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看到中共的粗暴殘忍 我無法再當個「親中統派」(圖)

2021-04-01 09:57 作者:《上報》宋國誠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2020年6月12晚,有香港市民在葵湧廣場擺放抗爭橫幅,大批香港警員到場。
2020年6月12晚,有香港市民在葵湧廣場擺放抗爭橫幅,大批香港警員到場。(圖片來源:Adrian/看中國)

【看中國2021年4月1日訊】我是一個出生臺灣軍人家庭的外省第二代,自幼勤學,及長學者。我向來是一個「親中/統派」,胸有民族之愛,心存家國情懷。中國遭受帝國列強百年屈辱,今日發憤圖強,此為歷史使命;我作為國共內戰的受害後代,自然希望兩岸和平發展,作為一個在臺灣的中國人,我當然支持「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但要實現這個長遠目標,必須是中國走上正確的發展道路,所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老子道德經)。但是最近當我聽到「武統臺灣」、「留島不留人」時,當我看到中共處理香港問題時,我的家國情懷一夕崩解,同族相殘之惡湧上心頭,從此以後,我再也無法做一個「統派」(但並不表示我支持台獨),因為我看到中共對香港和臺灣的粗暴與殘忍,也看到中國在國際事務和對美政策的嚴重偏差。

1991年底我隨蘇起先生(前國安會秘書長,時任政大國關中心副主任)初訪大陸,當年我剛進政大,是一個資淺的、替長官提包的小老弟。飛機即將在首都機場降落時,我和鄰座的同事說:「我很激動……,我很想仿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回到祖國波蘭時,一下機就跪在停機坪,親吻祖國的土地……」,我的同事拍拍我的肩膀說:「你神經病啊你」!1992年,我以副團長之名與團長朱新民(我的學長,政大外交系教授,時任國大代表)再訪大陸,在接受「中央電視臺」訪問時,我說道:「海峽兩岸的分裂是中華民族的悲苦與災難,我們應盡速結束此一‘民族分離之苦’,實現中國統一」。

1993年,我隨高育仁先生任董事長的「21世紀基金會」(執行長為中興大學教授周添城)再訪大陸,由北到南,在福州獲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接見。當時,我心中有一疑問,「共產黨人都是這樣嗎?」,因為習近平是如此樸素無華、謙沖有禮。

此刻回想,不勝唏噓。「留島不留人」這句話,經常在我腦中盤旋。原來,所謂「兩岸同胞血濃於水」、「兩岸一家親」並不是真的,中共隨時準備「血洗臺灣」,乃至趕盡殺絕(「留島不留人」不就是這個意思嗎?)──原來我的祖國是一個歷史中的中國,一個「想像的中國」。在歷史轉身之際,只恨史家為何下筆如此之狠!

我在前面的文章:「我對中美2+2(阿拉斯加)會談的幾點看法」中,第一篇的主旨是,在中國尚未成為「全球公共產品」的生產者、維護者和承擔者之前,中國應該繼續扮演「搭便車者」的角色,以一個「合作性的搭便車者」來實現中國的發展,而不是與美國直球對決。在第二篇中,我分析了美國對中政策的幾個致命盲點,但我也指出,中國為何非要「點醒」美國,逼使美國「以實力對待中國」不可?第三篇的要點是,中國此刻與美國繞舌鬥嘴,究竟是為了逞一時之快?還是謀求民族的長遠利益?第四篇是在提醒中國人不要敵友不分、歷史不明,美國不是中國最大的敵人,俄羅斯才是!

在這次中美會談中,美方既不提供餐宴,也沒派人接機,雙方既無握手寒暄,也無同框合照,會後既無聯合記者招待會,也無一篇共同聲明。這就意味著,如果中國擺明要來向美國「叫陣」,那美國也是準備來和中國「攤牌」的。而我在這篇系列文章中也已經把話「說到底了」,中國大可「不吃美國這一套」,但美國一定會一套一套給中國人吃」!

