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南 很多人現在才開始哭(組圖)

2021-08-03 06:00 作者:斷十六狼 桌面版 简体 91
    小字

河南
2021年7月26日,河南衛輝混亂的街道(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8月3日訊】(1)

看上去,河南洪災的熱度,已經完全退去。這兩天的熱搜,已被奧運會的奪金捷報霸榜。

那麼,這是不是就意味著河南已經恢復欣欣向榮的景象,河南人已經展露笑顏了呢?

當然不是。

真實的情況是:很多河南人,現在才開始哭。

昨晚有個河南讀者給我留言,很扎心:

河南

我想,這個讀者的父母,應該代表了很多河南人的境況:

當驚濤駭浪突然襲來,大家都只顧著逃命,只要命保住了就算死裡逃生,就可以慶幸,就可以把「我還活著」當好消息,傳給遠方的親人和朋友;

但是,當洪水退去,當感動的熱血漸漸冷卻,生活被嚴重破壞後的樣子,才開始扎你的心。

就像這個讀者的父母一樣,保住了命又怎樣,他們的魚塘可是他們續命的工具,它沒了,後面的日子咋過?

(2)

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了。

下面這個場景,感動過很多人。地點是,新鄉王府花園酒店內。

河南

酒店的老闆,叫段曉賢,他停掉酒店的生意,用以安置受災的鄉親們。他義薄雲天的俠義之舉,確實令人銘感五內。

但是,鮮為人知的是,段老闆在這次洪災中損失慘重,他本有7家酒店,這是僅剩的一家,另外6家都慘遭洪水洗劫。

不要說什麼黃鱔斬了一截也比泥鰍長,這樣說是沒有良知的,無論多大的老闆,事業突然被掠奪7分之6,打擊都是毀滅性的。

河南

他後來的眼淚,告訴世人,洪災帶給他的疼痛,才剛剛開始。

(3)

洪水襲來,最慘的當然還是那些門店老闆,因為處在最低層,最快遭遇洪水的洗劫。

下面這個女人,姓彭,是一家菸酒店的小老闆,她存放貨物的倉庫被洪水沖走了2萬件白酒。她跪地痛哭,央求那些撿了她酒的人歸還給她的場景,讓人不忍卒睹:

河南

她的哭狀,一度遭到地域婊的攻擊,說她敗壞了河南人的素質。

其實,這跟地域和素質都沒有關係,跟人性有關係,哪兒都有好人,都有壞人。她跪地痛哭後,確實有一些撿到她酒的人還給了她,但是她損失兩百多萬,痛不欲生,也是事實!

不為人知的是,她的慘,比外人看到的更甚,除了酒,還有很多煙和其它物品,也被洪水帶走了。

只不過,她不敢再拿出來說,怕再引起「非議」。

據她妹妹透露,自打遭遇這場洪災,她就整夜整夜的失眠,一想到幾年的心血全打了水漂,就忍不住默默流淚。

莫言說,當所有人都在哭的時候,要允許有人不哭。而我想說,當公開場合不適合哭的時候,要允許有人獨自在暗夜裡哭。

她是個例嗎?當然不是,比她更慘的店主,比比皆是。

看看下面這個女人。是的,洪水早已遠去,但是正在臉上奔騰的眼淚什麼時候停歇,根本不由自己說了算,而是生活說了算。

河南

好心酸的泣語:店沒有了,家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很多小店主都是這樣啊,尤其是那些拖家帶口從外地來河南做生意的人,為了省錢,以店為家,把門店隔成兩層,下面做生意,上面就是睡覺的「家」。店沒有了,當然就什麼都沒有了啊。

(4)

再把目光轉向郊區。

郊外人那麼少能有多慘?如果你有這樣的疑問,那得恭喜你,說明你命好,沒有流浪過。

有一種底層百姓,跟季節搶飯吃,流動於城市的邊緣,滿世界跑。比如蜂農。

下面這個蜂農,不一定是河南人,但一定是在河南哭得最心酸的一員。

河南

是的,洪水已經走了,謝天謝地,人還在,命還在。

可是營生沒有了啊。70多個蜂箱,全部被洪水掠走,你以為掠走的是他一個人的生計嗎?不,是背後一大家人的生活。

「還要供孩子上學,心裡面想哭,又沒有辦法。」

看到這句話,我真的很想跟這個蜂農兄弟共情,但是很難,因為我沒有經歷過他的慘,就永遠體會不到他的痛!

但我知道,比痛哭更痛的,就是想哭。

想哭的意思是,哭這件事,已經成為奢望,我只能想想。因為我沒有時間哭,我還得為孩子的學費尋找新的掙錢營生,立即,馬上。

(5)

再把視線,移向農村。

十幾年的記者生涯告訴我,每當自然災難降臨,最容易被大眾忽視的一個群體便是農村,因為曝光度低,得到的救援遠不及大城市多和快。

洪災尤其是這樣。

每次洪災,為了保城市,一個必定會被考慮的方案,便是瀉洪。閘門一開,洪水一瀉,城市得保,但是農村雪上加霜,農作物被淹,家園被毀,農民流離失所。

這次河南洪災也是如此,城裡的人,要感謝周邊農民兄弟做出的犧牲,如果不是周邊多處瀉洪,鄭州不會那麼快解圍。

以上「科普」可視為一個精神鋪墊,帶著這樣一份感念,再來看農村的慘,我想會更容易共情。

對於那些被洪流撫摸過的農田,收成會減少幾成呢?

答案是:10成。

換個說法,也叫「收成為0」,也叫「顆粒無收」。

河南

農民可是地裡刨食的生存方式,收成為0,你說,他們會不會哭?

是的,洪水已經遠去,但是收成為0的殘酷現實,會繼續拷打著農民兄弟的生活。

直到來年春天,才可播種。

所以,這位農民大姐,才會哭得那麼痛徹心骨:

河南

(6)

是的,洪災已經過去,但生活的重啟鍵,才剛剛按下。

如同手術後麻醉剛剛失效,疼痛會有,哭聲會有。

但願,人情味也會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吳智恩 来源:斷十六狼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