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那些上不了高中的孩子 去哪兒了?(圖)

2021-12-06 06:2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學生
中學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2月6日訊】職校生,一個在社交媒體上沒什麼存在感的群體,偶爾上次熱搜,多半也是負面新聞。

比如最近幾個月,先是身著黑色正裝的學姐囂張查寢的視頻走紅網路,後有河北一職校老師查寢時出口成髒,放狠話說「弄走一個算一個」。

在很多人眼裡,偏離了「高中-高考-大學-工作」這條人生「正軌」的中職生,似乎就是問題學生的代名詞,得到的關注也顯著少於其他同齡人。

可這個群體其實並不小。僅2020年,全國中等職業教育在校生就多達1628.14萬人。

但在網際網路上,他們真的不太會被看見。

初中畢業生,有四成去了中職

相比被稱為「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的高考,最近很多父母更擔心的是孩子的中考。諸如「教育部將落實1:1普職比」這樣的說法,每年中考前都會出現。

面對「一半學生上不了普通高中」的說法,家長很難不焦慮。在今年6月份,北京市教委甚至出來緊急闢謠,稱北京不可能出現大幅度的普高學位緊缺,「家長們大可放心」。

但實際上,和以前比,如今小孩上普高的機率大了很多。

我們常說的高中,其實指的是普通高中,但準確來說,普高和中等職業教育都同屬於高中階段教育。

不論是普高,還是中職,在20年前,能接受高中階段教育的人都不多。2000年時,中國只有29%的初中畢業生能讀普通高中,21%的人能讀職業學校。到了2020年,普高錄取率已經達到57%,職業學校的招生比例也穩定在39%左右。

讀完初中就不再讀書,成為「社會人」,這在以前太常見了。但如今,家長們要擔心的不是小孩上完初中就沒書讀了,而是考不上高中只能去讀職校的問題。

2020年,1535.29萬人從初中畢業,有多少人去讀了中職呢?

根據教育部的統計數據,去年有591.13萬的初中畢業生去了中等職業學校就讀,而升讀普高的初中畢業生數量為876.44萬。

雖然都是中職生,但實際上他們去往了不同的學校,分別是職業高中、普通中專和技工學校。這三類學校的基本學制大都是三年,培養的都是「技能型人才和高素質勞動者」。

它們之間最大的區別在於,職業高中和普通中專歸屬教育部門管理,而技工學校歸屬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管理,學歷認證在技工院校畢業證書系統,學信網上查不到。

目前來看,職高和技工學校的招生數佔比都在10%左右,普通中專招生數要更多,佔比為17.76%。

農村學生,才是中職的最大生源

在網路世界,上大學,似乎是件再容易不過的事情,甚至有種「人均985、211遍地走」的錯覺。

但實際上,考不上普通高中的人不在少數,他們只能尋求其他出路。尤其是面對「普職1:1」的說法,很多城市家庭的家長都擔心自己的孩子上不了普高就要去讀中職。

但其實,農村學生才是中職的主要生源。

農村小孩接受高中階段教育的機會始終少於城市。中國綜合社會調查(CGSS)2017年的數據顯示,長期以來,絕大多數農村學子在九年義務教育之後,就步入了社會,這種情況直到90後這一代才有所改觀。

當城市家長在焦慮如何讓孩子「超前培養、突出特長、擠進名校」,研究擇校和學區房時,大多數的農村小孩,如果不想初中畢業就去打工,多數就只有中職這一條路可走。

和從小在農村長大、上學的人類似,跟隨打工父母到城市上學的流動兒童,他們中的多數人也不得不考慮中職。

迫於生計外出打工的父母,不少人會考慮將小孩接到身邊,但流動兒童的教育處境一直都很尷尬。

根據教育部統計數據,整體來看,相比本地初中畢業生超過六成上普高的比例,流動兒童能升讀普高的比例一直以來都不到40%。

打工的父母想讓小孩留在城市繼續上學,但由於「差別化落戶」,他們很難進城市公辦高中就讀。

以積分入學制代表的廣州和深圳為例,根據《中國流動兒童教育發展報告(2019-2020)》,從異地中考的情況來看,2017年廣州流動兒童能進入公辦高中的比例僅為14.1%,而深圳這一年也只有24%–25%的流動兒童可以考取公辦普高學位。

