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隱身蝙蝠男顯形 一億美元打賭甩鍋東南亞(圖)

2021-11-30 03:06 作者:瑜正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世衛組織 達薩克
2021年2月達薩克帶領世衛團隊在中國調查病毒起源  (圖片來源: Hector Retamal/AFP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1月29日訊】本月初,世界頂尖新發傳染病專家之一王林發教授被發現在科學界傳播不真實的誤導性信息,涉嫌掩蓋中共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從事的危害人類的秘密研究。而新冠病毒(SARS-CoV-2)去年開始從武漢傳播到世界之時,王林發教授2020年1月正好在中國武漢,訪問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合作者蝙蝠女石正麗。另據中國環球時報報導,10月16日王林發教授的「天津論壇2021」發表視頻演講時稱,新冠病毒絕不可能人造,「實驗室泄漏論」非常不可能;但王林發沒有透露他自己是石正麗的合作者。

海外華人王林發教授出生於中國上海,目前是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新發傳染病項目主任,2016年是中國華東師範大學的特聘教授,在蝙蝠來源的新發傳染病領域有25年研究經驗,人稱蝙蝠男。筆者述評王林發教授、石正麗研究員和巴里克教授作為合作者的達薩克2018計畫書中的一項重要內容,計畫書被曝光後科學家們的嚴重質疑,以及王林發教授如何掩飾發生在武漢的嵌合病毒實驗。

達薩克2018計畫書-設計新冠病毒的藍圖

9月下旬,由世界各地科學家組成的新冠溯源調查小組Drastic,披露了一項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於2018年3月向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畫局(DARPA)申請科研經費的計畫書。前川普政府成員證實此計畫書是真實的。

計畫書顯示,在2018年3月,生態健康聯盟的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中國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石正麗、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的新發傳染病項目主任王林發(Linfa Wang)和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教授,準備利用功能增益實驗將「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human-specific cleavage sites)人工插入冠狀病毒中,以提高它們感染人類細胞的能力。

多年來,科學家們已知道,在棘突蛋白上添加一種特殊類型的「切割位點」可增強病毒傳播能力。儘管自然界中許多病毒有這樣的位點,但SARS冠狀病毒及其任何同類中並沒有。去年初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剛發生時,科學家們困惑於新冠病毒具有人類特異性切割位點。《自然》(Nature)的一項研究指出,新冠病毒「在所有被測試物種中表現出對人類(h)ACE2的最高結合。」新冠病毒對人類的結合特徵,與過去爆發的疫情極為不同,使新冠病毒在全球迅速傳播。

達薩克計畫書被公開之前,傾向於認為新冠病毒自然形成的23位科學家在《細胞》雜誌的一篇論文中稱,沒有證據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冠狀病毒上人工插入了切割位點。

天平傾斜於實驗室起源說

達薩克、石正麗、王林發、巴里克的2018年計畫書,儘管未獲DARPA批准,相當於提出了新冠病毒的設計藍圖。一年多後出現的新冠病毒具有達薩克計畫書中描述的確切特徵。故,此計畫書被公開後,在科學界引起震動。一些原先對病毒起源於實驗室一說持保留意見的科學家,改變了看法。

達薩克計畫書被公開後,即將出版的《病毒:尋找Covid-19起源》一書的合著者、MIT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加拿大籍分子生物學家阿麗娜.陳(Alina Chan)說,「這已經跨越了某種門檻,」陳一直認為應徹查新冠病毒(SARS-CoV-2)從實驗室出現的可能性,她對兩種可能理論-即實驗室起源論和自然起源論均持開放態度。對陳來說,達薩克計畫書所描述的切割位點插入蝙蝠冠狀病毒——表明人們之前推測但沒有證據的事可能已經發生。

「讓我們看看整體狀況:武漢出現了一種新型SARS冠狀病毒,其中有一個新的切割位點。我們現在有證據表明,在2018年初,他們已經計畫在實驗室中將新的切割位點插入到新型SARS相關病毒中,」陳說,「這對我來說絕對是天平傾斜了,而且我認為其他科學家們也會這樣想。」

