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魏京生:再談中國天災人禍的反思(圖)

2021-08-08 07:37 作者:魏京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7月22日,河南一位災民在哭泣。
7月22日,河南一位災民在哭泣。(圖片來源: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8月8日訊】中共執政之後的幾十年來,天災人禍有逐漸加大的趨勢。仔細觀察發現,這個逐漸加大是人禍的成分在逐漸加大。地球冷熱週期變化可能也是一個原因,但是自然發生的時間沒有這麼快,天氣的變化根本不是災害加大的原因。人禍是災害加大加快的根本原因。

最近大家對修建大量質量不合格水庫的抱怨很多。水庫特別是不合格的水庫自然是重要原因,但是對水庫如何管理使用,或者說對水庫基本功能的錯誤認識,應該是更重要的原因。細數一下垮壩造成災難的案例,就會發現一個普遍的現象:為了蓄高水位多發電,大多數水庫的管理原則都是,旱季下閘蓄水,雨季防災泄洪。結果就是旱季斷流成了季節河,雨季造成水災。老百姓的生命財產損失,遠遠大於發出來的那些電錢。

這種事情在國內沒人敢說。老百姓不懂,專家學者們都在替官方辯護。少數說實話的專家學者,也被迫閉嘴或者逃到國外。結果只有外流河的下游國家,不斷抱怨甚至強烈抗議。因為這種只管水庫發電不顧人民死活的管理方式,極大危害了別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國內的噴子們什麼都不懂,還瞎咧咧什麼我家的主權你們管不著。

中國和外國古代的概念都是治水。之後漸漸發展到治水和水利灌溉兼而有之,並因此需要發展出大的國家。古埃及,古代兩河流域和中國的黃河流域,就是有證據的治水建國的例子。幾千年來,能否治水不但決定了國土的地理位置,而且是歷朝歷代都不敢放鬆的重大國家項目。

自從發明瞭水力發電,規律就變了。建設水壩就成了資本家和國家收錢的項目,灌溉和防災退居治水的次要目標,甚至不予考慮。因為資本家的思維模式就是收入除以成本,盡快收回成本。此外的事情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和他們的利益無關。

民主政府在發生了一些水災之後,開始改變管理模式,不再以發電為第一目標,甚至不以灌溉為第一目標。首先保證不要造成水災和生態災難。而專制政府,特別是像中共這樣的極端專制政府,把他們自己的錢看得比什麼都重要。當然,保政權是比錢更重要的目標,人民的生命財產損失就無所謂了。賺錢是自己的,損失是別人的,需要考慮嗎?私人性質的專制國家都是這種思維方式。

1975年的河南舞陽垮壩,淹了十幾個縣,死了幾十萬人。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震動了半個中國,死了幾十萬人。這就是中國式災難的典型案例,是國傢俬有化的思維方式的結果。對直至副總理的官員們來說,泄洪損失了國家發電的錢,滋事體大不敢負責,要鄧小平批准才行。是否會淹死老百姓,他們根本沒考慮。遺憾的是鄧家的牌局比接電話重要,警衛們不敢打擾。

1976年唐山地震,官方說死亡二十七萬,實際可能翻倍。我親耳聽見國家地震局長,來我傢俬下裡向我父親訴苦說,他們提前三天向中央預告了大地震,時間只差幾小時。王洪文甚至下令關閉發電廠,防止火災燒壞了國家設備。但中央就是不向下傳達,理由是怕轉移了鬥爭大方向。開始我還不敢相信,後來我們收養的震災少女的哥哥找到了她妹妹,告訴我說他們在礦井下早就停了電,升降機沒電,所以過了很久才從廢棄巷道裡挖出來。我這才相信地震局長沒有胡說。由此可見共產黨的思維模式就是:人民的死活不重要,政治鬥爭保權力最重要。

所以網上的有識之士都在說:專制不滅,災難不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