中國可以「叫罵」美國,中國人可以「不吃美國這一套」,但中國可能吃不下也頂不住「世界公敵-全球反中聯盟」這道大菜。

在會議落幕之後,美國已經摸清中國的底線:「哦!原來中國認為美國要用‘實力地位’(中方翻譯是position of strength,美國則可能認定是real power或actual strike),才有資格同中國說話」。接下來美國就是以「實力地位」來對付中國。美國「印太司令部」正積極與日本防衛廳和印、澳國防部,構建一套全方位、可操作的「太平洋威懾倡議」(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PDI)附屬行動計畫。這項行動計畫將改變過去的「第一島鏈防禦」架構,轉而建立「雙島鏈扇形打擊」架構,也就是以關島為軸心,以第一、第二島鏈為幅軸,扇面打擊範圍涵蓋北從中國青島南至海南的整個東南沿岸。在此同時,美國也正積極籌組「全球抗中統一戰線」,從美日(臺)、美韓、「四方會談」(美、日、印、澳,QUAD)到美歐,對中國進行全面性的戰略打擊。換言之,美國已經從「遏制中國」(Contain China)轉向「擊敗中國」(Beat China),美國將從國際組織、同盟陣線、美國單方「三管齊下」,也就是既單挑,也打群架。也就是說,John Mearsheimer筆下的「大國政治的悲劇」開始上演。

中國呢?是要轟炸夏威夷?還是解放關島?是要炮列印度?還是遠征澳洲?是要佔領釣魚臺?還是攻打臺灣?還是宣稱「中國人刀槍不入」?還是乾脆回到井岡山,重建革命根據地?

在這裡,我要給習近平主席同志一些忠告:

一、美國至今依然維持的全球霸權地位,絕不是你老人家的個人意志所能轉移。你所說的「東升西降」是錯誤的,也是不符合實際的,理由很簡單:事實並非如此,所謂「美國衰落論」是你的幕僚給你「壯膽」的假話(你老是愛聽那個教條馬克思主義者王滬寧的話,又開門放出一隻胡錫進(或稱胡比特)出來破壞你的名譽)。中國可以「叫罵」美國,中國人可以「不吃美國這一套」,但中國可能吃不下也頂不住「世界公敵-全球反中聯盟」這道大菜。

二、請問習大大,你到底期待或希望一個「什麼樣的中美關係」?您是想「打倒美國帝國主義」?「把美國管起來」?還是希望美國「改邪歸正」,美國總統聽您使喚?繼續惡化下去的中美關係,對於您的領導與威信,究竟是助力還是阻力?當你的特使同志飆罵了美國一頓之後,還指望人家與你「相向而行」?當你把美國痛斥了一番之後,就可以「平視世界」?或指望人家與你「合作共贏」?

三、習主席您準備好了嗎?您準備和美國及其盟友打一場「准第三次世界大戰」了嗎?在20世紀中,美國一共打了四場大型戰爭,對手分別是威廉德國、日本帝國、納粹德國和蘇聯,美國被其中一國打敗了嗎?還是這四個對手相繼垮臺了?冷戰之後,從1991年至今,美國一共打了六場中小型戰爭,對手分別是伊拉克、波士尼亞、科索沃、阿富汗、利比亞,在這六場戰役中,美國被打敗了嗎?還是習主席您認為俄羅斯和北韓會和中國一起打美國?即使中美尚未開戰,當前所謂「來自中國的挑戰」(the challenge coming from China)已成為國際共識,試問,中國要成為「世界公敵」、與全世界為敵嗎?

除了給習近平同志幾點忠告之外,我還要提出中國如何走上正確的發展道路。

1,再深化改革,擴大分享中國改革的世界紅利

1978年中國從文革廢墟中爬起,直到今天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種成果得來不易。中國的改革開放,除了有小平同志(們)務實而睿智的領導(小平承諾中國永不稱霸),有13億中國人的辛勤努力,也得益於中國努力營造一個和平友善的國際環境,使當時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將給世界帶來好處,人們歡迎「中國和平崛起(發展)」,美國也樂於向中國開放市場、技術輸出並接觸交往(engagement)。但是改革至今,中國「小康」了嗎?除了一部分人之外的中國人富起來了嗎?中國的人均所得有多少?中國真的實現了國際標準的全面脫貧了嗎?沒有!完全沒有!經濟發展是中國崛起的「重中之重」,今天的中國應該繼續走深化改革、全面開放的路線,繼續營造一個寬鬆友好的國際環境,讓世界分享中國改革的紅利,搭中國經濟發展的「順風車」,這樣才能使中國經濟昂首前進,提早實現中國的全面小康。

