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塔利班下的大学榜首:我是最幸运也最倒楣的人(图)

2021-08-31 09:0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21年8月28日,一名塔利班“特种部队”成员在喀布尔机场正门外巡视。
2021年8月28日,一名塔利班“特种部队”成员在喀布尔机场正门外巡视。(图片来源: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8月30日讯】阿富汗大学入学考试已于上周放榜,这次在20万考生之中,20岁的巴兰(Salgy Baran)荣登了榜首,让她欣喜若狂,但当她想起塔利班重掌政权后,深怕一切都会改变了。

巴兰在过去几个月,都在喀布尔家中苦读,甚至废寝忘食,当放榜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努力终于得到代价,此时突然觉得有人给了我全世界,母亲开心地哭了,我也跟着哭了。

但她立即想起近日塔利班重掌政权,立刻收起笑容,转为忧心。她说:“我们面对一个十分不确定的未来”,“我想我是一个最幸运,但也是最倒楣的人”。巴兰希望自己日后能够当一位医生。她和家人原住在阿富汗东部,在7岁之时,父亲因为医生开药过量而病殁,而让她下定决心从医。

塔利班于杜哈的办公室,已经透过推特向沙兰恭喜荣登大学榜首。沙兰认为,若塔利班可以允许女生接受高等教育,且不会设定限制,这就很好,否则我一生的努力也就岌岌可危了。

目前于阿富汗,大约将近3分之2的人,年龄都在25岁以下,这个世代年轻人对于塔利班在1996年到2001年期间的执政情况毫无印象,多半仅能自父母口中得知当年的状况。

塔利班当年执政之时,实施了严格的伊斯兰教法,而禁止女性就学就业,甚至还公开执行处决,一直到了2001年,才被西方国家支持的武装团体所推翻。塔利班在8月15日重新掌权之后,立即保证不会中断女性的教育,且宣称会尊重女权,并呼吁优秀的专业人士能够留在国内。

虽然塔利班再三保证,但路透访问了6名阿富汗的学生与年轻专业人才,就发现年轻世代仍然充满焦虑之心。

26岁的贾维德立刻自任职的大学跑回家里,并删掉所有与外国组织及政府往来之电邮与社交媒体讯息,尤其是与美国,同时还在后院将美国赞助的计划文件全都烧了。其实有许多年轻人都像贾维德一样,对于塔利班充满恐惧,除了担忧自身安全之外,更害怕会失去得来不易的自由。

尽管塔利班已经再三保证,可是多数的人还是非常想离开,只是找不到方法而已。贾维德称,若留在这里有希望会带来正面的改变,那么我也会像其他成千上万年轻人一样,不惜牺牲生命来为此努力,但我们知道,现实并不是如此。

据路透报导,这群于千禧年前后所出生的G世代年轻人,他们习惯使用手机,且听流行音乐,在生活中也没有严格男女界线,相当担心日后会失去自由。

刚自大学毕业、21岁的纳比(Sosan Nabi)说,本来已经为未来10年制定了计划,我们对于人生有希望,希望能够改变。然而,在一个礼拜内,塔利班掌控了国家,突然在24小时内,拿走了我们所有的希望,从我们眼前夺走梦想,一切皆没了。

根据世界银行资讯显示,阿富汗中等学校之入学率,在2001年只有12%而已,但到了2018年已达到55%。阿富汗以前仅有一个国营电台,主要是在播放宗教训示与祈祷,目前已有约170个电台,逾100份报纸,且还有数十家电视台。

塔利班当年执政之时,完全无手机与网络。18岁的塔米(Elaha Tamim)才刚考上大学,他说:“我们可说是时时刻刻都在使用手机,因为当我们想放松时,就会透过手机来找乐子,我们也透过此种方式,来知道世界其他国家发生什么事,所以我不想失去这些”,“我是在自由的环境中长大的,我可以去上学,也可以出门”,“我妈妈告诉我在塔利班执政之时的痛苦,那些故事非常吓人”。

責任编辑: 王君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