立了「基輔羅斯」公國。當時的基輔大公弗拉基米爾一世(Vladimir I)接受東正教洗禮,娶了拜佔庭公主安娜為妻,將東正教定為國教,樹立了東斯拉夫人的民族信仰。11世紀中期,基輔羅斯勢力衰落,陷入封建混戰,並遭到蒙古人(中國元朝)的入侵,才逐漸分裂成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和白俄羅斯人3個支系,換言之,烏克蘭是今日整個大斯拉夫民族的祖先,在宗教、文化、語言、城市建設方面,都是正宗的嫡系傳統,而俄羅斯只是因為充當蒙古的「殖民代理人」,才得以生存和崛起壯大。

普京如果入侵烏克蘭,等於兄弟鬩牆、同族相殘,實際上違背了普京所主張的「大斯拉夫民族主義」的精神,但普京如果執意蠻幹,或許是一種「後-蘇聯解體效應」,也就是烏克蘭獨立之後,一直走親西方、試圖加盟北約(NATO)的「反俄」路線。普京一再宣稱,北約東擴和烏克蘭加入北約,對俄羅斯構成了安全威脅,但這只是表面上的「欺敵之言」,試圖以一副「受害者」的姿態換取同情。我們可以理解,KGB出身的普京,心中念茲在茲者就是恢復「俄羅斯帝國」的榮光,重振「東斯拉夫民族」的尊嚴,重返前蘇聯時期世界一級霸權的地位。在這種「英雄情結」之下,普京自然無法容忍烏克蘭投靠敵營,成為出走西方陣營的民族敗家子。但實際上,所謂「俄羅斯榮光」早已一去不復返,所謂「俄烏一家親」根本與事實不符,妄想「重返蘇聯」,只是普京個人不切實際的幻想。

俄羅斯抗衡西方:不自量力

從經濟實力來說,美國加歐盟的GDP是俄羅斯的36倍,俄羅斯的人均GDP只有美國的六分之一,在世界排名上甚至比智利、匈牙利、烏拉圭還不如。另一方面,俄羅斯的出口高度依賴能源輸出,石油與天然氣佔其出口總額六成以上,除了飛機大炮等軍工業之外,民生經濟殘破凋敝。以這樣的實力要與美國和北約抗衡,確實不自量力。再從面對西方的經濟制裁來說,例如切斷「北溪2號」(Nord II)天然氣油管,將使俄羅斯的能源出口遭受致命打擊,或是美國將俄羅斯踢出「國際結算系統」(SWIFT),將使俄羅斯失去出口能力與外匯收入,這都是俄羅斯所無法承受的,但普京為何又如此強硬?這是因為普京個人的機智、陰狠和善於運用「獨裁者詭計」。

普京的「獨裁者詭計」

所謂「獨裁者詭計」,不只是權力上的獨裁,而是指沒有人可以猜出普京的心機和計謀,只有普京自己知道自己的算計,不僅深藏不露、唯我獨知,而且隨時轉念或改變,並且在現代網路虛擬世界中進行神出鬼沒的游擊戰,正如當前無人可以猜出普京到底會不會入侵烏克蘭,只有在普京「欺敵致勝」之後才能恍然大悟。普京既非習近平,說話沒人信,普京也不是金正恩,沒事就放個「衝天炮」嚇嚇人,普京的道行遠在前述兩人之上。

普京運用的既不是硬實力、軟實力,也不是「巧實力」,而是「欺實力」,一種結合假訊息、網路戰、諜報戰、認知戰、神經戰等等分化滲透、虛實莫辨於一體的「混和戰略」(或稱「新世代戰爭」)。例如利用下毒或暗殺剷除政敵,特別是利用駭客和假消息操縱他國的選舉,是普京一貫擅長的伎倆。從2004年操縱烏克蘭總統大選,2009年操縱摩爾多瓦(Moldova)總統大選,對歐洲11國製造假訊息以顛覆民主程序,到2016年干預蒙特內哥羅和美國總統大選等等,都是出自普京的「獨裁者詭計」,神不知、鬼不覺,令西方國家真假難分、疲於奔命。

這次的俄烏緊張情勢,就是普京「獨裁者詭計」又一次的登峰造極之作。俄羅斯從北(白俄演習)、從東(陳兵10萬以上)、從南(黑海軍艦演習)三麵包圍烏克蘭,就是一場「衝突戲劇化」和「威脅實境化」的「戰爭騙術」(Maskirovka,轉寫自俄文Маскировка)。普京給了全世界一個大謎題:會不會入侵?何時入侵?從哪入侵?美國言之鑿鑿說俄羅斯最快在2月16日入侵烏克蘭,也許CIA截獲的正是俄羅斯的「假情報」,俄羅斯則回答美國是個神經病!俄羅斯根本沒有入侵烏克蘭的計畫,烏克蘭則說美國在製造恐慌,烏克蘭本國並無「戰爭感」。正當全世界在大猜特猜之際,普京就是運用這種「可入侵、可不入侵」、「不知何時、但可能隨時」的戲劇性姿態,通過一種塑造「假性安全困境」的策略,向世人展示他要求「北約西撤」和「不准烏克蘭加入北約」的戰略訴求。

俄羅斯沒有入侵烏克蘭的理由

理由很簡單,從任何角度來說,普京都沒有向烏克蘭開戰的理由。第一,普京大權在握,並非窮途末路之客,既無地位危機感,也無下臺焦慮症,在接下來的總統大選,他還要繼續統治俄國;第二,俄羅斯既無內憂也無外患,境內既無「顏色革命」,境外北約成員對烏克蘭加盟根本興趣缺缺,從理性決策的觀點來說,入侵烏克蘭毫無必要;第三,戰爭成本太高,現代戰爭是一場「奢華的血肉之宴」,入侵烏克蘭的後果絕非當今俄羅斯所能承擔,只要能源出口遭到截斷,俄羅斯的經濟就會面臨崩潰。

普京深知,由於烏克蘭尚非北約成員國,美國沒有條約上的義務派兵助戰,美國只能「坐壁上觀」,頂多送一些武器,派幾個兵在隔壁巡邏。正是因為美國是個「看戲者」,普京的戰爭舞台劇才顯得更逼真:秀肌肉並非「要打戰」,而是「能打戰」,只要戲演得好,普京在戰略光譜上就握有從「邊境演習」到「核威嚇」的寬大選項。如果戲演得不好,但只要烏克蘭承諾不加入北約,即使最終從邊界撤兵,普京也相信從此北約對俄羅斯的安全威脅,只能原地止步。

除非普京嚴重誤判

除非普京「誤判」,嚴重誤判,也就是認知學派國際政治理論家羅伯特.傑維斯(Robert Jervis)所說的「認知錯誤」(misperception),或者,當普京確認他的所有戰略訴求都遭到西方國家的藐視和否定,以致造成所謂「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誤認入侵烏克蘭就如當年併吞克里米亞一樣輕而易舉,認定西方國家將再度冷眼旁觀,那麼普京就有可能假戲真做,對烏克蘭進行「二次吞併」。那麼這將是人類的災難、文明的災難,俄羅斯也將重蹈蘇聯解體的覆轍。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上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