羅格斯大學的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同意SARS-CoV-2可能起源於實驗室。「與此相關的是,大流行病毒SARS Cov-2是整個SARS相關冠狀病毒屬中唯一一種在刺突蛋白的兩個亞基S1、S2連接處包含功能齊全的切割位點的病毒,」Ebright說,「這是2018年初的一項計畫書,明確提議在實驗室生成的嵌合冠狀病毒的那一位置上設計該序列。」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動物行為研究所所長馬丁.維克爾斯基(Martin Wikelski)追蹤蝙蝠和其他動物的工作,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達薩克計畫書引用。維克爾斯基也表示,達薩克計畫書讓他對這種流行病可能源於實驗室持更開放的態度。「計畫書中的信息肯定會改變我對SARS-CoV-2可能起源的看法,」維克斯基說,「事實上,一個可能的傳播鏈現在在邏輯上是一致的——在我閱讀此計畫書之前,它不是這樣。」

美國攔截者網站採訪的其他科學家也指出,有公開證據表明,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已經參與了達薩克計畫書中描述的一些基因工程工作。

2018年11月,石正麗在上海交通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以《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為題作演講,展示其團隊使蝙蝠病毒跨種感染人的研究。當時交大網站對此報導,但在2020年初報導被刪除了。

《科學》雜誌抗辯論壇上阿麗娜.陳質詢王林發教授

在達薩克計畫書公開一週後,《科學》雜誌的喬恩.科恩(Jon Cohen)主持一個關於大流行起源的抗辯論壇。在「抗辯」期間,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的分子生物學家阿麗娜.陳(Alina Chan)對王林發(Linfa Wang)進行了質詢。

阿麗娜.陳問王林發教授,是誰提議對嵌合病毒進行2018年國防部研究提案中討論的切割位點插入?王教授先回答說不知道是誰提議的。被問及「是石正麗嗎?」王的回答是:「不是,」然後他解釋說,在生態健康聯盟的研究中,每個人分工不同。武漢病毒研究所負責實地採集樣品工作,病毒研究發生在北卡羅來納大學(UNC)。王說:「我們每個人都有一部分,對吧?」「武漢研究所是實地研究,我負責蝙蝠免疫學,北卡羅來納大學做病毒學研究,所以這很明顯,對吧?是的。」陳隨後詢問了誰有能力進行嵌合病毒研究。王教授一愣,應了一聲:「UNC,對吧?」

埃布賴特教授在回覆阿麗娜.陳的推文中表示,王林發先回答稱不知道,後來說北卡羅來納大學,兩個答覆中至少有一個是不真實的。另一位印度研究者則表示,王林發和石正麗的策略可能是把責任推在巴里克身上。

在今年2月達薩克帶領的世衛專家組在中國調查後,3月底世衛和中國聯合代表團得出結論稱,武漢實驗室泄漏的理論「非常不可能」。5月中旬,18位頂尖科學家在《科學》雜誌聯署質疑世衛和中國聯合調查的結論,呼籲對新冠病毒的所有可能起源進行獨立調查。巴里克是18位簽名的科學家之一。

蝙蝠男王林發被發現為蝙蝠女石正麗說謊

但11月初據信息自由法案披露的文件,揭示王林發關於他的合作者石正麗在武漢病毒研究所未從事嵌合病毒工作一說是虛假的。在2017年夏天發給NIH的一封電子郵件中,達薩克解釋說:「UNC(北卡羅來納大學)對嵌合工作沒有監督,所有這些工作都將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進行。」

達薩克致美國國產衛生研究院的答覆還顯示石正麗從事的嵌合病毒實驗不受巴里克教授的監督。由此,福奇、達薩克等經常為武漢實驗室打包票稱病毒來源與武漢實驗室無關,也是不合理的。

達薩克解釋說:」UNC對嵌合工作沒有監督,所有這些工作都將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
達薩克致NIH電郵解釋說:「UNC對嵌合工作沒有監督,所有這些工作都將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 (圖片來源: 屏幕截圖) 

