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4種非人折磨 殺死我全家也要說出真相(圖)

2022-01-23 07:02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在法國國民議會作證的證人之一:吾買爾·白克力(Omar Bekli ) 2022年1月17日,法國國民議會。
在法國國民議會作證的證人之一:吾買爾·白克力(Omar Bekli ) 2022年1月17日,法國國民議會。(圖片來源:法廣)

【看中国2022年1月22日讯】(法廣RFI)法國國民議會1月20日以169票支持,1票反對的壓倒性多數的表決結果通過了有關「正式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對維吾爾人實施的暴力屬於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的議案,該議案的通過得益於歐洲維吾爾學院以及法國歐洲議員格律格茲曼等政治人物的不懈努力,同時也離不開敢於公開作證的曾經在新疆監獄或再教育營遭受酷刑折磨的維吾爾族人的親自作證,今年43歲的吾買爾·白克力就是其中之一。

中國官方於2019年9月29日在北京舉行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56場涉疆問題新聞發布會特別提到了吾買爾白克力的個案,指控他曾經資助境外“聖戰”,並且譴責吾買爾·白克力編造其本人及親屬被中受到中國政府迫害的謠言。那麼,吾買爾·白克力先生對上述指控有何回復?吾買爾·白克力先生在法國國民議會接受了法廣的專訪:

法廣:首先請您十分簡單地介紹一下您自己以及您被逮捕的前後經過。

吾買爾·白克力:我是1979年4月30日出身於東突厥斯坦吐魯番的鄯善縣 ,我畢業於職業大學,學的是酒店管理,畢業之後一直到2006年在克拉瑪依工作,期間因為工作待遇不公,因為受到種族歧視,因而決定離開新疆移民到哈薩克斯坦,到哈薩克斯坦之後一直從事經營床上用品生意。一直到2014年,開始在一家國際旅遊公司工作,並且不久擔任副經理,因為我學習過酒店管理,而且我會講四種語言,漢語,維語,哈薩克語與俄語,所以,我的工作特別順利,生意也特別好,同中國的交往也十分多。2017年,阿斯塔納舉行世博會,為了此次會議,我們去了烏魯木齊,在烏魯木齊參加了兩天的會議,會議結束之後,我回到吐魯番探望我的父母。2017年3月26日早上10點,不知道是什麼原因,5名荷槍實彈的警察,2輛警車來到我們家,他們給我頭上帶上黑套之後就把我帶走了。首先帶到公安局,沒收了我的護照,手機等等,之後又把我帶到一個不明的地方,對我全身的各個器官進行了仔細的檢查,最後檢查眼睛的時候才拿下黑套,我才意識到自己還活着,全身的器官沒有缺少。檢查完了之後,把我帶到鄯善縣的派出所,帶上腳鐐和手銬,整個過程中,沒有說一句話,沒有人告訴我究竟是為什麼!一周之後,克拉瑪依公安局派人把我接到公安局,在公安局的地下室對我拷打,施行酷刑,他們指控我危害國家安全,煽動恐怖活動,支持恐怖分子。但是沒有任何證據,他們要我簽字,酷刑折磨了10多天之後,把我關進了克拉瑪依的派出所,帶上腳鐐手銬,把我綁在板床上,綁了3個月21天。裡面有許多被關押的年輕人,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被關押。克拉瑪依是一個富裕的石油城,公民受教育程度很高,被關押的都是工程師、律師等等,他們都會說漢語,根本不需要接受什麼職業培訓。幾個月後,我被轉往一個教育培訓中心,其實,他同派出所沒有什麼區別,如果不遵守他們的法規,就受遭受5種折磨,比如說:24小時不能睡覺、不能吃飯、24小時坐老虎凳、夏天24小時曬太陽、冬天就光腳赤身裸體站在冰上、還有坐24小時的水牢。上述4種折磨我都承受過。我進去的時候體重120公斤,6個月之後我出來的時候體重僅為60公斤!

法廣:您是哈薩克斯坦公民?您最終是如何獲釋的?

