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樹欲靜而風不止:又一百強房企違約暴雷……(圖)

2021-11-01 10:50 作者:財經冷眼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21年11月1日訊】繼中國恆大、新力控股、花樣年之後,百強房企當代置業息票率為12.85%的一筆美元債違約。至此,年內違約房企升至9家。穆迪、惠譽,紛紛下調當代置業的債券評級。中國的美元債務危機還在發酵,淪陷的房企也是越來越多了。

10月26日,在香港上市的當代置業公告稱,因宏觀經濟環境、房地產行業環境以及疫情等多種因素的不利影響,其2021年到期的12.85厘優先票據本息的還款安排未能達成。當代置業上述優先票據餘額為2.5億美元,票息12.85%,本應於今年10月25日到期兌付本息。

此前,當代置業尋求將該美元債到期日延長三個月,並稱已備好1億美元以在展期協議通過後支付8750萬美元的首批本金,同時董事會主席張雷、總裁張鵬私人提供8億元股東貸款,用於還債,可以說比許家印還是強多了。然而,10月21日當代置業終止了展期同意徵求,其美元債違約也就在所難免。

除這筆債務違約的美元債外,目前當代置業仍有4只存續美元債,合計約10.97美元,分別將於2022年2月、2022年11月、2023年4月和2024年3月到期。也就是說,還有4個月時間,當代置業就要面臨另外一筆兩億美元債壓力,或許股東「自掏腰包」的8億是已經想好要為下次償債「共渡難關」了。

和恆大、碧桂園等房企巨頭一樣,當代置業美元債的發行票息很高,平均票息超11%,融資成本非常高。

2018年12月,當代置業曾發行一筆1.5億美元優先票據,利率高達15.5%,創下國內甚至亞洲的房企發債之最,引得一片嘩然質疑聲不斷。而就筆者所知,恆大和碧桂園有些美元債的融資成本也達到了這麼高。不要說是債券收益了,就算是中國P2P全盛時期的理財收益,也很少有這麼高的。放行債券給這麼高的利息,明顯就是準備借債不還的架勢。

10月以來,當代置業美元債劇烈波動,多家國際評級機構將其家族企業評級下調,公司信用資質持續惡化,再融資壓力飆升。借錢難,借錢貴,現在基本借不到錢,借新還舊這條路也堵死了。這和恆大、花樣年、新力等暴雷的房企問題差不多。

當代置業成立於2000年,總部位於北京,2013年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

受規模需求推動,當代置業的資產負債率近些年來持續攀升。除了2015年資產負債率為76%略低於2014年的78.7%外,2016年—2020年當代置業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3.4%、84.47%、85.86%、87.45%以及86.6%。

截至今年6月末,當代置業總資產為984.36億元,總負債862.6億元,淨資產121.8億元,資產負債率87.6%。這樣的資產負債率,就算是放在一系列暴雷的房企中,都算是比較高的。

當代置業流動負債有661.8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的短期債務有93.47億元。相較於短債規模,當代置業流動性尚可,其賬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有136.2億元,可以覆蓋短債,短期償債壓力可控。

除此之外,當代置業還有200.8億非流動負債,主要為長期借款,其長期有息負債合計194.1億元。總負債合計860多億。

雖然負債指標一直維持高位,但當代置業的銷售規模卻一直未見起色。2020年,當代置業的合約銷售額為422.12億元,尚未突破500億大關。要知道,其管理層可是有過「2010年達到900億元」的豪言壯志。說白了,債務多,但是房子賣不出去,所以還債就沒錢了。這也和這幾年國內房地產銷售的慘淡對應起來了。

所以,不管是恆大、花樣年,還是新力、當代置業,甚至是融創、碧桂園,這些房企巨頭們未來的宿命似乎已經注定了,債務違約暴雷,債券暴跌,下調評級,融資更難,房子賣不出去,資不抵債,然後就是直接破產清算。

當然,有朋友可以說,中國房企可以美元債違約啊。全部不還,將華爾街等西方投行一起拖下水。這個當然是可以的。就一個恆大違約,就把華爾街、日本養老金、韓國養老金都給拖累了。如果中國這些房企全部債務違約,大約有5萬億以上的金融炸彈。確實可以引發一場金融危機。而西方這些投行要追債的話,只能到中國來走司法程序,大家知道,他們如果到中國討債的話,看錢辦事的中國法院是不會站在他們一邊的。所以,他們的勝算很低。而公司債又不同於主權債,不能通過美國凍結中國的國債來強制償還。所以,除了一些有擔保的債務之外,西方這些投資人真的可能會吃大虧。

但問題是,如果中國房產美元債違約之後,中國企業的國際信用可能就歸零了。中國所有企業可能都無法在市場上借到美元,也無法通過這種渠道為中國的外儲補血。同時,中國的外資可能將會加速撤離,這對中國的損失和打擊可能更大。所以,當前中國高層對房企的美元債問題高度緊張。

10月25日,國家發改委召集部分房企明日在京開會,目前已有多家房企收到通知,有房企高管已趕往北京。 「國家發改委直接電話通知,且參會企業多為美元債大戶。」參會的房企有10家,分別是:中海、保利、萬科、融創、金地、龍湖、中梁、新城、綠城、旭輝。大家注意中間沒有恆大,可能是防止其它企業步恆大的後塵。

發改委在目前的時間節點,召集部分美元債發行規模較高的房企開會,除了排摸房企境外債到期情況及房企存在的壓力,在一定意義上也釋放出維穩信號。

今年以來房地產行業調控政策持續收緊,融資環境發生變化,一些房企盲目擴張的勢頭得到遏制。近期房企信用風險事件增多,伴隨個別中大型房企發生債務違約及負面信用事件,房地產行業的信用狀況引起了國內外投資者的緊張,共同加大地產美元債收益率上行壓力。

克而瑞機構也表示,2021年以來,房企債務違約事件增加,且逐步蔓延至頭部房企。疊加房貸兩集中等政策的影響,境外投資者對國內房地產行業的擔憂加劇,這導致了近期房企境外發債市場波動較大,房企境外新債發行受阻。

根據統計數據,2021年前9月,房企境外發債2379億元,同比下降24%。房企境外發債融資額僅佔2021年全年到期金額的75%,72%的房企新發行債券小於2021年到期債券總額。

而在境外發債融資額下滑的同時,房企在明年將面臨償債「高峰」。數據顯示,房企在2022年到期的美元債最高,規模達到3755億元,境外償債壓力較大;2023年到期美元債也將達到3000億元以上。

隨著部分房企流動性壓力顯現,10月以來已有超過10家房企被評級機構下調評級。據外媒統計,截至9月30日,穆迪、惠譽和標普共下調了91次中國開發商的評級,是今年上調評級次數的三倍。如果加上10月初至今的數據,今年房企被評級機構下調評級次數已超百次,創下歷年之最。

近期,房企紛紛採取自救措施。為預防美元債違約,部分房企已著手啟動交換要約。此外,為提振市場信心,房企在境外債券市場掀起一波回購潮。

但這些顯然是於事無補,治標不治本的。因為這些無法從根本上解決房企的盈利問題。盈利才是解決債務問題的唯一方法。而現在中國整個地產大週期即將結束,樓市進入大衰退時期,中國的房子嚴重過剩,房地產泡沫嚴重。在這樣的背景下,房企除了倒閉,也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了。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