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揭秘:中國青年報怎麼樣報導奧運會(上)(圖)

2021-07-29 10:38 作者:郭軍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21年7月23日,東京夏季奧運會舉行開幕式。(圖片來源:Fred LeeGetty Images)
2021年7月23日,東京夏季奧運會舉行開幕式。(圖片來源:Fred LeeGetty Images)

中國1984年第一次參加奧運會,到今年整整參加了10屆。奧運會報導,大外宣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搞了10年。中國青年報是中共國7個中央級黨報中的一個,它是怎麼樣報導奧運會的呢?

我1985年進入中國青年報群眾工作部,90年代初,群工部撤銷,我到體育部繼續當記者編輯,十幾年搞體育報導。1999年,領導畢熙東和馬年華聯手把我打成了待崗職工待遇,記者證因為不給繼續註冊也失效了,但是還是干體育新聞。2005年畢熙東的《青年體育報》倒閉,我繼續待崗,2007年我躺平報社大門口,迫使報社的領導給了我工作。但是讓我到總編室當校對,這樣我給記者編輯和領導改稿子,包括體育部的奧運會報導,不讓我寫稿子,一直到2017年退休。所以我知道中國青年報如何搞奧運會報導,為大外宣添油加醋,充當共產黨的馬前卒。

一直到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主要是因為沒錢,中國青年報都是往前方只派一個記者,要掛名「本報特派記者」。1984年洛杉磯是孫傑,1988年漢城畢熙東,1992年是後來逼死北京大學畢業生王長安的馬年華,1996年是只恆文。中國青年報體育部的前身——體育組就出了兩個犯罪份子,譚力和王海帆,1990年後提拔為副處級幹部,跟著報社秘書長胡慶曙一起在海南倒賣國有土地,3個人被共產黨的法院判刑。後來出獄後下落不明。體育組體育部有悠久的犯罪歷史,而且人才輩出。

孫傑應該和我同歲,1984年才26歲,但是文字水平高,有文字天賦和想像力。80年代末,中共國女排在南美的秘魯奪得冠軍,中國那時候窮得中央級媒體都派不出隨隊記者。孫傑在中國女排回到北京,開總結會的時候去了一天採訪。之後一天就趕寫出了1萬字的報告文學《金盃之光》。本報刊登後,新華社全文轉載。這是非常少見的。後來進了中學語文課本。這樣一個人寫奧運會報導絕對錯不了。我的意思是有水平,不是說政治上正確。也是幫助共產黨欺騙世界人民。1986年他和高幹子女,即後來的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的女兒、女編輯杜明明一起睡覺,被杜的丈夫,北京首鋼工人報的編輯,一個拳擊愛好者打傷,還被告到報社。領導大怒,給與孫傑停職寫檢查的處分。孫傑後來就辭職去了美國。再也沒有任何消息。

畢熙東1984年在後方寫了短評《別了,零》,歪曲事實,把許海峰的射擊金牌也當成體育主流,踩咕30年代中華民國參加奧運會的短跑選手劉長春。提出中國人民現在在體育上也站起來了。不學無術,寫文章差錯百出,語無倫次的他,在孫傑走後得到重用。1988年去漢城採訪。那時候,中國記者都很窮,是後方編輯給前方記者打電話,這樣只花人民幣,不用使外幣;前方記者念文字稿,後方編輯錄下音,之後再寫成文字,交給印刷廠排字車間排字。那天是畢熙東的親戚、編輯尹家和值班,畢熙東在漢城念稿子,報導滑艇比賽:「漢江兩岸鑼鼓喧天,人頭攢動」。尹家和說:「老畢,我們在北京也看了這個比賽的轉播,江邊上沒有幾個觀眾啊。」畢熙東說:「你就這麼寫,沒事兒。」畢熙東的風格就是胡說八道,顛倒事實混淆黑白。而且他還不喜歡採訪,有了什麼新聞就寫敘事性的評論。2001年,中國男足空前絕後地進入了世界盃決賽圈。他就寫了一個近萬字的評論。主要是說秦朝的三個將軍率兵攻打敵人,為瞭解決糧草運輸,在湖南修建了靈渠。前兩個沒修成,自殺了,第三個修成了,為了紀念前任也自殺了。這就是三將軍墓的故事。畢熙東以此來宣傳精神的力量。廣西大學的一個教授看了此文給他寫信,說靈渠是在我們廣西,不在湖南。畢熙東以為秦軍沒有汽車、飛機,只能打到湖南,不可能跑到廣西去,就犯了這樣的錯誤。只好登更正。所以這種人寫的奧運會報導也全是胡說八道。

1992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主管體育部的副總編輯周志春是攻打金門失敗,死了1萬名共軍的開國上將葉飛的女婿,他派馬年華去了西班牙。馬年華每天的發稿量是1萬字,但是我印象最深的一篇稿子是《完活選手盡撒歡》。說奧運村裡面完成了比賽的選手忙著進行性生活,所以避孕套都沒有了。

奧運會有28個大項目,各項目還包含許多小項目。比如僅田徑就包括短跑,中長跑,跨欄,障礙跑,馬拉松,投擲和跳遠跳高,撐桿跳。技術特點完全不一樣,搞明白要幾年時間。體育部一般是6個人,每個人平時負責幾個項目,不允許別人插手,因為各項目的推廣公司開新聞發布會搞活動,有紅包和吃喝玩樂的待遇,這是主管記者的第二份工資,怎麼能讓別人領取?所以體育記者最多是對自己的那幾個項目熟悉。但是出國到了奧運會舉辦城市,一個人要面對所有的項目,必然不懂,只能裝懂。只能胡說八道。因此他們如果寫了內行的話,那是瞎貓遇見了死耗子。寫外行話是必然的。讀者不必大驚小怪。體育記者的專業水平都會低於關心這個項目的一般讀者。就是我當體育記者的時候,因為參加過少年體校田徑隊,在專業自行車隊集訓過,平時特別喜歡打籃球,所以也只對這幾個項目很在行。但是對花樣游泳和體操完全陌生。一直沒搞明白體操和跳水的那些動作。所以馬年華每天寫1萬字,也是瞎寫。

