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4种非人折磨 杀死我全家也要说出真相(图)

2022-01-23 07:02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在法国国民议会作证的证人之一:吾买尔・白克力(Omar Bekli ) 2022年1月17日,法国国民议会。
在法国国民议会作证的证人之一:吾买尔·白克力(Omar Bekli ) 2022年1月17日,法国国民议会。(图片来源:法广)

【看中国2022年1月22日讯】(法广RFI)法国国民议会1月20日以169票支持,1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的表决结果通过了有关“正式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维吾尔人实施的暴力属于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的议案,该议案的通过得益于欧洲维吾尔学院以及法国欧洲议员格律格兹曼等政治人物的不懈努力,同时也离不开敢于公开作证的曾经在新疆监狱或再教育营遭受酷刑折磨的维吾尔族人的亲自作证,今年43岁的吾买尔·白克力就是其中之一。

中国官方于2019年9月29日在北京举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56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特别提到了吾买尔白克力的个案,指控他曾经资助境外“圣战”,并且谴责吾买尔·白克力编造其本人及亲属被中受到中国政府迫害的谣言。那么,吾买尔·白克力先生对上述指控有何回复?吾买尔·白克力先生在法国国民议会接受了法广的专访:

法广:首先请您十分简单地介绍一下您自己以及您被逮捕的前后经过。

吾买尔·白克力:我是1979年4月30日出身于东突厥斯坦吐鲁番的鄯善县 ,我毕业于职业大学,学的是酒店管理,毕业之后一直到2006年在克拉玛依工作,期间因为工作待遇不公,因为受到种族歧视,因而决定离开新疆移民到哈萨克斯坦,到哈萨克斯坦之后一直从事经营床上用品生意。一直到2014年,开始在一家国际旅游公司工作,并且不久担任副经理,因为我学习过酒店管理,而且我会讲四种语言,汉语,维语,哈萨克语与俄语,所以,我的工作特别顺利,生意也特别好,同中国的交往也十分多。2017年,阿斯塔纳举行世博会,为了此次会议,我们去了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参加了两天的会议,会议结束之后,我回到吐鲁番探望我的父母。2017年3月26日早上10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5名荷枪实弹的警察,2辆警车来到我们家,他们给我头上带上黑套之后就把我带走了。首先带到公安局,没收了我的护照,手机等等,之后又把我带到一个不明的地方,对我全身的各个器官进行了仔细的检查,最后检查眼睛的时候才拿下黑套,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全身的器官没有缺少。检查完了之后,把我带到鄯善县的派出所,带上脚镣和手铐,整个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人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一周之后,克拉玛依公安局派人把我接到公安局,在公安局的地下室对我拷打,施行酷刑,他们指控我危害国家安全,煽动恐怖活动,支持恐怖分子。但是没有任何证据,他们要我签字,酷刑折磨了10多天之后,把我关进了克拉玛依的派出所,带上脚镣手铐,把我绑在板床上,绑了3个月21天。里面有许多被关押的年轻人,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关押。克拉玛依是一个富裕的石油城,公民受教育程度很高,被关押的都是工程师、律师等等,他们都会说汉语,根本不需要接受什么职业培训。几个月后,我被转往一个教育培训中心,其实,他同派出所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遵守他们的法规,就受遭受5种折磨,比如说:24小时不能睡觉、不能吃饭、24小时坐老虎凳、夏天24小时晒太阳、冬天就光脚赤身裸体站在冰上、还有坐24小时的水牢。上述4种折磨我都承受过。我进去的时候体重120公斤,6个月之后我出来的时候体重仅为60公斤!

法广:您是哈萨克斯坦公民?您最终是如何获释的?

