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恆大破產致中國經濟崩潰?全球金融危機?(圖)

2021-09-23 21:28 作者:唐新元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恆大的困境令人們擔心中國經濟崩潰
恆大的困境令人們擔心中國經濟崩潰。(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恆大集團曾是中國產出規模數一數二的房地產開發商,成為中國一些主要城市開發的推動者,建築工地的起重機點綴著城市天際線。但是現在,它正在2萬億人民幣債務的重壓下舉步維艱。目前的風險不僅僅是恆大這一家公司的命運問題,因為房地產上游和下游四十多個行業都將波及。恆大的困境令人們擔心中國經濟崩潰,甚至像雷曼兄弟倒閉那樣引發全球金融危機,真的是這樣嗎?

金融市場對恆大的這種恐慌引發了全球連鎖反應,隨著中國大型房地產開發商在香港股市的股票下跌,全球股市也受到一些影響,隨之下跌。針對恆大可能爆發的債務危機,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鮑威爾9月22日表示,恆大集團的債務困境似乎是中國特有的問題,不認為這會在美國企業部門造成相應問題。

在標普全球評級做出恆大流動性枯竭的可怕預測後,恆大的股票和債券再次下跌。標普表示,只有在出現大範圍蔓延,導致多家大型開發商倒閉,並給經濟帶來系統性風險時,北京當局才會被迫介入。

像恆大這樣規模的公司如果無序破產倒閉,會在中國和其它地方產生連鎖反應。例如,恆大拋售的行為可能會壓低市場價格,導致過度槓桿化的其它房地產公司崩潰。這有可能破壞整個房地產行業的穩定,而整個房地產行業約佔中國經濟的30%,這是習近平當局不得不擔憂的事情。

此外,如果恆大破產對中國就業也有影響。數據顯示,恆大僱用超過12萬員工,以家庭計算的話涉及人數就更多。尤其因為中共應對疫情的強力控制措施,經過斷斷續續18個月的復工復產,中國經濟再次出現萎縮的狀況,因此經濟需要更多的就業機會。

經濟猶如一個人的身體,而金融好比血液。要想身體健康,首先得血液健康和流通順暢,然而,中共禍國殃民數十年,經濟成為爛攤子,金融系統也是千瘡百孔。以至於習近平在中央層級的會議上不斷發聲,要求下面各部委「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恆大的債務規模如此之大,可能會給中國的金融體系帶來系統性風險。

根據一份公開文件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末,恆大負債涉及128家銀行類金融機構和121家信託、城投、資管、私募等非銀行類金融機構。

其中,中國境內銀行類金融機構借款餘額2163億元,排名前五的分別為民生銀行293億元、農業銀行242億元、浙商銀行113億元、光大銀行105億元、工商銀行103億元;境內非銀行金融機構借款餘額3684億元,排名前五的分別為外經貿信託241億元、中航信託191億元、山東信託176億元、光大興隴信託164億元、渤海信託125億元。

另據恆大2020年年報顯示,其主要往來銀行包括:民生銀行、農業銀行、工商銀行、農業發展銀行、浙商銀行、浦發銀行、光大銀行、建設銀行、盛京銀行、南洋商業銀行(中國)、吉林銀行、渤海銀行、上海銀行、龍江銀行、興業銀行、洛陽銀行、中信銀行、廣州農商行、漢口銀行、九江銀行等20家銀行。

資本市場之所以如此擔憂恆大事件會引發金融風險,其實不只是因為其巨額的銀行表內貸款。與之相比,更令市場擔憂的是無法準確估量的表外放款。

例如,過去幾年,中信集團支持恆大而產生上千億元的風險敞口,但據2020年財報,中信銀行和中信信託在恆大的投放加起來不超過200億元,說明表外放款早就超過了表內數據。

這才是市場擔憂恆大會重蹈雷曼兄弟覆轍的主要原因。

恆大若真的破產,衝擊力無疑是巨大的。影響最直接的就是恆大公布的年報中,那20家主要業務往來的銀行。

同樣,恆大徹底破產可能導致廣泛的經濟動盪,甚至中國社會發生內亂。恆大和中國經濟的未來取決於習近平當局是否會允許恆大破產,或者是否會為了維持「穩定」而進行干預,因為內亂對中共保持所謂的「穩定」極為不利。

現在的許家印有兩個選擇:一是,任由恆大破產,許家印承擔有限責任,許家印家族繼續當萬億富豪。苦的就是無數恆大理財的投資者,無數恆大期房的消費者;債務也會蔓延到恆大供應商和投資者等各方。