城裡留不下,要回去也很難,回流兒童不管在學業還是生活環境上,很大可能會水土不服,回老家後他們的留級比例達到22%。

不論是在城市還是回戶籍地,普通高中都不好考,他們更有可能被分流去中職。

在一篇報導中,一位上海中等職業學校的老師向記者列舉了班上學生家長的職業,「工人、保潔、食堂打菜員、無業……不少學生是沒有本地戶籍的流動兒童。」

中職生,成了差生的代名詞

中職是上不了高中的「備胎」選擇。在很多人眼中,中職是成績不好的學生混日子的地方,很難有個好未來。

龐大的中職生群體,是大家口中應試教育的失敗者。

很多中職生認為職業教育最大的問題是「社會認可度低」。

而教師認為職業教育最大挑戰是生源素質,家長和企業人員則認為中職教育最大難題是人才培養質量欠佳。

職校老師覺得學生質量差,整天打架、鬥毆,而學生也看不起老師,認為他們只會照本宣科,並無動手能力。

雖然同屬於高中階段教育,普高和中職的就讀體驗完全不同,這一點也體現在了教育資源投入上。

根據教育部全國教育經費執行情況,在高中階段的教育中,中職經費總投入佔了三分之一左右,而普高則超過六成。

經費投入的差距,最直觀的反映就是設備支持。技能培養需要有設備和技術資源,不上手的話,學生很難學會怎麼操作。

但有的職校的設備,實在是讓人一言難盡。

曾經一位從職校辭職的老師在某社交平臺匿名發帖,吐槽實驗室的設備老舊,「剩下的碳酸飲料碳酸化設備,冷凍設備,干制設備,甚至於飲料的殺菌設備,要麼不存在,要麼是壞的。」

中職生的出路在哪裡

其實,中職並非一直以來都如此不受待見,在以前,這可是非常搶手的「香餑餑」。

職高改革開放後才增辦,普通中專及技工學校自建國以來一直存在,他們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由地方政府主導招生,中專、技校生不僅有很大機率獲得助學金,畢業後還包分配工作。

名額有限的中專、技校,在當時可是十分搶手。

但到了上世紀90年代,中專和技校開始全面收費,並且畢業不包分配。儘管近年來中等職業教育免學費政策範圍又再擴大,但在「只有上大學才能找到好工作」這一看法的影響下,讀中職然後進廠顯然不再是個很有吸引力的選擇。

如果從就業結果來看,讀中職,實在不算一個好出路。

2019年《中國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就業狀況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畢業的中職畢業生,48%繼續升學,49%直接就業。

學會一門手藝,不會沒飯吃,如果是一些高技能性工作,月薪也不會比白領低。浙江柯橋區一家繡花廠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對於熟練的擋車工,他們開出的平均月薪是9000元。

但整體來看,中職畢業生直接就業後,普遍拿到的工資在2001–3000元間,佔比為40.53%。對比之下,麥可思研究院根據調查估算,2019屆高職畢業生平均月收入約4295元,本科畢業生平均月收入約為5440元。

在這種情況下,不少中職生把希望寄託於繼續升學,尋求繼續升高職、本科的機會。

當中職和普高一樣偏重升學,本該注重職業技能的中等職業教育定位很難不尷尬。

但對中職生來說,這無可厚非,畢竟要麼被迫學會之前不擅長的知識,升高職,再尋求專升本,要麼直接進工廠。當然在這之前,他們得先熬過可能沒有工資,卻高強度的強制頂崗實習。、

(原題目:考不上高中的孩子去哪兒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數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