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習近平親信玩忽職守 河南人民有權問責嗎?(圖)

2021-07-28 17:05 作者:陳破空 桌面版 简体 24
    小字

2021年7月22日河南省鄭州市遭遇暴雨後,京廣路隧道入口處一片狼藉。
2021年7月22日河南省鄭州市遭遇暴雨後,京廣路隧道入口處一片狼藉。(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28日訊】河南突發大水,中原一片汪洋澤國,千百萬民眾受難。是天災,更是人禍。中外輿論,最大的焦點,集中到鄭州京廣隧道和地鐵五號線慘禍,到底有多少人死亡?以及慘禍背後的黑幕有多深?

為了遮掩真相,維穩優先,中共軍警特全面出動。警察出動,首先在京廣隧道拉起警戒線,不准民眾靠近,不准民眾拍照;軍隊出動,第83集團軍「楊根思」部隊開進鄭州,名為挖掘京廣隧道,實為封鎖京廣隧道,並隨時準備鎮壓民變;特務出動,一則監控民眾,防止民眾抗議,二則到處跟蹤、圍攻外國記者,企圖讓國際媒體無法獲得一手資料和真實信息。

人們記憶猶新,去年武漢爆發大瘟疫,習近平擺出問責姿態,先後撤換了湖北省委書記、省長、武漢市委書記、市長。那麼,今年如何?河南出了大事,鄭州鬧出天大人禍,河南省委書記、省長、鄭州市委書記、市長,是否遭到問責?他們是否應該下臺謝罪?

然而,迄今的事態發展,人們對此保持懷疑。因為,眼下,河南省和鄭州市的一把手都是習家軍人物,即習近平的親信、心腹。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今年五月底才從山西省委書記任上調過去,早年在浙江是習近平的部下,屬於習家軍中嫡系的「之江新軍」。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近兩年從杭州市長任上調過去,也因長期在浙江為官,是習近平的部下,同樣屬於習家軍中嫡系的「之江新軍」。

去年,習近平之所以對湖北和武漢的官員動刀,並非因為他們失職(那場大瘟疫的爆發和隱瞞,畢竟是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結果),而是因為,他們並非習家軍,而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乃是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親信、心腹、長期重用的左右手。當時,習近平與王岐山之間的權力鬥爭趨於白熱化,習近平利用自己手中掌控的組織大權,趁機拉下王岐山的舊部。蔣超良自此去向不明,仿如人間蒸發。

今年,河南大水,人禍遠大於天災。事因已經很清楚,諸如京廣隧道和地鐵五號線慘禍的發生,並非因為暴雨,而是因為泄洪,即常莊水庫偷偷泄洪,竟沒有預警和知會民眾。這個可怕行為的決策人,就是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同時,他為追求經濟產值、保持所謂政績,還愚蠢決策:保持主要交通幹道暢通。這就導致,地鐵未能及時停運,京廣隧道依然運行。徐立毅是直接責任人,樓陽生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畢竟,他是河南省一把手,所謂父母官。

習近平要不要查辦他們?如果習近平不查辦他們,中共內部,還有沒有相應的機制可以查辦他們?或者說,中共高層,還有沒有制衡的力量?誰能問責、追責習家軍?

習近平調這兩個習家軍人物飛降最大的人口大省河南省當一把手,而僅由當地人當二把手(河南省長王凱、鄭州市長侯紅),就是對當地河南人的歧視。這就猶如中共長期在少數民族地區實施的種族歧視政策:只有漢人才能當一把手(自治區黨委書記),當地少數民族只能當二把手(自治區主席)。

重用樓陽生和徐立毅,習近平或許還有一個圖謀,讓他們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再上一層樓:讓樓陽生躋身政治局,讓徐立毅當上中央委員。如今,河南大水,對河南人民而言,是一場空前的災難;對習家軍來說,則是另一場災難,即他們權力布局的災難。

習近平以權力傲慢而知名於世。但是,這一回,他陷入兩難:如果追責這兩名習家軍人物,那麼,他會自感威信掃地,習家軍實力遭削弱;如果他拒不追責這兩名習家軍人物,那麼,他將陷入國內外輿論風暴,並招致黨內進一步憎恨。無論如何,因河南大水,習近平和習家軍的又一個把柄落到黨內反習勢力手中,在中共二十大之前的權力較量中,反習勢力增添了籌碼。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