吾買爾·白克力:是的,首先是因為他們什麼證據也沒有找到,另外,我被關押4個月之後,哈薩克斯坦使館與在烏魯木齊領事館的人出面交涉,因為我是哈薩克斯坦公民,我在監獄與哈薩克斯坦的2名官員會晤。之後,在11月24日他們才將我釋放,放我的時候,他們說,不好意思,我們抓錯了人,你出去什麼也不要說,因為哈薩克斯坦就是我們的手下,我們隨時可以再抓你,再說,你的家人都在國內,要為你的父母着想。他們就這樣威脅我,我也知道他們說的是實話。他們說,你能夠活着出去就已經很幸運了,好好出去過日子吧。我當時說:“好”。我出來的時候連路都沒法走,我先到妹妹家住了一夜,之後,又到父母家療養了一周,才安全地回到哈薩克斯坦。回家之後,一個多月,就有哈薩克斯坦當地媒體以及國家電視台來我家採訪,我就把真相如實地告訴了大家。之後,2018年3月,美聯社的記者從美國來採訪,我也同樣和他們說得一清二楚,因為我一定要求當局賠償我的經濟與精神損失。之後,我的父母就遭到逮捕,幾個月後我的父親就被他們折磨而死。

法廣:就您父親去世的原因和您核實一下,中國官方的公告說:“他的父親因病(肝癌晚期)於2018年9月18日在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這些都有醫院的證明。”說您的指控 ”完全是胡編亂造、造謠污衊“,您怎麼回應?

吾買爾·白克力:在中國偽造證件太容易了!我的父親是一位退休幹部,他的醫療保險福利各方面都特別好,他可以免費做體檢,身體也特別好,不喝酒,我離開吐魯番的時候他的身體就很好,我的父親是2018年4月24號被關進再教育營的,5個月的時間怎麼會一下子就得肝癌呢?我知道的是,他們強迫我的父親拍視頻,譴責他的兒子從事恐怖活動,但是我父親回答說,你們無緣無故地把我的兒子抓起來折磨了這麼長時間,還要我譴責他,你們就直接槍斃了我吧!

法廣:再和您核實一下,中國官方的聲明中說您:“2006年6月,他還將2.2萬美元用於資助境外“聖戰”人員”,這是怎麼回事?

吾買爾·白克力:2006年6月,我人當時還在烏魯木齊,正在辦理去哈薩克斯坦的移民手續,他們如果有證據的話,為什麼當時沒有將我逮捕?我如果真的資助恐怖分子的話,他們會放我出來嗎?我看到了趙立堅公布的這條消息,這十分可笑,我當時被關押的時候沒有提出這一條指控,我被釋放以後,並且向媒體揭露了獄中的真相之後,他們才提出這一證據,您不覺得奇怪嗎?

法廣:確實,如果他們確實有證據的話,為何沒有在您被關押期間拿出來?那您不擔心您在新疆的其他家人以及您本人的安全嗎?

吾買爾·白克力:我早就和當局說得很清楚,你們就是把我的父母,把我的妹妹都殺了,我也要說,至於我自己,我早就已經是個死了的人了,我一點兒也不怕死,他們已經試過幾次,我也知道很可能有一天我們會把我殺死,但是我不害怕,老天爺讓我活一天,我就要說。我已經把我生命交給了老天爺,我早就告知我的家人、妻子、兒女,我早已是一個死人。我一直受到中國當局的威脅,今天我們還繼續威脅我說不要說得太過分,但是我一定要討一個公道,他們無緣無故地把我關起來酷刑折磨,最後就一個“抓錯了”了之,我一定要他們賠償我的經濟與精神損失。這就是我到荷蘭的原因,我要在國際法庭起訴中國政府。

法廣:中國國內的絕大多數漢人對新疆維吾爾族的遭遇其實並不了解,您對中國國內的民眾以及僱傭新疆勞工的中國的企業老闆有什麼話說?

吾買爾·白克力:我希望中國的老百姓必須清醒過來,為了保護自己的權力,保護自己的家庭,過上有尊嚴的生活,反對共產黨,推翻共產黨。不要繼續這樣忍受下去了!

非常感謝哈薩克斯坦籍維吾爾人吾買爾·白克力先生接受法廣的專訪。

原標題:吾買爾·白克力:即使殺死我全家我也要說出真相!

来源:法廣RFI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