吾买尔·白克力:是的,首先是因为他们什么证据也没有找到,另外,我被关押4个月之后,哈萨克斯坦使馆与在乌鲁木齐领事馆的人出面交涉,因为我是哈萨克斯坦公民,我在监狱与哈萨克斯坦的2名官员会晤。之后,在11月24日他们才将我释放,放我的时候,他们说,不好意思,我们抓错了人,你出去什么也不要说,因为哈萨克斯坦就是我们的手下,我们随时可以再抓你,再说,你的家人都在国内,要为你的父母着想。他们就这样威胁我,我也知道他们说的是实话。他们说,你能够活着出去就已经很幸运了,好好出去过日子吧。我当时说:“好”。我出来的时候连路都没法走,我先到妹妹家住了一夜,之后,又到父母家疗养了一周,才安全地回到哈萨克斯坦。回家之后,一个多月,就有哈萨克斯坦当地媒体以及国家电视台来我家采访,我就把真相如实地告诉了大家。之后,2018年3月,美联社的记者从美国来采访,我也同样和他们说得一清二楚,因为我一定要求当局赔偿我的经济与精神损失。之后,我的父母就遭到逮捕,几个月后我的父亲就被他们折磨而死。

法广:就您父亲去世的原因和您核实一下,中国官方的公告说:“他的父亲因病(肝癌晚期)于2018年9月18日在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这些都有医院的证明。”说您的指控 ”完全是胡编乱造、造谣污蔑“,您怎么回应?

吾买尔·白克力:在中国伪造证件太容易了!我的父亲是一位退休干部,他的医疗保险福利各方面都特别好,他可以免费做体检,身体也特别好,不喝酒,我离开吐鲁番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很好,我的父亲是2018年4月24号被关进再教育营的,5个月的时间怎么会一下子就得肝癌呢?我知道的是,他们强迫我的父亲拍视频,谴责他的儿子从事恐怖活动,但是我父亲回答说,你们无缘无故地把我的儿子抓起来折磨了这么长时间,还要我谴责他,你们就直接枪毙了我吧!

法广:再和您核实一下,中国官方的声明中说您:“2006年6月,他还将2.2万美元用于资助境外“圣战”人员”,这是怎么回事?

吾买尔·白克力:2006年6月,我人当时还在乌鲁木齐,正在办理去哈萨克斯坦的移民手续,他们如果有证据的话,为什么当时没有将我逮捕?我如果真的资助恐怖分子的话,他们会放我出来吗?我看到了赵立坚公布的这条消息,这十分可笑,我当时被关押的时候没有提出这一条指控,我被释放以后,并且向媒体揭露了狱中的真相之后,他们才提出这一证据,您不觉得奇怪吗?

法广:确实,如果他们确实有证据的话,为何没有在您被关押期间拿出来?那您不担心您在新疆的其他家人以及您本人的安全吗?

吾买尔·白克力:我早就和当局说得很清楚,你们就是把我的父母,把我的妹妹都杀了,我也要说,至于我自己,我早就已经是个死了的人了,我一点儿也不怕死,他们已经试过几次,我也知道很可能有一天我们会把我杀死,但是我不害怕,老天爷让我活一天,我就要说。我已经把我生命交给了老天爷,我早就告知我的家人、妻子、儿女,我早已是一个死人。我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威胁,今天我们还继续威胁我说不要说得太过分,但是我一定要讨一个公道,他们无缘无故地把我关起来酷刑折磨,最后就一个“抓错了”了之,我一定要他们赔偿我的经济与精神损失。这就是我到荷兰的原因,我要在国际法庭起诉中国政府。

法广:中国国内的绝大多数汉人对新疆维吾尔族的遭遇其实并不了解,您对中国国内的民众以及雇佣新疆劳工的中国的企业老板有什么话说?

吾买尔·白克力:我希望中国的老百姓必须清醒过来,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力,保护自己的家庭,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反对共产党,推翻共产党。不要继续这样忍受下去了!

非常感谢哈萨克斯坦籍维吾尔人吾买尔·白克力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原标题:吾买尔·白克力:即使杀死我全家我也要说出真相!

来源:法广RFI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