二是,許家印挑起擔子,跟恆大共進退。拿出家族財富,跟恆大全體員工共克時艱,殊死一搏。

要錢?還是要命?許家印還有的選。

而恆大象雷曼兄弟倒閉那樣引發全球金融危機,也是國際投資者擔憂的事情,以至於國際投行紛紛表態。

花旗銀行發言人表示,沒有向恆大的直接風險暴露。

花旗銀行還表示,通過交易對手的信貸風險而產生的間接暴露也微乎其微,並且沒有集中於某個交易對手。

根據報告,美國沒有向恆大發放貸款的銀行。高盛和摩根大通持有恆大債券,但是通過財富管理部門而且金額很小。

花旗銀行在中國的風險暴露只有198億美元,只佔公司貸款和其它擔保的1.1%。花旗銀行在中國的投資主要是國有機構和跨國公司。

經濟學家們表示,恆大和外國金融系統的聯繫是有限的。中國的房地產業放緩將不可避免,但是,如果中國的房地產業崩盤,則會影響到中國的其它行業,從而將影響全球的消費者產品、能源、原材料和工業產品公司。

從很多方面來說,這個問題都是中共造成的,多年來,其睜一眼閉一眼放縱地方政府和開發商利用擴大債務的模式進行發展,恆大倒閉的影響最終將取決於中共的做法。

在恆大問題上,官方也面臨著兩個選擇:一是,官方監管機構可以介入,迫使國有銀行向恆大提供所需資金,以向其所有供應商、建築工人、購房者和員工支付資金。但是,其他開發商將會繼續做同樣的事情,肆無忌憚的擴大債務,助長越來越大的房地產泡沫,這是最危險的。

二是,放手不管,讓恆大徹底破產,但習近平不願意這麼做,因為那會導致經濟崩潰。

習近平能夠掌控中國的銀行和大型金融機構,是其最大的權力來源之一。最新消息傳出,中共擬安排包括會計師和律師事務所在內的聯合工作組進駐恆大集團,對其債務狀況進行摸底,這也意味著習近平當局正為恆大潛在的破產重組做準備。

讓習近平痛恨恆大和許家印的原因,是許家印和他的政治對手關係密切。許家印與香港富豪的緊密關係,直接連結到他與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家族的往來,許家印曾任有香港富豪俱樂部之稱的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董事,而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則曾任中國文化部駐香港特別巡視員,曾慶紅侄女曾寶寶的花樣年2009年在香港上市時,許家印的好友兼靠山鄭裕彤、劉鑾雄都有認購股份。

另外,曾慶紅兒子曾偉與人和集團掌舵人戴永革是老交情,不僅在澳洲幫忙買房子,還將集團40%股份無償轉讓給曾偉夫人、前央視主持人蔣梅。而許家印又與戴永革是好友,經常一起打牌,也都是足球的愛好者,並且還傳出許家印曾出借澳洲豪宅給曾偉,凸顯許家印與曾慶紅家族的聯繫。

因此綜合來看,習近平下一步將嘗試一個他迄今為止最大膽的行動:即在不讓經濟崩潰的情況下,戳破恆大的債務泡沫。

最後,恆大債務危機也有二種結局,首先是所謂「軟著陸」,即萬達模式,即向其他富豪出售資產。

在2017年被許家印從「中國首富」寶座擠掉的王健林,如今卻已帶領萬達集團成功轉型。2017年,萬達集團因被銀行收緊信貸,遭遇流動性危機從而「股債雙殺」。王健林大筆甩賣資產,他的妻子林寧被迫變賣首飾,兒子王思聰也揹負「老賴」的頭銜1年,但是僅過了4年,王健林還掉數千億的債務重回富豪榜。

第二種是國有資本接管安邦集團模式,結果是安邦老闆吳小暉坐牢判刑18年,並被沒收財產105億元人民幣後再遭追繳752億,公司和資產由國有資本接管。

恆大發展的這麼快,多少都有些法律上說不清的問題,加上融資過程很複雜,很容易被找出毛病。恆大應該是凶多吉少,中共會按照第二種方式去處理。從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開始,整肅滴滴出行、教育培訓行業乃至演藝圈,這種殺雞儆猴的方式讓各行業和投資者們都不寒而慄。甚至中紀委發文稱沒有「鐵帽子王」,意味著哪怕周永康那樣政治局常委級別的官員也不會有例外。最後,都要按照中共所定的規則走。

責任編輯: 辛荷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