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塔利班下的大學榜首:我是最幸運也最倒楣的人(圖)

2021-08-31 09:0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21年8月28日,一名塔利班「特種部隊」成員在喀布爾機場正門外巡視。
2021年8月28日,一名塔利班「特種部隊」成員在喀布爾機場正門外巡視。(圖片來源: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8月30日讯】阿富汗大學入學考試已於上周放榜,這次在20萬考生之中,20歲的巴蘭(Salgy Baran)榮登了榜首,讓她欣喜若狂,但當她想起塔利班重掌政權後,深怕一切都會改變了。

巴蘭在過去幾個月,都在喀布爾家中苦讀,甚至廢寢忘食,當放榜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努力終於得到代價,此時突然覺得有人給了我全世界,母親開心地哭了,我也跟著哭了。

但她立即想起近日塔利班重掌政權,立刻收起笑容,轉為憂心。她說:「我們面對一個十分不確定的未來」,「我想我是一個最幸運,但也是最倒楣的人」。巴蘭希望自己日後能夠當一位醫生。她和家人原住在阿富汗東部,在7歲之時,父親因為醫生開藥過量而病歿,而讓她下定決心從醫。

塔利班於杜哈的辦公室,已經透過推特向沙蘭恭喜榮登大學榜首。沙蘭認為,若塔利班可以允許女生接受高等教育,且不會設定限制,這就很好,否則我一生的努力也就岌岌可危了。

目前於阿富汗,大約將近3分之2的人,年齡都在25歲以下,這個世代年輕人對於塔利班在1996年到2001年期間的執政情況毫無印象,多半僅能自父母口中得知當年的狀況。

塔利班當年執政之時,實施了嚴格的伊斯蘭教法,而禁止女性就學就業,甚至還公開執行處決,一直到了2001年,才被西方國家支持的武裝團體所推翻。塔利班在8月15日重新掌權之後,立即保證不會中斷女性的教育,且宣稱會尊重女權,並呼籲優秀的專業人士能夠留在國內。

雖然塔利班再三保證,但路透訪問了6名阿富汗的學生與年輕專業人才,就發現年輕世代仍然充滿焦慮之心。

26歲的賈維德立刻自任職的大學跑回家裡,並刪掉所有與外國組織及政府往來之電郵與社交媒體訊息,尤其是與美國,同時還在後院將美國贊助的計劃文件全都燒了。其實有許多年輕人都像賈維德一樣,對於塔利班充滿恐懼,除了擔憂自身安全之外,更害怕會失去得來不易的自由。

儘管塔利班已經再三保證,可是多數的人還是非常想離開,只是找不到方法而已。賈維德稱,若留在這裡有希望會帶來正面的改變,那麼我也會像其他成千上萬年輕人一樣,不惜犧牲生命來為此努力,但我們知道,現實並不是如此。

據路透報導,這群於千禧年前後所出生的G世代年輕人,他們習慣使用手機,且聽流行音樂,在生活中也沒有嚴格男女界線,相當擔心日後會失去自由。

剛自大學畢業、21歲的納比(Sosan Nabi)說,本來已經為未來10年制定了計劃,我們對於人生有希望,希望能夠改變。然而,在一個禮拜內,塔利班掌控了國家,突然在24小時內,拿走了我們所有的希望,從我們眼前奪走夢想,一切皆沒了。

根據世界銀行資訊顯示,阿富汗中等學校之入學率,在2001年只有12%而已,但到了2018年已達到55%。阿富汗以前僅有一個國營電台,主要是在播放宗教訓示與祈禱,目前已有約170個電台,逾100份報紙,且還有數十家電視台。

塔利班當年執政之時,完全無手機與網路。18歲的塔米(Elaha Tamim)才剛考上大學,他說:「我們可說是時時刻刻都在使用手機,因為當我們想放鬆時,就會透過手機來找樂子,我們也透過此種方式,來知道世界其他國家發生什麼事,所以我不想失去這些」,「我是在自由的環境中長大的,我可以去上學,也可以出門」,「我媽媽告訴我在塔利班執政之時的痛苦,那些故事非常嚇人」。

責任編輯: 王君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