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鄭州洪災:真相是他們在全力掩蓋真相(圖)

2021-07-28 08:08 作者:404檔案館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京廣隧道
2021年7月22日河南省鄭州市遭遇暴雨後 京廣路隧道入口處一片狼藉(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Getty Images )

【看中國2021年7月27日訊】2021年7月17日以來,河南省多地連降暴雨,造成包括省會鄭州市在內的許多地區發生嚴重洪澇災害。災害造成區域斷水、斷電、道路斷行、地鐵和樓房被淹,河流與水庫水位高漲進而淹沒下游地區。

鄭州市氣象臺於7月19日21時59分第一次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暴雨紅色預警,是暴雨預警中的最高等級。7月20日鄭州市氣象臺又於凌晨1時到下午10時之間,連續六次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

根據《河南省氣象災害防禦條例》第二十八條,「發生重大氣象災害,當地人民政府及有關部門應根據氣象災害預警等級和應急預案,及時採取停工、停業、停課、交通管制等必要應急處置措施。」然而,面對連續的暴雨紅色預警,鄭州市沒有任何機關、單位做出任何的應急反應。7月20日晚間,中文網際網路上爆傳鄭州洪災的消息;網友發布的圖片和視頻顯示,街道成河道,汽車被淹沒……更為恐怖的是,洪水灌進地鐵隧道,導致無數乘客被困。在地鐵車廂中,乘客站在齊胸深的水裡。

當晚中央電視臺正在連續播報歐洲洪災,並邀請氣象專家分析道:「歐洲更多地區或將遭遇洪災。」有網友截圖諷刺:「鄭州老鄉們別急,央視正忙著報導義大利的水災,12點以後才能報導你們那兒,先等一會兒。」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也在當晚23點發微博呼籲說:「請河南衛視停播抗日神劇,轉為緊急狀態,滾動播放救災新聞。」然而,匯總、轉發這些截圖的微信公眾號文章,卻基本上都被刪除了。

大災當前,除了上述這些匪夷所思的表現,還有許多地方媒體平臺迫不及待、罔顧事實地報喜。作者沉默克在其微信文章《鄭州洪災,水庫潰壩:我們要真相,不要糊塗賬》中指出,20日當晚在乘客仍受困於5號線隧道時,鄭州市委宣傳部和多家官方媒體卻分別宣布:「地鐵被困人員已被安全疏散」。目前這篇文章已被刪除。另據中國青年報7月21日的報導,截止21日凌晨3時,地鐵隧道內的被困人員才全部被轉移至安全地帶。這則報導證實了在前一天晚上公布的「被困乘客已被疏散」的新聞信息是不實的。

在鄭州水災的官方救援報導及網路熱議中,「感動中國」類信息充斥屏幕、廣為流傳。例如,有被困在高鐵站裡的管樂團學生,為人們演奏愛國歌曲《歌唱祖國》以及《我和我的祖國》。在鄭州五號線地鐵被困人員撤離時,一名男子高喊,「讓老人,孕婦,小孩子先走」,其他男子則紛紛響應。此外,中文網際網路隨處可見鄭州挺住、河南加油等」正能量」口號。只有幾個極其微小的聲音,如微信公眾號「舊聞評論」的文章《他們的一生略長於鄭州水災》以及「四環青年」的文章《他們倒在了回家的地鐵上》,對逝去的同胞表示了哀悼,並試圖追責。然而,這些聲音很快就淹沒在「感動中國」的敘事中了。

7月24日官方公布的遇難者名單顯示,9名遇難者全部都是女性。很多網友根據遇難者親屬所講述的她們生前困在地鐵中最後那段時間的細節,提出諸多疑問:為什麼遇難者全是女性?隧道進水了司機為什麼還要冒險開車?車廂進水了車站為何還讓發車?4個小時才去救援,工作人員做什麼去了?網友「濱嶼三七步」說:「天災固然可怕!但以天災為由逃避責任、輕視教訓的現象更可怕!」