這並非是第一次為石正麗說謊。去年初達薩克、王林發、巴里克三人曾合謀為中共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掩蓋。去年初達薩克在著名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組織了一封來自27位科學家的信,「強烈譴責暗示COVID-19非自然起源的陰謀論」,並宣布要與中共科學家站在一起。其中的26位科學家今年被證明隱瞞了利益相關。

達薩克組織收集這封信的簽名,要求和他的合作者巴里克和王林發與此信件保持距離。根據一年後公共衛生調查研究小組發現的電郵,達扎克在2020年2月寫信給巴里克說:「我昨晚和王林發談了我們發起的聲明。他認為,你、我和他不應該簽署這份聲明,這樣它離我們有一定距離,才不會適得其反。我同意他的觀點。」「然後,我們將以一種不會將其與我們的合作聯繫起來的方式發布,這樣我們可最大限度發布獨立的聲音。」我也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決定,」巴里克回答說,「否則,它看起來是自私的,我們就會失去影響力。」

是否功能增益研究

針對達薩克和NIH以達薩克並不知道所研究的病毒是否危險為由,稱不算美國政府禁令限制的功能增益研究。紐約醫學院發育生物學實驗室主任、細胞生物學教授斯圖爾特.紐曼(Stuart Newman)表示,如這些病毒不被瞭解是危險的,並不排除它們可能變得危險。"此說真的很不誠實,"紐曼談到達薩克和NIH這個論點時說,"聲稱自然起源的人說,它始於一種蝙蝠病毒,這種病毒進化成與人類相容。如果你用這種邏輯,那麼這病毒可能是一種威脅,因為它可以實現這種轉變。」紐曼長期以來批評功能增益研究,他說,該計畫書證實了他最為擔心的事。"這不像是稍微越過了這條線,"紐曼說,"這是竭力在做明知會導致(病毒)大流行的一切。」

討論

筆者前不久提到,2020年以來西方政府、情報界、世衛、學術界、媒體、高科技公司紛紛掩蓋中共病毒的起源。中共對世界的全方位收買、統戰,是西方在病毒起源問題為中共掩蓋的原因所在。

王林發、達薩克、石正麗均與中共軍方學者有過合作,比如2018年王林發團隊、達薩克團隊、石正麗團隊曾與中國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童貽剛團隊、華南農業大學馬靜雲團隊確定2016-2017年造成廣東仔發生仔豬急性致死性腹瀉的病原為一種蝙蝠來源的新型冠狀病毒,研究成果於2018年4月發表於《自然》(Nature)。

2020年初達薩克在醫學雜誌《柳葉刀》刊登公開信無條件為武漢實驗室掩蓋時,當時蝙蝠男王林發和巴里克兩人隱身在後面,未說明他們是此公開信的聯合發起人。今年9月底,王林發在《科學》雜誌抗辯論壇答問中,隱瞞了中共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從事嵌合病毒實驗的事實,並甩鍋給巴里克。11月初據信息自由法案披露的文件,揭示王林發關於其合作者石正麗未從事嵌合病毒實驗一說是虛假的。至此,蝙蝠男露出形跡。這樣王林發10月份在「天津論壇2021」對中國民眾的忽悠也得到瞭解釋。

王林發教授10月16日在「天津論壇2021」視頻演講稱新冠病毒絕不可能人造,援引的依據是科學家在寮國北部的蝙蝠上發現了新冠病毒的近親,近似度高達96.8%。「天津論壇2021」上,王林發推測新冠病毒起源於東南亞,稱「若有1億美元來溯源,我會投99%到這一地區!」,甩鍋給東南亞。但王林發沒有公布的是,正是其合作者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進行了寮國蝙蝠病毒的採集和實驗。

如按前述紐曼教授的意見,達薩克及其合作者們,竭力做了使病毒爆發的一切,那麼可能已經涉嫌捲入中共反人類犯罪。在此背景下,蝙蝠男王林發教授作為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合作者,參與掩蓋中共病毒來源,並不奇怪。

王林發教授2020年1月正好在武漢實驗室訪問則令人好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