2,中國不必稱霸

中國只要能養好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實現聯合國標準的全面脫貧,維持基尼係數永久保持0.5以下,處理好「敦邊睦鄰」的周邊關係,就已經是夠「稱霸」了,而不是硬著頭皮去和美國較量才叫稱霸,因為「鬥嘴」不會使中國更加強大。這不是說中國只能做「吃飯」的民族,而是世界沒有一個民族可以做到中國這種成就。做一個「世界霸主」是一件很勞民傷財的苦差事,除了要做「全球公共產品」的生產者,還要做「全球安全秩序」的維護者,還要做「全球公安武警」的執法者;除此之外,作為一個「世界霸主」,還要疲於奔命去提防、消除、對抗所有可能的搗蛋者、競爭者、挑戰者;除了經常要出去對話、協商和談判,如果話不投機、談判破裂,還得出兵打仗,即使殺敵一萬,自己也可能損兵八千。

3,推行「戰略收縮」,重建世界的「中國信任感」

即使從最基本的常識出發也知,朋友越多、敵人越少,對自己最有利。對於西方國家所批評中國的,即使缺乏證據、抹黑栽贓,也應耐心解說、循循善誘。中國並非惡霸,只是發展太快、崛起太猛、姿態過高、口氣太差,也就是所謂「戰略膨脹」。在有關新疆、香港、臺灣、南海、東海…..等等問題上,中國應該採取為期10年的「戰略收縮期」,局部妥協、暫時退卻、緩和對立;這不是示弱或矮化,更不是怯懦、沒面子,而是繞道和轉進,重建世界對中國的信任,因為小平同志說過「中國離不開世界,世界也離不開中國」。因為你的「核心利益」,卻是別人的「生命威脅」,因為你的「堅持」,卻是別人的「恐懼」,繼續下去,就會逼使全世界起來「群打」中國,也就是所謂「新八國聯軍」,套用楊潔篪所的話:「難道中國人吃洋人的苦還少嗎」?中國既不應放任「義和團式的愛國主義」的氾濫,那是在「樹敵」,更不必讓「創傷的民族悲情」持續發酵,那只是「自卑」,也應該召回所有「戰狼外交官」,因為那是在「交惡」;簡單的說,中國必須跳脫「修昔底德陷阱」,在中國還不充分具備承擔戰略膨脹的綜合國力之前,切忌成為世界公敵,切莫八方交惡,最後遭致全球圍堵而四面楚歌。

4,放棄「武統論」,重建兩岸關係

我記得一次在廈門大學與臺灣研究專家陳孔立老師會面時,他說:「凡是臺灣同胞高興的就去做,不高興的就不要做,這就是大陸最好的對臺政策」,陳孔立最近(2020年7月)也說道:「急功近利的武統,是對臺灣歷史與和平統一方針的無知」。這些話,我不僅印象深刻,更是深受啟發。「台獨」是一個假議題,但如果大陸一再釋放「留島不留人」的兇惡訊息,一再戰機擾臺,禁止鳳梨進口…..等等,「台獨」就會變成「真議題」,只會「助長檯獨、挫敗統派」。「武統」既不會嚇死臺灣,也不會逼退美國,即使解放軍登島成功,2300萬屍橫遍野,美國聯軍也會把你們趕回去。因為,從美國的戰略利益來看,臺灣這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美國絕不可能讓其落入一個挑釁的、反美的中國手中。簡單的說,中國對臺灣的作為,是國際間檢視中國究竟是「愛好和平」還是「窮兵黷武」的一面鏡子,一念之差,善惡立現!兩岸關係只有「和平統一」,即使時間長一點,也沒有第二條路,兩岸中國人對此不可不思、不可不慎!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研究員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上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上報》宋國誠相關文章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