他平時分管的項目是乒乓球和橋牌、圍棋國際像棋當然也包括中國像棋。這些項目基本上不是奧運會項目,乒乓球後來才進入了奧運會。他對足球和籃球比較瞭解,但是那次寫籃球報導,說「三秒犯規」如何如何。三秒是違例,不是犯規。違例的後果是球權判給對方。犯規的後果是球權給對方,運動員自己5次或者6次犯規後就被取消比賽資格。如果嚴重犯規還要剝奪以後的比賽資格數場,二者完全不是一回事。我當時在體育部當記者,開業務會的時候提出了這個問題,畢熙東說「沒所謂」。但是馬年華參加了外面搞的足球比賽報導的徵文,還獲獎了。這就有所謂了。畢熙東主管這個項目,這個項目因為開展職業化,紅包最多,畢熙東不允許別人染指,就質問馬年華為什麼寫足球?馬年華說「誰都可以寫」。畢熙東就打了馬年華胸口一拳。畢熙東1.68米,馬年華1.65米,畢熙東很壯,馬年華沒還手,想去團中央告狀。領導不讓去,馬年華服從了領導,2011年就當了副總編輯。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是只恆文去的。他是體育部的老人兒,但是好像70年代末恢復高考後,也有混進大學的人,只恆文是軍隊高級幹部的孩子,這時候進了山東大學歷史系,畢業後來到報社。他寫字很慢,很差,那時候都是用筆寫稿子。畢熙東老罵他寫字太差。自然寫稿子就不行。奧運會每天發稿量那麼大,寫字慢了更不行。為了彌補這個不足,只恆文那時候就學習了電腦打字。但是那時候電腦速度很慢,只恆文寫稿子的腦子也不行,所以到了前方還是寫不出多少稿子。但是也還是要派他去,當時雖然畢熙東馬年華都是副處級幹部,但是報社已經明確畢熙東主持體育部工作了。畢熙東就是老大了,老二就是馬年華,只恆文就是老三。共產黨幹部的手腕之一是老大用老三整老二,不能讓老二擠掉自己。就像今天的習近平也是給與老三們很多權力,來限制李克強。所以畢熙東一定要只恆文去亞特蘭大。另外,體育部出國採訪是論資排輩,報社派人出國是按照級別,提拔副處級前後都要給一次出國的機會。共產黨把工作當成了待遇!

國內政治部副主任,副處級幹部楊浪曾經作為體育記者去莫斯科採訪,回來後寫了一個業務總結:《我不是一隻好鴨子》。中國有個俗語,叫趕鴨子上架。意思是逼著人進步。楊浪承認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也進步不了,因為他就不喜歡體育。因此我在體育部呆了好幾年,正式記者,也沒有出過國。畢熙東怕我寫稿子出彩,使他相形見絀。

因為稿子少,填不滿一個版,我們後方的人就寫稿子補充。那年宮魯鳴率中國男籃打敗了阿根廷隊,第一次獲得了奧運會第八名。中鋒是王治郅。他那年才18歲,沒什麼力量,打不了內線,中國隊主要靠快攻。那時阿根廷隊也很傻,跟中國隊比快,就輸了。我採訪了中國男籃名宿錢澄海,寫了稿子,但是因為是採訪專家,按規定是記者不得稿費,而是給專家開稿費,而且是100元。當時是很高的。

1999年10月,報社全員解聘全員競聘,我就成了待崗職工。第二年悉尼奧運會,我在畢熙東的《青年體育報》當校對。這是報社的子報。畢熙東有個妹妹叫畢熙燕,離婚後去了澳大利亞,嫁給了一個白人。畢熙東借這個機會走親戚,就一定要去。還可以去一個人,就找了剛剛投奔他的年輕記者盧學周。這個人畢業於國際關係學院,就是國家安全部主辦的特務大學,但是當不了特務,也不會寫稿子。二人去了悉尼都因為不是正式的賽會記者不能進賽場,買票又沒錢,看電視沒有頻道。盧學周住飯店,畢熙東住妹妹家。最多就是妹妹翻譯報紙內容,他寫稿子。那天沒得寫,就想起來北京申奧失敗,肯定是薩馬蘭奇搞鬼,就寫了一篇評論,說薩馬蘭奇是黑社會大鱷,反對中國人民辦奧運會。稿子一式二份,給了《青年體育報》和中國青年報。編輯部主任只恆文在家帶隊,不敢不發,就登了。中國青年報沒敢登。結果國家體育總局看見了,很生氣,擔心薩馬蘭奇知道了,真不幫助中國申辦奧運會了。要求團中央給他們寫檢查,團中央又要求中國青年報寫檢查。中國青年報肯定也要求畢熙東寫檢查。畢熙東就能捅婁子。搞大外宣他也要牛逼。盧學周寫的最好的一篇稿子是:因為經費緊張,只能吃餃子,不能吃正餐,所以在悉尼的一個月,天天吃餃子。後來見了餃子就想吐,「誰跟我提餃子,我跟誰急」。經費少就別去啊。那年去的人多,是因為李克強的小兄弟,團中央的宣傳部長李學謙到了報社當總編輯。他和北大青鳥公司聯合成立中青傳媒公司。這就是把黨報企業化。連黨中央也不高興的事兒。所以報社管理很混亂。就出了很多怪事兒。奧運會報導都出政治性錯誤!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李靜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