南京大學教授杜駿飛在微博上轉載了一條目前已被404的「知乎」回答,這條回答說:「我也不怕別人查我水表,作為地鐵從業者,我就敢這樣說。運營口領導,不敢拍板做決斷,為了保全烏紗帽不給自己添麻煩,在已經接到紅色預警的情況下,堅持運營,造成最後不可挽回的局面。現場決策領導,不瞭解現場情況,處理不及時,決策過程猶豫。另外,當值調度沒有把車扣住不放進區間,當班司機沒有第一時間開門疏散乘客到平臺、組織大家逃生,大家都規規矩矩不敢犯錯。天災固然發生了,但不是沒有預警的,然而工作人員各懷鬼胎、不顧人命和財產,抱著僥倖心理,市裡不給下命令就堅持運營不背鍋。」目前這條轉載也已被刪除。

另一名網友孟煌說:「人類的災難本身都是很相似的,都是人的不幸,生命的不幸。但是在處理這種災難的問題上,每個地方的政治顯現的不一樣。在一個開放性的社會,以人為主;在不開放的社會裏,是以政績為主,以執行者、官員的面子為主,而人的生命為次,因為穩定是最重要的。」

根據搜狐新聞的報導,截至23日18:30分,河南全省133個縣市和區306個鄉鎮758萬人受災,56人死亡,其中鄭州55人,失蹤5人。

有網友依據網上流傳的諸多求救信息,以及此次受災地區之廣、人數之眾的現實,懷疑有更嚴重的災情或未得到真實報導,實際死亡及失聯人數遠不止這些。

為了控制輿情,官方下達了一系列宣傳指令。其中一個指令要求說:「關於河南等地遭遇強降雨一事,將報導重點轉移到災後重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發布人員死亡畫面,不渲染悲情色彩,不關聯翻炒舊聞。涉及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的統計數據,要嚴格依照權威信息。」之後,網路上許多質疑或追責的聲音被刪除。例如,微博大V「何光偉v」對鄭州花費534億元打造「海綿城市」的效果提出質疑。現在,試圖打開「何光偉v」的微博賬號,會出現賬號異常,暫時無法訪問的提示,疑似已遭封號。此外,諸如「淹死」、」傷亡」、「京廣隧道+淹死」等搜索關鍵字,均已成為敏感度極高的敏感詞。微博曾在第一時間產生大量求助內容和現場圖片視頻,隨後,所有涉及人員傷亡的內容均被清除;最早發出求救的沙口路地鐵站的相關內容也全部被清理。

於是,與每一次災難以後一樣,鄭州水災後,我們再次只看到感動中國、喪事喜辦、慶祝偉大勝利。網友MianMaoKu說:「我國政府、民眾常在大災難面前‘失憶’,不善於汲取教訓,使得自然與人為的災難經常重演:汶川地震後有建立建屋規範流程與工程質量監督嗎?溫州動車責任是啥?怎樣才能避免再一次的慘劇?新冠有建立傳染病發生第一時間預防傳播機制,而不是抓‘散播謠言的人’嗎?」

事實上,7月20日,在鄭州五號地鐵大量乘客被困的同時,鄭州京廣路隧道也在短時間內被快速淹沒,成為受災最嚴重的爆點。根據第一財經新聞調查的文章《那些淹沒在鄭州京廣路隧道裡的車,終於漸次出水》,許多車輛和行人困在隧道中、洪水淹沒了一些車輛,隧道內哭喊聲、呼救聲響成一片。然而,自這一消息在網上流傳以來,幾天已經過去,我們至今搜索不到可信的有關隧道內部情況的報導。

鳳凰衛視記者胡玲曾在23日上午10點發布微博稱:包括她在內的記者一夜守候直擊,但鄭州京廣隧道全部戒嚴,不允許拍照拍攝,只見許多警察,救護車和大巴車……記者等了一夜也沒有等到通報受難人數的更新。但這條微博很快就被刪除。另外,豆瓣上有位自稱家就在隧道旁邊的網友發起了標題為「鄭州5公里隧道人肉直播」的小組討論,直播她所目擊的救援情況。但這個討論目前已經變成一個非公開的討論,也就是被系統移除變成僅發帖人能看。

目前,人們仍在焦急等待被淹沒的鄭州京廣路隧道裡的真相。然而,鑒於當局全方位的信息管控,沒有人能夠知道真相。真相是他們在全力掩蓋真相。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中國數字時代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